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他和他的猫 part.10

写着大搜就会不小心爆字数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让他们俩专心谈恋爱呢……

============================


第二天松本润被选定的消息就传了过来。尽管不是没出演过演员名单更耀眼的剧目,但是大搜总感觉不一样,让他有些飘飘然同时又紧张得不行,早在进入剧组之前就拿着剧本翻了个遍,但是一想到真的要参加到这个自己也算是从小看到大的电视剧中的一份子了,又像踩在云上走路根本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在他抱着灰猫絮叨着自己对能参加这部剧有多期待的时候大野智还是不太明白到底昨天那是在干嘛以及接下来松本润是要去干嘛。

对这只大脑还活在上个世纪的灰猫,松本润也干脆省去了口头解释,直接搬出DVD和他一起看起了第五次的大搜和大搜的每个SP和剧场版。

比起电视剧里热血波折的剧情,让大野智更瞠目结舌的是现在人类社会的娱乐方式的变迁,原来演艺讲的早已不是能剧或者歌舞伎,而更多的是这样像真实生活中可能发生的故事的演绎。

看完TV版之后的中场休息,松本润围上围裙开始做饭,大野智在旁边帮忙递调料。

“看了之后感觉如何?”松本润虽然不觉得大野智能看懂多少,但也希望他有在享受观剧的感受。

大野智点点头,“意外的还挺有意思的。比起能剧之类的好懂很多,角色的特点也很分明。”

意料之外的答案让松本润脸上挂上了大大的笑容,“那智你喜欢哪个角色?”

大野智想了想,“室井桑和恩田吧。”

“诶,原来你喜欢那种很认真的类型啊。”松本润拌了盘冷奴,夹了一小口给大野智试吃,“味道如何?……我最喜欢青岛,拼尽全力去做一件事的感觉很好。”

大野智就这松本润手上的筷子一口吞下豆腐,满足地舔舔唇,“好吃。润也是认真的类型所以我也喜欢。”

顿了顿,偷偷瞄了一眼松本润,“但是我不是青岛那样的……”

松本润敲了他的头,“笨蛋。”

大野智记起相叶雅纪的话,“松本桑,润喜欢我吗?”

松本润愣了愣,尽管知道该给他个肯定的答案,但脱口而出的总还是藏不住的实话,“对不起……我还不知道。”

大野智沉默了一会儿,抓了抓后脑勺,“嘛,没关系,我喜欢润就好了。”


这之后几天,大野智都乐于保持猫的形态,这样两人都不需要太多交流。松本润对于打破这微妙的气氛有心无力,一人一猫算不上冷战的状况就这么持续到了大搜MOVIE FINAL RETURN的时候。

导演要求松本润把大野智一起带去,编剧甚至还给灰猫加了戏份。当大野智站在松本润肩上来到片场的时候,已经做好恩田打扮的深津绘里都忍不住靠了过来摸了摸这只看起来有些恹恹的猫。

“是不习惯坐车吗,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啊。”深津绘里有点同情地摸摸大野智的背。

大野智有些不习惯地和松本润贴的更紧,撒娇似的蹭了蹭松本润的脸。

松本润忙把他抱在怀里,接着和深津绘里寒暄了一会儿,“深津桑也喜欢猫吗?”

“嗯,小动物我都喜欢。”深津绘里还想再跟大野智亲近点,可惜下一场又要开拍了,她只好依依不舍地和灰猫挥挥手走向摄影棚。

松本润的造型在前几天已经试妆过,人模人样的好青年,衬衣都扣到最上面一颗。大野智的脖子上也被绑上了小小的领结,可爱得不成。

松本润忍不住搓搓大野猫的圆脸,“这么可爱,一会儿也好好表现啊。”

大野智喵喵地表示自己会尽力的。毕竟一只猫需要表现的地方也不多,他看了剧本,基本都是和松本润饰演的东堂的眼神交流以及卖萌。轻松愉快。

松本润抱着他又一起看起剧本,过了会儿有人敲了敲乐屋的门。松本润起身应门,开门一看竟然是柳叶敏郎和中山裕介两位前辈来了。

“啊,柳叶桑,裕介桑,早上好。刚才在摄影途中我就没敢进去打招呼,今天请多指教。”说完规规矩矩地鞠了躬,因为和中山裕介在节目上见过挺多次,所以称呼也稍微亲近些。

柳叶敏郎笑得一如既往的爽朗,跟剧中的室井完全是两个人,“不要太在意,我是带着裕介来看你家猫的。”说完抬头看着中山裕介,“你看那只灰猫,是不是特别机灵。”

大野智一听是在夸他,得意洋洋地挺直了背,抖了抖耳朵,气势高昂地喵了一声。

中山裕介也点点头,“跟听得懂人话似的,松润,他叫什么?”

“大野智。”松本润被大野智那得瑟的样子逗笑了,“他挺通人性的,一夸尾巴就翘天上去了。刚才还一副困得要死的样子。”

说完大野智就不依地呲牙,逗笑了一屋人,柳叶敏郎一边念着自己要不要一养一只猫一边拖着想偷偷给大野智拍张照的中山裕介回去了摄影棚。


东堂和他的猫第一次登场,是在雨中远远地看着湾岸警局众人在现场勘查。被黑伞挡住了眼睛的东堂,在围观群众的最后静静欣赏着自己的作品,直到灰猫受凉打了个喷嚏,才充满歉意地将他包进外套里,抱在胸前,离开了现场。

“CUT!”

这场拍完,大家对大野智那个喷嚏赞不绝口,纷纷凑上来问松本润怎么做到训练出这么一只神奇的猫。

大野智对这么多人围着自己的场景还是有点怵,在松本润的胸前团成了个球,把所有问题都丢给了松本润,随他瞎编了些训猫的小技巧。

很快骚动也就平息了,因为大家都期待的青岛和室井在湾岸警局的吸烟区背对背喝咖啡的场景又要开拍了。

松本润也激动地找了个角落睁着两只大眼看着自己心里的两位英雄对戏。

室井管理官精疲力尽地靠在椅背上,眉头一如既往地紧锁着。他回想着案件以及刚才和青岛的争吵,越发懊恼起来。

就在他几乎快掐破自己虎口的时候,青岛也走了进来。室井立刻收起了自己苦恼表情,装上自己正经八百的脸。

青岛惯例地买了两罐咖啡,和室井背靠背坐了下来,低声叫了句,“室井桑。”

室井伸手接过那罐属于他的咖啡,像是放松了一些,可下一秒又闭着眼睛逼着自己摆出恶人的脸,“青岛!”

“室井桑,你不用说了,我都懂。”青岛喝了一口咖啡,露出略略伤感的表情,“的确你跟我关系太近了,不好。”

室井捏紧了拳头,“你们的努力我都知道,只是……”

青岛笑了笑,“就算是当年鸟饲做了那样的事情,警局的上层也并没有什么大变化,到最后什么也没变。”

“青岛!”室井怒吼着用力一拳捶在自己腿上,“你现在不再相信我了吗?!”

青岛深吸一口气,“怎么会……不管隔了多久不管是怎么样的情况,只要室井桑您对我下了命令,我都会彻底执行的。你知道的,我相信室井桑,也请你相信我。”

说完青岛便起身离开,留下室井一个人抬手揉着自己阵阵作痛的太阳穴。

导演喊卡的一瞬间,柳叶敏郎立刻瘫在了沙发上,摇着头抱怨室井这个角色太累人,织田也过来打趣说他要是多演几次皱纹就会更深了。

松本润抱着从他胸前里只伸出了头的大野智,看完一场好戏心满意足地回到乐屋。大野智从他怀里跳出来扑腾一下又变出个裸男坐在沙发上。

松本润翻出自己的T替他套上,大野智一把拉着他一起倒在沙发上,一脸恶作剧得逞的表情。

松本润叹口气抱住他,头埋在大野智的颈间,这几天大野智没跟他有肢体接触搞得他也有那么一点点寂寞,现在终于能抱着他感觉说真的不坏。

大野智也抬手环住松本润的腰,小声地说,“我也想变成松本桑的青岛。”

“哈?”松本润不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

大野智用脸颊蹭了蹭他,“我也会让润像室井桑喜欢青岛一样喜欢我的。”

更加意义不明的回答,但是松本润还是笑着亲了亲他的脖子回答:“好。”


评论(17)
热度(65)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