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他和他的猫 part.9

满脑袋都是we wanna a funk we need a funk(虽然funk都被f**k取代了

泣き虫爱拔拔登场(


=================================


大野智用法力将两人传回家之后就累得不行,最后又在洗澡的时候变回了猫。好在松本润机智地在第一时间帮他清理了最要命的地方。等松本润替他洗的干干净净帮他吹毛的中途,他醒了一次,眨眨眼看到松本润,就又安心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又是一觉睡到天光大亮。大野智变回人形看着被他突然变回的体重压在胸口表情有些苦闷的松本润,第无数次的在心里呐喊着松本桑好可爱,然后情不自禁地亲上他红润丰满的唇。

在他忍不住舔了舔松本润又长又翘的睫毛时,被他糊了一脸口水的人终于迷茫着睁开了眼睛。

“早安,智……”松本润就着两人相拥的姿势亲了一会儿,摸着手机看了看时间,“唔……饿了吗,我给你做早饭去。”

大野智其实对食物也没什么太多兴趣,只是单纯喜欢鱼再加上前几天发情期微妙的饥饿感才一直缠着要吃的。但是松本润给他做吃的这件事他本身也很喜欢,所以也点着头从松本润身上滚下来躺在旁边裹着被子看他起床穿衣。

松本润在晨光中着衣,逆光的剪影显得腰线特别的细,套上仔裤的动作也在大野智的眼里变得煽情起来。他有些难耐地动着脚趾,只是还隐隐约约记得松本桑提过今天有个重要的工作,于是失望地望着半裸着上身的松本桑消失在卧室门口在床上打了两个滚。

吃早餐的途中他也因为轻微的欲求不满动作变得有些毛躁,半生的煎蛋都吃到了鼻子上。松本润倒是觉得这样的他也格外可爱,揽着他的肩膀伸舌替他舔了个干净。然后大野智心里的火又烧得更大了。

心神不宁地把松本润送出门,大野智坐立不安地还是跑去了AIBABAR。


今天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都在,两个人坐在门口的躺椅上晒太阳,只是一个是真的睡着了,另一个还在用电脑炒股。

看到大野智那只傻猫又来打扰他和相叶甜蜜的二人时光,虽然来玩也还挺好,但是总来不是个办法,三个人坐在一起人生相谈什么的健全到让人生气。

“Nino,相叶!”大野智打招呼的声音少见得高亢,竟然一下就把相叶给叫醒了。

“啊,哦酱。”相叶起身替大野智搬了把椅子出来,“松润去工作啦?”

大野智点点头,二宫露出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你就是闲的蛋疼吧。”

“才不是。”大野智否认。

“那就是发情了嘿嘿嘿。”相叶长着一张爽朗青年的脸,意外的还挺喜欢说荤话,“说起来你昨天跟松润做了吗?”

大野智得意地点头,“他说我们是做爱,不是交配。”

二宫不屑地“嘁”了一声,“这就满足了?连个喜欢都还没说就让人把你里里外外吃了个干净。”

大野智又迷惑了,“诶,不是做爱了就是恋人了吗?怎么这么麻烦……”

相叶思考了一会儿怎么解释,“就常识而论的话,是需要有个告白的过程的。虽然做爱也很重要啦,但是更重要的是确认对方的心意啊。”

二宫抓住时机牵起相叶的手,“雅纪,喜欢你。”

说完趁着相叶羞红脸的时候得瑟地对着大野智挑眉,“懂了吗?”

相叶一面用手背替自己降温,一面进一步解释道,“自己喜欢对方这件事也要清楚的表达出来才好。”

大野智似懂非懂地“嗯”着算回答,又摸了摸鼻子,“喜欢什么的,会让人觉得不满足吗?”

“诶?”相叶不太懂他的问题,“不满足是怎么个不满足?欲求不满么……”

“总是欲求不满可能是性成瘾,得治。”二宫专职说风凉话。

大野智根本听不懂性成瘾这三个字,这个吐槽算是白费了,“就是……坐在一起就想靠近些,靠近了就想抱在一起,一分开就觉得空虚……息灭贪嗔痴,我这是三毒之始。”

这下换相叶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俩。

二宫笑着摇头,“现在我们入世报恩,就是因为尘缘未了。其实我的恩已经报了,只是我觉得我没法成仙了,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我是皈依了相叶。我只想一直跟他在一起,贪欲也好痴念也罢。”

尽管说的内容对相叶来说还是天书,但是他还是听懂了二宫和也对他的表白,不知怎的眼睛竟然有些湿润起来。

“所以,贪心一些也无所谓。你是想成佛吗?”二宫问大野。

大野思索着缓慢地摇头,“并没有……”

“那不如就顺着心,想见就去见咯?”二宫笑着推了他一把,“在台场。”


被二宫一把送到台场的大野,为了方便,变回了猫身,只需嗅一嗅就在人群中认出了松本润的味道。

那股独特的香味。

大野喵晃晃尾巴,在没人注意到的时候一下跳上三楼的阳台。贴着墙角偷偷地摸进了松本润在的房间。

人挺多,有一排人坐在桌子后面对正在讲着什么的人评头论足,而松本润坐在一旁,在另一群人中间看着什么书。

大野智脚步轻巧地钻过一片椅子出现在松本润面前。可惜后者专心致志地念着台词,根本没注意到他。

猫又是一跳直接蹦上了他的膝盖。

松本润吓得差点惊呼出声,还好他好面子,才没突然一下站起来。等他定睛一看发现是大野智来了这里,他又小小的吓了一跳。

捏着灰猫毛绒绒肉呼呼的脸颊,小声地质问,“你这家伙跑这儿来干嘛?”

大野喵抖抖耳朵,抬爪按在松本润的胸膛上,小小的喵了一声。

松本润不知为何懂了他的意思,有些得意地举起灰猫小小的身子,笑着跟他玩起了举高高,“嚯嚯,是想我了啊。”

一人一猫气氛变得微妙起来,像是释放出了粉红色的结界,松本润的脸也略略有些烫。

突然松本润被叫到了名字,“松本君。”

松本润又是一惊,就这么抱着猫站起身,“是!”

是上次在节目上他不小心顶撞过的前辈演员,笑眯眯地望着他和他手上的猫,“今天松本君也来试镜?”

松本润点点头,“是的,想到能和柳叶桑一起出演大搜就斗胆来参加试镜了。”

柳叶敏郎笑着看了看大野智,“这就是上次你提到的野猫吗?”

松本润点了点头,“叫大野智。”

“奇怪的名字啊。”柳叶敏郎伸手拍了拍大野智的头,“不过毛色很亮,挺可爱的。”

“谢谢前辈。”松本润鞠了个躬,对方挥了挥手就去了评审的地方,坐在了另一位个子很高身材修长的男演员旁边。

大野智很有兴趣地望着他们俩,松本润一边替他顺毛一边解说道,“那位是柳叶桑在剧中的搭档织田裕二。”

喵了两声的大野智表示那位很帅,让松本润吃起了醋,坏心地揪了一把大野智的耳朵。

很快就轮到了松本润上场,虽然记台词的时候被大野智打扰了,但松本润也出色地记住了全部的台词,倒是不担心台词的问题,只有该把大野智放哪儿这件事让他犹豫了一会儿。

大野智很是机敏地蹿上他的肩膀,喵了一声。松本润想了想也就让他这么蹲着上场了。

导演看他自备活体道具上场也是眼前一亮,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大野猫。

松本润入戏也很快,和搭戏的织田裕二前辈一起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他试镜的角色是大搜MOVIE FINAL RETURN里的反派役,中二高智商杀人魔,理论上即讨嫌又讨喜的角色。松本润邪笑的样子倒也像模像样。

“无能的警察,所谓湾岸署也不过如此而已。”

“你的做的事才不是正义!”

各种中二台词一句句从松本润嘴里自然地蹦出。

终于到场景的高潮,织田扮演的青岛拔出手枪对着松本润的角色东堂瞄准,“这次,没有室井桑的命令,但是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向你开枪的!”

织田裕二的演技精湛,念着台词的时候眼里像是真的含着杀意,松本润不自觉地动摇了一秒。正准备讲出下一句台词时,大野智却突然从他肩上跳下冲着织田龇牙咧嘴地炸毛。

松本润怕大野智做出什么惊人的事情来,先出言抚慰他,“智,我不会有事的。他不会伤害我。”

说完又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中二样子对着织田讲出了之后的台词。

“从没有杀过人的警察,今天难道要为我手染鲜血了吗?”

“好!”导演叫停,打断了织田和松本润充满仇恨的对视,下一秒两人就又恢复常态客气地互相称赞起来,只剩下大野智夹在二人中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编剧在一旁很开心地抓着导演说:“就是这个!就差这只猫!这下东堂的角色就更丰满了!扭曲的青年在世界上唯一的寄托是只猫,不仅生动了角色,又正好合着这两年的猫控潮流,就这个就这个!”

导演托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拍了拍手,“再考虑考虑。今天就先这样,麻烦各位等等通知吧。”

松本润抱起大野智,带着他和在场各位一一告辞,心想大概这次角色就这么到手了。

大野智窝在他怀里,还没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评论(17)
热度(82)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