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他和他的猫 part.6

CP大手樱井伞(不

==========


“鉴于猫妖大野智君已经和作为人类的松本先生有了交流,我现在有义务为松本先生您介绍一些人类和妖怪交往之间的注意事项。”樱井翔笑盈盈地拿出厚厚一沓资料,“特别是大野智君还不具备人间界的常识,所以松本先生您需要注意的地方更多了。”

“首先,我需要问您一个问题。”樱井翔皮笑肉不笑的笑容让松本润有种在被邪教拉下深渊的错觉,“您决定好要作为大野智君在人间界的引导人了吗?如果……”

松本润抬手打断他接下来的话:“麻烦能先解释一下什么叫做‘引导人’吗?”

樱井翔理解地笑笑,“不好意思,是我考虑不周。大野智君这样满脑子只有鱼的家伙怎么可能记得跟您讲解什么叫做引导人呢。”

大野智不满地别开头。

樱井翔要了一杯水,清了清嗓子,“既然松本先生您已经亲眼见过了妖怪的存在,想必多少也对神或者命运之类的词,也会容易相信一些吧。”

“嘛,差不多。”松本润点点头。

“山中精怪多与人间界有些难解的渊源,比如中国流传很广的白蛇精的故事,故事太长了所以有兴趣的话您可以自己谷歌一下,我就不费过多口舌了。您和大野智君之间的渊源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且属于命定的一环,所以我也不便多言。”

大野智拉了拉二宫和也的袖子,“这家伙说的话好难懂,到底在讲什么?”

二宫和也无奈地把他的头推开,“边上玩去。”

樱井翔没分神去顾及迷茫的大野智,继续给松本润讲解,“因为之前您同他结了善缘,所以他在修行的过程中需要到您身边来,一半是为了报恩,一半是为了断念。他来到您身边是受到天命的指引,为了帮助您而来的。”

松本润听完充满疑虑地打量起一脸状况外的大野智。

“确实大野智君看起来不太可靠,但如果您愿意作为他的引导者,助他修行的话,他毕竟也是妖怪,修行多年的法力等他掌握得当,将会成为您很好的助力。”樱井翔宽慰道,“但是由于精怪和人类一样都容易受到欲望的驱使,所以我希望您能与我们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发誓不滥用大野智君的法力,不行恶事,不改天命,在您有限的人生内和他了结前缘,成为他在人间的引导者。”

樱井翔观察着松本润的神色,继续推波助澜,“当然您会迟疑也是正常的,但是这份契约一旦签订之后您同大野智君的命运就会联系在一起了,您无需担心他会伤害你。且精怪百毒不侵自愈能力也很强,所以您也不再会受病痛折磨。直到您自然死亡为止,这份契约都将有效。”

樱井翔端起杯子润了润喉,“不过这么好的事情也是有副作用的。一旦结成契约,您也算了半条腿踏进了妖界的门槛了,以后经历的事情只会越来越离奇。你对妖怪的存在必须保持缄默,不能与别的人类泄露他们的存在。同时也可能会有受到别的妖怪攻击的可能性,当然前提是您有一定的作死行为,毕竟妖怪攻击人类的事件是被严令禁止的。”

“那么,”樱井翔笑得还是那么让人毛骨悚然,“您做好决定了吗?”

“如果我不愿意的话呢?”松本润问。

樱井翔嘴咧得更开了,“那很遗憾,所有有关于妖怪的记忆将会从您的头脑里抹去。大野智君还是会悄悄地守护在您身边,直到他报恩成功了为止。只是再一次的接触是被禁止的。”

松本润还没说话,大野智就抓着他的手很紧张地说,“我不想跟松本桑分开。我也不想再也不能和松本桑说话。”

松本润被他突然的反应吓了一跳,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应,只是微微睁大了眼睛。

大野智误以为这是不乐意的表现,声线都拔高了一些,慌张地开始了恳求,“我、我会好好穿衣服的,也会学着做饭的,我还能跟Nino一样去炒股赚钱……所以,请别丢下我。”

松本润的手腕被他抓得很紧,紧得有些发痛,但是他没有甩开大野智的手。

他只是抬起另一只手捏了捏他的下巴,“笨蛋,我要是不管你了,你明天就会饿死在楼下了。就你还想炒股,不被人卖了就好了。”

大野智别扭地扭头,试图甩开钳住他的手,“我才没有那么弱。”

樱井翔哈哈哈地笑着打断了这两人莫名其妙的互动,向他递去一份厚厚的契约,“松本先生看来您已经做出选择了。”

他拉着二人的手放在契约上,“请问您是否愿意起誓遵守这份契约,成为大野智的引导人?”

“是。”松本润点点头,手附上大野智的手背,“我发誓(誓います)。”


二宫和也满足地看完好戏,很开心地回家去给他的引导人再现了当时的场景。

相叶雅纪捧着脸津津有味地听二宫和也讲完,忍不住感叹道,“感觉好像结婚典礼啊。最后的那句。”

二宫和也笑得特别开心,“当初你也这么说过呢。我愿意(誓います)。”

相叶捂住自己通红的脸,嘴上不认输地回道,“那你至少改姓好吗!”

二宫和也托着下巴看说完这句话之后更觉得羞耻缩成了一团的相叶雅纪,小声地说,“相叶和也吗,我倒是不讨厌。”

相叶雅纪猛地抬起头,“诶?和也你说了什么?”

“什么都没说。”这次换二宫和也扭过头掩饰自己的羞涩。

相叶雅纪大叫着“和也”,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扑向了他,发自内心地笑道,“没有比现在更幸福的时刻啦!”


顺带一提,今晚的AIBABAR也没开门。


评论(9)
热度(69)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