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他和他的猫 part.17

去跟 @润智润小黄文存放处 大大相聚之前来一发,顺便遥相呼应下浴衣梗。这次爆字数了。

下一章应该就能满足 @jesse-kazuya 点的梗了

==============================


松本润抱着大野智准备进乐屋的时候副导演叫住了他。

“昨天你那朋友做完活之后就走了,都没来得及给他工资。”副导演递来一个信封,“他做事可真是利索,腿脚也挺快。工作那么认真,对工资竟然这么马虎。”

松本润接过信封鞠了个躬,信封收进包里之前貌似无意地打在灰猫的头上,“嗯,我会转交他的。让您特地送来实在不好意思,麻烦您了。”

副导演问:“你朋友有没有意愿一直在我们电视台做美工呢?小伙子很能干,要是找不到工作我们很愿意给他提供个职位的。”

松本润捋捋大野智乱晃的尾巴,点点头,“谢谢导演,我会跟他说的。他工作情况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不过您这么夸他他肯定开心坏了。”

副导挥挥手回了片场,大野智进乐屋变成人,套了件T恤坐在化妆台上看松本润折腾自己的头发。

“等会儿化妆师就要来了,你小心点别被看到了。”

大野智点点头却没有变回去,“那样不方便跟你说话。”

松本润把手放在他光裸的腿上,摩挲着他的膝盖,“刚才说到的那个,你有兴趣吗?”

大野智摇头说:“我可能比较喜欢这类的工作,但是……具体的我还不太清楚。”

松本润的手滑到他的小腿上,“那也不用着急,可以在家里自己做点什么先看看?”

“唔。”大野智用没被捉住的另一只脚试图去踩弄得他发痒的手。

松本润转而抓住那只脚掌,有些凉,脚趾不安分地在他手里乱动。

脚掌上硬硬的茧应该是肉球变化成的吧。松本润心里泛起毫无意义的怜惜。

“智,你怎么会做道具的?”松本润把他的脚放到自己膝盖上。

“山里有喜欢画画的妖怪前辈住在我隔壁,经常看他写写画画,教了我挺多,不过我那时候不会化形只能捏捏粘土什么的。”大野智摸摸鼻尖似乎有些惭愧,“而且没有法力辅助昨天做的也挺粗糙的。”

松本润回想了下在他眼里已经无可挑剔的场景,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家灰猫也是个完美主义者。

大野智听到走廊另一头化妆师的脚步声,从化妆台上跳进松本润怀里。

“亲一个。”大野智抬手搂住他的肩膀撅起嘴等着。

松本润从善如流地低头亲了亲他的嘴唇,思考着要不要撬开他的嘴的时候,大野智“扑腾”一下变回了猫,跌在他腿上。

松本润一愣,心想这猫搞什么鬼,下一秒响起的敲门声帮他揭开了答案。

好吧,这猫还算懂事。松本润又低下头亲了亲灰猫的头顶。

今天松本润需要在剧组离开台场的摄影棚之前补拍几个镜头。编剧说,这是为了暴露东堂作为猫奴的本质。

而明天他们就要赶往富士山脚下开始取景拍摄了。这也是大搜第一次出现了并不在都内的场景。

剧组已经为演员们订了一家有名的温泉旅馆,大野智只在当猫的时候踩着野猪的头泡过几次,看了不少大河剧之后,开始期待起明晚可能会看到的松本润·浴衣ver。


松本润发现到了山里之后大野智的情绪就一直很高昂。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因为久违地回到了山里的缘故。

看着灰猫特有干劲地在拍摄中积极地配合,倒也挺有意思,高了几个调的叫声在山林里带着恰到好处的惊悚。

拍摄的剧情进展到青岛被怀疑为嫌疑犯,恩田虽然相信他的清白但还是决定要把他作为嫌疑犯暂时拘留起来,而和久最后选择放他逃走来争取调查的时间,恩田也暂时掩盖了他逃走的路线。因为他们都知道一旦青岛被捕,按照现在所掌握的的线索,他很有可能就这么被定罪。

搜查一课的目标已经转换为追查青岛,而青岛依旧还是追着东堂的脚步,被他一步步引到了富士山下。而第三个被害人也在搜查中被发现,出入现场的监视摄像头内也出现了青岛的身影。

被犯人牵着走的青岛陷入了越追查越是危险的境况。而这时的室井,也成为了第一个离开了搜查总部真正来到一线搜查的管理官。

大野智在拍戏的间隙从灌木丛里弄了不少果子给松本润,也好心的分给了深津绘里一些,作为她经常替他挠痒的谢礼。

以为这是对美人献殷勤的松本润不乐意了,故意无视大野智有意无意的撒娇。

灰猫沮丧的以为松本润不喜欢那些酸甜的果子,难道要他去抓鸟抓老鼠回来送他吗?

难得兴致高昂一回的灰猫又蔫儿做一团,瘫在折叠椅上一脸残念地望着一直躲避他眼神的松本润。

夜里的戏只有饰演青岛的织田裕二需要拍些单人镜头,所以并没有拖太长时间,全剧组的人就都收工回到旅馆,热热闹闹地组队泡起温泉。

松本润和大野喵的房间其实带了小温泉,但是还在生闷气的松本润答应了中山裕介的邀请,一起去了大浴池,留下不能进澡堂的灰猫一个人在房间里哭丧着脸。

等着社交天赋满点的松本润走远后,大野智变成人型在衣橱里翻出旅馆准备好的备用浴衣,按照网上教的方法,勉勉强强把浴衣穿好了,偷偷摸出了房间。


松本润猜大野智会变成人穿着浴衣跑来大浴池,可是等来等去都没等到那只灰猫,他明明已经选了离房间最近的那间,这猫怎么能这么笨。

中山裕介陪他泡到脑袋发热受不了了抱怨着“年轻人就是不一样”颤巍巍地爬出温泉。松本润也放弃了等待,准备回去提着那傻猫打他屁股。嗯,等他变成人之后打。

抄着手幻想着之后大野智包着眼泪翘着屁股求他原谅的样子,浮在云上的松本润在下一秒被转角处的光景一巴掌糊进了泥里。

大野智穿浴衣的方式乱七八糟,袒露着一小片胸口和细细的锁骨,下摆也没理好,要是有心,隐隐约约都能窥视到大腿内侧。

而这个不管任何部分都写着“快来糟蹋我”的家伙,对着一个溜肩笑得特别开心。溜肩的程度看起来分外眼熟,松本润在脑海里搜索一番,记起这就是那个笑得一脸阴险的负责人。

松本润一个箭步冲上去,两手抓着大野智敞开的衣领就是一拢。动作干脆漂亮,大野智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而樱井翔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松本先生,大野君正在问我有没有见到你呢。”樱井翔手上拿着纸扇,就算一肚子气松本润也不得不承认比起西装,这家伙更适合和式,虽然自己穿和服也会帅得大野智移不开眼。

“是吗?”松本润尾音拉长的方式让大野智察觉到了他的怒气,乖乖地往他身边靠了靠,“我刚泡完澡,樱井先生,你也来泡温泉吗?”

樱井翔愉悦地观赏一人一猫用小动作打情骂俏,“有公事前来,遇到二位也是有缘分呢。”

大野智眨眨眼,问道:“就是刚才樱井先生跟我提到的事吗?”

松本润用眼神对大野智传达他的疑惑,大野智在脑内整理该说的话的时候樱井翔代为效劳了,“近日有入魔了的妖怪逃到这一片,因为具有攻击性所以需要你们小心一些。不过就目前情况来看他还没有进行无差别攻击的倾向,但如果遇到他还是尽快通知我。”

说完他把一个千纸鹤放在大野智手里,“式神的用法你知道吧?”

大野智犹豫着点点头,樱井翔笑了笑,附在他耳边念口诀给他听。松本润的怒气值已经快冲破怒气条,只想一个手刀砍在两人中间。

樱井翔见好就收,在松本润爆发前拉开距离,挥挥手道别,“好了,你们慢慢玩,我也该去泡温泉了。”

大野智没来得及道别就被松本润捉着手腕带回了房间。松本润生气的原因他猜得到,但是他也不是故意的,和朋友聊聊天并不是什么值得道歉的事,大野智被他怒视着,表情愈发委屈起来。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松本润先投降,撇着嘴红着脸抱住了大野智,“我吃醋了。”

大野智“嗯”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他,像安慰小孩一样抚摸着松本润的背。

“我不喜欢你给果子给深津桑,也不喜欢你穿成这样跟樱井聊得那么开心站得那么近。”

原来是因为那个生了一下午闷气,大野智觉得有些好笑,又发现这样孩子气的松本润好可爱。

“润一直不理我让我好难过。”大野智也嘟囔着抱怨,“刚才你泡温泉我闻不到你的味道,找不到你,我也不高兴。”

松本润捧着他的脸吻上去,“对不起。”

大野智闭着眼睛享受这个充满温情的吻,双手撩开浴衣的领子抚摸着松本润的胸膛,“润一点都不坦率。”

“嗯,我会改的。”松本润往后倒,双手撑着榻榻米,由着大野智拨开他的衣襟。

大野智抽走他的腰带,想了想说,“润不乖,所以我要惩罚你。”

“诶?”松本润一愣,就看到大野智手上的腰带下一秒捆住了他的双手。


评论(28)
热度(73)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