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他和他的猫 part.13 补全

倒时差,太困,就这样了(

伞哥摸摸蛋

  


==============================


在感情问题上,松本润大概算身体力行派。但说白了松本润就是口头上无法顺利表达的人。在给别人建议时总是一套一套,但一轮到他自己就无法冷静地思考了。

尽管大野智已经说过喜欢他,但松本润并没有完全相信他的话。甜言蜜语他在不同的地方说过很多,一个偶像的本职工作不就是全身心地说谎造梦么。而且一只猫的喜欢,说不定也只是受本能的驱使,又或者是对松本润不知晓的过去的那个身影的移情作用而已。

但不管大野智怎么想,松本润已经动了心。嘴上的承诺他做不到,也没有勇气确认大野智的心意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只是日常的一举一动都带着藏不住的关心和在乎。

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大野智这两天很是不安。

这两天松润总是往家里打电话,几乎一有空就打。当然被松本润惦记着让他很开心,但是每次松本润问他,智你在做什么的时候,他对自己能回答的内容的贫乏感到担忧。他不是在上网就是在修炼,前者他已经了解到是NEET的特点而后者一点都没有向人类社会靠拢。怎么想都不是松本润会喜欢的样子。松本润喜欢青岛,而青岛是个警察,难道他也该去当个警察吗?

大野智动动脚趾,决定去找一趟樱井翔。


樱井宅座落在浅草寺不远,一座很是气派的和式大宅,带着些寺庙的风格。领着大野智来的二宫和也见他瞠目结舌的样子,好心给他解释道,“樱井翔出身奈良时代的阴阳师大族,别看他这张脸,实际上有两三百岁了。天赋不错从小就被送上灵山修行,平安时期他爹去过中国,据说他也去过昆仑,算是留过学的归国道士了。现在嘛,表面在政府里任了个闲职,但其实是日本现在的灵界新一代领军人了。”

大野智点点头表明自己听懂了,“次时代的ACE,樱井翔。”

二宫一巴掌糊他后脑勺上,还没来得及吐槽,嘴里的话就被门内传来的张扬的大笑声打断了。

“哈哈哈哈哈哈,例子用的不错。”大野智认出这是樱井翔的声音。

“先进来吧,正好我也想找个时间再跟大野君谈谈。”


“大野君想当警察?”樱井翔又一次夸张地笑出声来。

大野智被他的笑法吓到了,迟疑地问道,“当警察不好吗?”

樱井翔捂着嘴继续笑,挥手示意二宫和也帮他解释。

二宫和也白了他一眼,无奈地开口,“简单来说,妖怪是不能参与人类的权利体系的。”

大野智思索了会儿,“那我应该做什么才能像青岛一样被润喜欢呢?”

樱井翔的笑声再度高亢起来,“大搜里的青岛?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到樱井翔终于收敛起表情,换上与精英称号相符的皮笑肉不笑的那张脸,“正好大野君现在想的问题和我在考虑的东西可以算是同一个问题。”

樱井翔又拿出厚厚一叠资料,“不管大野君想要做什么样的工作,我们都得给你先办一个人间的身份证明。”

二宫和跟着点点头,“拿了身份证之后就可以去到AIBABAR打工了。”

大野智一脸嫌弃地说:“绝对不要。”

“你以为我愿意给你这种没用的猫发工资吗!”

“你会给工资才有鬼。”大野智认识这只柴犬也不是一年两年,这家伙有多小气,他也是一清二楚。

二宫和也不予置评,凑过去翻了翻那叠资料,“跟我当时的那份没什么差别吗?”

樱井翔摇头,“没有,小细节稍微有些区别,这两年政策也有变化。但讲的也还是那么回事。”

大野智接过文件从头到尾扫了一遍,也就是说如果要得到人间界的合法身份,当然就要限制在人间界活动时的法力使用,不能用法力来作弊之类的。

樱井和二宫开始品茶吃羊羹,在樱井告诉后者那一小碟羊羹的价格时,后者捂着肚子跑去了厕所。

大野智抬起头来时发现二宫不见了,“Nino拉肚子去了?”

樱井翔叹了口气,“唉,一如既往的不会享受生活。”

说完递了一碟给大野智,“吃完就按手印吧,然后我们再讨论下你就职的方向。”

大野智回家之前这问题也没商量出什么结果,只是多了张有他照片的医疗保险卡。说是如果想要去读书还能办张学生证,但是驾照得他自己去考了。

回到家的时候,松本润已经坐在沙发上等他,脸色看上去很不好。

“润?”大野智脱下鞋,走到他身边,“今天回来得好早。”

松本润像是有很多话想说的样子,最后再三开口只说出来一句:“明天我带你去办只手机。”

大野智瞬间明白了他在想什么,蹲下来摸摸松本润的腿,“抱歉,出门前没跟你说一声。”

又献宝似的摸出那张医保卡,“看,我以后也能工作了。”

松本润的脸色稍微柔和了些,手掌附上了大野智的,“我可以养智哟。”

“不要。”大野智立刻补充道,“我想养润,我会很努力的。”

松本润捏了捏他的脸,终于对着他笑了出来,“好。但是手机还是要去办的。”

大野智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大野智和松本润在饭桌上讨论大野智做什么工作合适。

两人口头上商讨了会儿,又做了一堆大野智在网上搜刮的五花八门的职业测试,最后松本润倒也没废多少口舌来打消大野智去做远洋渔夫的念头,这种一出海就半年的工作,就算是大野智也没缺心眼到去做的。

一只猫除了捕鱼还能做什么呢?松本润抱着大野智躺上床之后还在想,虽然他对大野智要出门工作这件事抱有大野智会被人拐去做奇怪的工作的怀疑,但还是希望灰猫能找到喜欢做的事情,这家伙对世界的执念似乎只有松本润一个。

大野智只对他拥有可以算作病态的依恋这个想法给他带来一阵战栗般的心理快感。

松本润紧了紧自己抱着大野智的手臂,瘦得跟快消失了一样的家伙,管他是妖怪还是什么,都该好好养养肉。特别是屁股。


评论(16)
热度(69)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