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他和他的猫 part.3

似乎看到了肉的曙光。

但是具体要怎么弄我还没想好(

==================================


第二天一早松本润是被舔醒的,猫的舌头干干的,有些刺人。

松本润扭过头一睁眼就看到瘦猫坐在他脖子和肩膀之间,毛绒绒的尾巴在他胸口扫来扫去,让他心口也痒痒的。

“怎么了?”松本润抬起手推开了他的脸,用食指划过大野智的下巴,“早上好。”

灰猫眨了眨眼一瞬间又变成了人,还好松本润机敏地闪开,免于被大野智压到脸的惨痛名运。

“你这家伙……”松本润忍不住又单手捏起大野智的下巴,“快给我穿上衣服滚下去。”

大野智好好好地答应了,套上T许光着脚啪嗒啪嗒地往起居室跑去,站在冰箱面前,呼唤松本润,“松本桑,松本桑~,松~本~桑~”

等松本润打理好自己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大野智已经开始愤怒且有节奏地拍着流理台,尾音上扬地抱怨着,“快点啊!我快饿死了,说好的小鱼干呢!你这家伙年纪轻轻的怎么起床速度这么慢!”

“吵死了。”松本润抓着沙发上的软垫对着大野智的脸丢了过去,“你什么时候吃饭我说了算。”

“真是的……”大野智接住软垫抱在胸前,“肚子好饿……想吃鱼,松本桑……”

“知道了知道了,”松本润单手推开腆着脸凑过来的瘦猫,看着他那纤细得过分的身材心里一软,“除了鱼也喝点牛奶吧。鱼的话,烤秋刀鱼怎么样?”

“好!”大野智欢呼雀跃地蹲坐在流理台边,仰着头望着松本润,眼巴巴地盼着他的早餐。

松本润拽着他的手腕把他拉到餐桌旁边,“坐椅子上,现在是人就得有人的样子。”

大野智不情愿地“诶~”了一声,但还是乖乖坐上椅子,双脚不习惯地前后晃着,接着眨巴眼等早餐。


虽说最开始只是养了只猫,但是现在松本润得教会他怎么上锁,开锁,用磁卡刷开公寓的大门。

尽管这个家伙还带着很多猫的习性,可既然能变成人,还是教他好好做人的方法比较妥当。

松本润有时候容易生气,但总归是好脾气又耐心的人,大野智打从心底觉得自己闻着味道找到的人真是个好人。

松本润教他的时候,他漫不经心地听着,用鼻子嗅着松本润身上的柔顺剂的味道,香波的味道,沐浴露的味道,早餐的牛奶的味道,还有秋刀鱼的味道。藏得最深也最香的还是他本身的味道。

该怎么说呢,大野智想了想,肉香?他特别想把头凑到松本润肩上贴着他的脖颈好好闻闻那味道。

可是变成人的时候总是会被松本润推开,他只能用充满渴望的眼神在松本润的身上打转。

明明刚吃饱,却又产生了饥饿的感觉。


松本润工作很忙,吃完饭之后没呆多久就被经纪人接去了片场,大野智躺在沙发上玩了会儿脚趾,看了会儿电视里的鱼,决定去找柴犬玩。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闲吗?”刚到柴犬寄住的小咖啡厅,就被柴犬骂了。

“Nino,你太凶了。”咖啡厅的主人,齐耳短发笑容温暖一口白牙的好青年,相叶雅纪给大野智泡了杯茶,“你别介意,他是在跟我闹别扭。”

“闹别扭?”大野智不解地重复了一遍。

柴犬二宫和也坐到他对面,翘着二郎腿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看着大野智,“你不懂。这是大人的话题。”

大野智皱着眉反驳,“理论上我年纪比你还大几十岁!”

二宫和也嗤笑着没接着说下去,反而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相叶雅纪,大野智觉得这两人之间有什么他看不懂的东西但是这并不是他来的目的。

他对二宫和也描述了一下松本润身上的味道,听他说完之后相叶雅纪倒是先开口了,“以前Nino也总说我香,现在都不说了。”

二宫和也“哼”了一声,“你现在身上都是酒味,我就让你晚上不要卖调酒了,好好地开家咖啡馆不好吗?每天就招些莺莺燕燕,烦都烦死了。”

“和也吃醋的样子真可爱。”相叶雅纪凑过去揉了揉他一头乱毛。

二宫和也突然红了脸,挥开相叶作乱的手,“别突然叫别人下面的名字好吗!”

大野智继续发问:“吃醋?”

相叶雅纪欢快地笑了一会儿,“因为Nino喜欢我,所以不喜欢别人跟我太热络。不过我也喜欢他,所以不会劈腿的。”

大野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诶”了一声。

二宫和也拍拍手,“好了,这个话题结束了。回到之前的话题。”

大野智回想起那股味道,忍不住摸了摸胃,“好饿……”

二宫和也摸了摸他的额头,有一副汉方老中医的样子把了把脉,“嗯,照我看来嘛。”

“什么什么?”相叶和大野智一起兴趣浓厚地追问。

相叶打量了一下大野智那副饿死鬼投胎的身子,忽略了自己也是薄得跟张纸一样,偷偷凑到二宫的耳边小声问:“他不会是想吃掉那个国民偶像吧?”

大野智毕竟是猫妖也把相叶的疑问听得一清二楚,心下忐忑。

如果真的需要吃掉松本桑才能满足的话,他……他还真有点不忍心。

看着这两人的表情变化,二宫没忍住笑出了声,“笨蛋一号笨蛋二号,你们是要考虑组个搞笑艺人组合的话肯定红过LONBU哈哈哈哈哈。”

二宫摸着下巴问大野智,“你修成人形多久了?”

大野智掰着手指算了算,“两个多星期?”

二宫又一脸鄙视地看着他,“你这家伙明明成精的时间比我长多了,化形怎么用了这么久。”

大野智愤慨地昂起了下巴,“我可是你作为妖怪的前辈,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说话!”

“我变成人都两年了!你看看你!还前辈你好意思吗!”二宫捂住大野智的嘴,无视他呜呜呜呜的声音,继续给他讲解,“你看不是春天来了吗,附近的猫都开始骚动了。你呢,刚化形,多少还是保持了些猫的天性,难免会受到影响。”

“所以说……我这是发情期到了吗?”大野智摸了摸自己的胃,“但是明明是饿了的感觉……”

二宫摇了摇头,“吃再多,你吃不到他的人,还是会饿的。”

大野智黑脸又是一青,“我、我不想他死。”

这次二宫和相叶一起笑了,“该送你去学校学学保健体育了。”

相叶点点头,笑着揽住大野智的肩拍了拍,“这科目我很拿手的,让我来教你吧。”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口述,文字以及相叶雅纪临时从街口租来的影碟的洗礼,大野智总算明白了吃原来指的就是人类的交配。

比起猫来,人类传宗接代的事业明显要复杂很多,虽然本质没变,但是时间加长了太多这点就让他很为难了。

以前弄小母猫的时候能两分钟来一次的他就是山里最厉害的公猫了,只是人类这样也太厉害了……大野智苦恼地挠挠脸颊。

二宫摸了摸他那瘦的让人同情的腰,“就你这样与其担心这个,不如担心一下怎么才能吃到松本润。”

大野智想起从前在山里的春天,“难道他不会喵喵地叫着,趴到我面前来吗?”

二宫毫不客气地对着他头顶来了一下,“蠢,人类才没有这么简单。你知道我追雅纪追了多久吗?”

“但是我不是快等不及了吗?”大野智很害怕要是哪天控制不住直接冲着松本润的脖子来上一口会不会直接就被丢出门去。

二宫和也坏笑着,换了盘影碟放进去,“所以才需要我们给你上课啊,你可得好好记清楚了,大野さん。”


评论(1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