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他和他的猫 part.8

说好的来尾巴就来尾巴

我的灵魂和节操都卖给小黄文十五包大大了(

=====================================


大野智从AIBABAR回家后,穿着松本润的T恤,松本润的短裤,松本润的凉鞋,坐在松本润家楼下等他。

等待是他拿手的事情,坐上几个小时动也不动也没关系。他只是盯着来往的车辆和天上飘过的云,就能过一天。

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是他有些容易犯困。

他是被松本润那手指戳醒的。

“你这家伙,”松本润每次训他惯例的开场,“怎么坐在这儿睡着了,要是被人抢劫了怎么办!”

大野智不在乎地扭了扭脖子,“我也没有东西给他抢劫。”

“但是很危险啊!”松本润吼过之后又拍了拍他的头,“下次在家里等我就好了啊。”

大野智笑着嗯了一声,想起相叶教他的话,说,“松本桑,要不要去约会啊?”

“哈?”


说是约会也不过只是在家附近散了一圈步而已,松本润想难道是这只猫对自己从来不带他遛弯而想出的委婉的抗议吗。

可是看大野智一脸兴致冲冲的样子,他也就安静地配合大野智慢悠悠的脚步在深夜的街上走着。

走过了大概两三个街口,大野智又突然提议,“松本桑,要不要牵着手啊?”

虽然觉得有点怪怪的,但是松本润也没拒绝,刚点头,手就被大野智握住了。

暖暖的,对于有些凉的初夏夜晚来说,正正好的温度。

“嘿嘿。”牵手成功之后的大野智对着他傻笑了两声,迈的步子也似乎大了些。

又走了一会儿,两个人走到了河岸边。握在一起的手开始有些汗津津的,松本润想松开手来却被大野智握得更紧了。

松本润指着防波堤上的长椅问大野智,“坐会儿?”

大野智思索了会儿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嗯。”

两个人保持手牵手的状态坐在了长椅上,松本润也很久没做过这样的事了。大半夜的出门散步走到河边吹风什么的,月九剧里都不见得会出现的场景,他竟然和一个妖怪这么做了。

大野智抬头望着天,因为市区里满溢的霓虹,星光并不是那么明显,他有些遗憾,“要是在山里,能看到更多星星。”

“那种一片一片的吗?”松本润也抬着头数起天上的星星,但是却没找到几颗。

“嗯,一片一片的。”大野智晃了晃脚,“要是有机会,我带你去看。”

“嗯。”松本润摸了摸鼻尖,“你以前是呆在哪座山的?”

“白山。”

“诶~不错嘛,三灵山之一,难怪能成精。”

大野智回忆起那座他住了几百年的山,眯起了眼睛,“是啊,妖怪多得吓死人。”

松本润想到一个一直困扰他的问题,“那你的名字,是山里的妖怪给你起的吗?”

大野智摇了摇头,“不是。”

然后像回想到什么似得笑了起来,相握的手稍稍松开些,若无其事地摩挲起松本润左手的食指和中指。

“是你取的名字。”

松本润疑惑地挑眉,问,“就是那个负责人嘴里的你和我的前缘?”

“唔,算是一部分吧。”大野智点点头,“那时候你在看书,就这么摸着我,用书里人物的名字给我命名了。”

那人摸着他的脖子,温柔地问,猫,你有名字吗?

没有的话,我就叫你,嗯……大野智。好吗?

真乖,智。

松本润注视着面带微笑陷入回忆里的大野智,有些胸闷。无比的介意起大野智见过的曾经的自己。

“呐,”他出声将大野智拉回现实,“你希望我叫你智吗?”

大野智欢喜地点点头,“那我也可以叫松本桑……下面的名字吗?”


接下来的

我们就是如此纯洁

评论(24)
热度(65)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