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他和他的猫 part.7

遥遥无期的肉,我的初衷呢(

写着写着越来越爱总武线了怎么办

番外的内容也想了点,但是似乎也可以融入主线唔

好想去吃好吃的千层酥!!!!


===========================================


在附近的意大利餐馆点了外卖的披萨,好好招待了一番后送走了负责人樱井翔。松本润半躺在沙发上认认真真地翻阅起他留下的指导手册。

而大野智兴致冲冲地主动要求收拾餐具,仔仔细细地刷起了碗。收拾好厨房, 甩着湿湿的双手就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眼神乱晃,对表扬的渴求溢于言表。

松本润忍笑板着脸,假装没注意到他从期待到失望的表情变化,本来就瘦小又没什么存在感,垂着头再加上驼背,似乎就快和那块暗色的地毯融为一体了。

可怜的。松本润笑着拍了拍他的头,像对待猫时的他一样搓了搓他的耳背。

大野智被摸得舒服了,不自觉地就靠过去,背靠着沙发,冲着松本润露出自己的脖子,“松本桑,这里也要。”

松本润笑了笑,翻过一页,指给大野智看,“写的清清楚楚的,对于经历处于发情期的妖怪不要随意抚摸。你会怀孕的。”

大野智瘪着嘴反驳,“我是公的!是公的!松本桑你明明看过我的生殖器的!”

“是是是,标准的公猫。”松本润知道他指的是猫形态,但控制不住思绪乱飞直奔昨夜的犯罪现场,脸上不觉有些烫,“不过樱井先生说了,最后还是不要做太多肢体接触。”

如果您只想当一个称职的引导人的话。樱井翔补充的时候笑得十分阴险。

大野智没有那么多顾虑,只顾不满地申述,“松本桑挠我的时候那么舒服,明明是舒服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做呢。”

“因为你会发情,但是我不该跟你这么做。”

“为什么,因为不舒服吗?”大野智感到有些难过,虽然很害羞但是跟松本桑交配真的很舒服,难道是他没让松本桑舒服所以松本桑才不愿意跟他做吗?

“很舒服。但是,”松本润把手当作梳子,梳理过大野智蓬松的短发,抚过他后脑勺上短短的发尾,“因为你还不懂,交配在人类世界里被叫作做爱的理由啊。”

大野智眯着眼睛感受着松本润温柔的动作,不知为何他觉得松本桑这一刻的感觉让他很难开口,他只能安静地趴在他旁边,到嘴边的疑问也被他吞了下去。

被松本桑挠下巴和跟松本桑交配都那么舒服,为什么松本桑要说不行呢?


下午等松本润去电视台录节目的时候,大野智也后脚跟着出了门。

相叶雅纪刚打开店门,就看到大野智在街对面有气无力地向他挥手。

相叶雅纪一直觉得大野智很适合喝茶,虽然给他喝什么他都会微笑着说好喝,只有喝茶的时候他会因为淡淡的苦味咂嘴,尤其是相叶是从老家的中华料理店里弄来的铁观音。

大野智没有品茶的兴致也没有品茶的知识,只会一口饮尽之后感叹好苦,今天也不意外。

“嘛嘛,先苦后甜才是人生的真理。”相叶雅纪说完后拿出一个千层酥放到大野智面前,“刚刚才买回来的,吃吃看。”

大野智道了谢,尝了一口后问,“今天Nino不在吗?”

相叶摇摇头,“他最近工作忙,白天都不在家。”

“哦。”大野智垂下头,用勺子拨弄着蛋糕上的覆盆子。

凭直觉,相叶雅纪觉得大野智有什么困扰,相叶雅纪十分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就算大多数时候这感觉都落空了。

“哦酱,对人类社会肯定还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吧。有什么烦恼的话可以尽管找我,随时都可以噢。”相叶雅纪竖起大拇指,努力摆出一副知心大哥哥的样子。

大野智挠了挠眉心,瞅瞅相叶雅纪兴致高扬的脸,慢悠悠地道出他的疑问,“对人类来说,交配到底是什么呢?”

“诶?”相叶雅纪也没想到一来就是个大直球,“怎么突然这么问?”

大野智想了想,但是无论翻来覆去想了多少次也找不到松本润把这个问题抛给自己原因。

看着他挣扎的表情,相叶雅纪替他再泡了杯茶,安慰道,“不要急,慢慢讲。”

大野智点点头,“唔”了两声,慢慢组织着语言把今早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相叶一边听着一边点头,间或附和两句“原来如此”。

讲完全程,大野智又一口气喝掉了杯里的茶,问,“爱拔你怎么看?”

“用眼睛看。啊不,”相叶差点暴露了他有那么一点点走神的事实,“咳,对于人类来说,交配不只是为了繁衍才做的。我以前在动物园打过工所以也了解一点,像是发情期这种习性也是为了增加繁衍率。但是人类不一样哟,比起繁衍,人类更注重的是官能感受和感情的交流吧。”

大野智迷茫地往嘴里塞了一口蛋糕。

“人类啊,喜欢上了一个人就会想靠近他,抚摸他,亲吻他,”相叶因为这种恋爱相谈一样的话题有些羞红了脸,“会想多跟他说说话,啊,其实沉默着在一起也会很开心。嗯,交配的话,在这种场合被称为做爱更合适些吧。怎么说好呢嗯……”

相叶寻找着合适的词汇,“更像是相爱的人互相确认心意所做的仪式?爱意汹涌澎湃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想做吧。呜哇说这种话真是羞死人了。”

相叶捂着脸缩起腿在沙发上把自己团成了球,羞得叽里咕噜乱嚎。

大野智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害臊,等他稍微平静点之后接着提问,“那爱拔你和Nino也做过了吗?交配。”

相叶再一次捂着脸倒回沙发里,“天然真可怕……是,做过。”

“你们也是相爱着的吗?”大野智饶有趣味地看他翻来覆去地蹬腿,继续刺激着他。

相叶雅纪脸红得像是要炸开了一样,大叫着跳起来,“是啦!!我超爱Nino的有错吗!!!”

大野智递去一杯水,“冷静点。”

“谢谢,”一边道谢一边接过水一口干掉的相叶用手扇扇风给自己降温,“我跟Nino是情侣。嗯,没错就是这样。”

“那我要跟松本桑变成情侣才能交配吗?”大野智给出了思考了之后的答案。

相叶沉吟了一会儿,“哦酱你喜欢松本桑吗?”

“喜欢,最喜欢了,”大野智没有犹豫地回答,“因为他是第一个那么温柔对我的人。”


 


评论(17)
热度(70)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