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他和他的猫 part.19 I’m a love fool.

终于进入剧情线了……

……明明跑剧情为何还要被屏蔽可恶

==================

松本润是在手机响起第五声的时候醒来的。大野智完全没受到影响,扒着他的手臂半张着嘴,毫无要清醒的迹象。

的确昨晚有些过于兴奋,两人在房间内的小温泉清洗时,大野智作死地又把手伸向松本润的后面,说着要帮他把深处的白液都清理掉,但也只是挑战了松本润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而已,只能委屈灰猫的屁股被多灌上几泡体液了。

被好好滋润了一番的大野智努力地睡觉恢复体力,可怜的猫主人捏着他的脸颊一遍遍唤他名字,“Satoshi,satoshi”地叫了半天才终于等到他睁开一只眼,不满地“嗯”了一声。

“变成猫再接着睡,我们得去片场啦。”松本润在他唇上轻轻一吻,“早餐我也已经给你装进便当盒带上了。”

大野智闭上眼对恋人满足地微笑,趴到他怀里变回灰猫的样子又睡了过去。


今天第一场就是松本润和深津绘里的戏,所以助理保险起见打电话来确认他是否已经起床了。感谢这个电话,不然他肯定会和大野智一起睡到正午去了。

开始对戏的时候松本润提着灰猫的后颈皮毛转了几圈,勉强打起精神半睁着眼睛的灰猫蹲在他的肩头打着呵欠接受深津绘里的抚摸。

“昨晚它跑出去玩了吗?今天这么困。”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和抚摸,深津绘里已经能成功分辨出灰猫是没有干劲还是单纯犯困了。

松本润不自然地掩着嘴咳了两声,回答,“大概换环境了,不大习惯?”

灰猫趴伏下来摇摇尾巴当做应和,一举一动又引得深津绘里大呼可爱。

这场戏里,恩田进山中来寻找青岛,想和他一起抓住犯人,却未料到先中了东堂布置的陷阱,变作了他的人质。

和久在和恩田失联之后慌了手脚,只好将消息上报给室井。得知青岛和恩田以及嫌犯都可能在树海中,两人还有生命的危险,室井再一次离开了搜查总部。他想将指挥权交给新田,但新田竟然拒绝了,两人都想去一线。于是冲田替这两个关心则乱的男人接受了搜查总部。

这之后几场戏都是柳叶敏郎几位前辈拍摄的部分了,松本润有一个下午的时间来休息。山里的戏份没有中山裕介出场的机会,所以难得的只有他一个人在休息,当然还有他那只找着机会就酣睡的灰猫。

松本润抱着灰猫补眠,刚闭上眼就睡死了过去。他提前设定了两个小时后响起的闹钟,以免变成早上那样的情况。

“智?”闹钟响起后,揉着眼睛坐起身的松本润发现怀里的灰猫没了踪影,不知什么时候跑出去玩了。

松本润失落地摸出助理借给他打发时间的青年向赌博漫画,虽然每看两页就会抬头望望窗外有没有灰猫的踪迹,不过也好过无事可做再睡过去。

在他终于看到第三本单行本时,灰猫从窗外跳了进来。

“你跑哪儿去了?”松本润用力揉他毛茸茸的脑袋瓜子。

大野喵摇摇头,低头舔舔自己的爪子,虽然他有尽力掩饰,但是松本润还是发现了他爪子上有道伤口,刚才他舔掉的应该是血。

松本润抱起他,捉着他的爪子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所幸伤口不深,松本润抱着它去清洗了伤口,借了剧务小姑娘的酒精棉花替他消毒。可惜大家都只有创口贴,没法给它贴上。

“你这家伙是跑去跟山里的野猫打架了吗?”松本润心疼地把大野喵举起来和自己对视,尽管知道这家伙是妖怪不可能被普通动物欺负,但也忍不住担心。

大野智挣脱了他的手,跑回车里,从松本润的提包里翻出自己的手机,啪嗒啪嗒一阵乱按。

松本润兜里的手机响起了提示音,果不其然是大野智发来的消息。

“闻到了有些不妙的气味

出去找遇到了一个有些怪的家伙,就打了一架

不过他跑掉了w”

“是樱井提到的那只吗?要不要紧?

还有w不是这么用的啊蠢猫。”

“我才不蠢!是幽默,咦噢穆噢!

我通知樱井了,不过那家伙怪怪的,希望不要有事。”

松本润摸摸他的头让他安心,“就算有什么你也会去帮他吧。我也会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来帮你们的。”

大野喵听了这句话一脸陶醉地望着松本润,又打出一排字。

“润好帅,更爱你了❤!”


夜里回到旅馆,拉开门就看到穿着浴衣的樱井翔盘腿坐在桌前吃着他们的晚餐。

灰猫嚎叫一声呲着牙炸开了尾巴扑向正在把罪恶的筷子伸向烤秋刀鱼的樱井翔,然后被后者游刃有余地捏住了后颈丢向了一边。

松本润叹息一声,叫来服务生再订了两份餐,据说女将是松本润的大饭,还多送了一盒鳗鱼饭。大野智被松本润赶进衣橱里化成人形,勒令穿好衣服才许出来。

多出来的鳗鱼饭变作了樱井翔的饭后甜点,松本润不禁怀疑他是不是比常人多长了一个胃。

樱井翔嘴里包着一大口饭,就这么两颊鼓鼓地开口说话了:“今天辣锅妖怪……咳,噗……应该是刚入魔的妖怪。”

大野智体贴地拍拍他的背替他顺顺气,“慢慢吃。”

樱井翔鼓着脸颊对他回以微笑,点点头,喉结上下两个来回吞掉了鳗鱼饭,喝两口茶再清清嗓子,“嗯,妖怪入魔了的话煞气会比较重,但是那只妖怪的煞气时隐时现,估计是才入魔不久。但是相对也不太好追踪,我放了式神只是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消息传回来。”

松本润有些担忧地托着下巴,“那不是很危险吗?”

樱井翔点点头,“确实。入魔的话说明他已经也杀了不少人了,但是煞气时有时无应该是他还在努力抑制。现在若是能找到他,还有阻止他的可能性。”

大野智摸了一把自己已经开始愈合的伤口,“他攻击我的时候也很克制,只是我能力不够没法困住他。”

“按你之前的描述,他应该是树妖一类。用根茎类的攻击?”樱井翔沉吟了一会儿,“我会把NINOMI叫来的,狗鼻子毕竟好用些,但那家伙鬼点子也多怕是不会轻易答应。唔,就告诉他他和相叶酱中了七夕双人温泉旅游大奖吧。”

松本润和大野智不约而同地在心里吐槽,明明鬼点子最多的是你。

“总之,今晚我会在旅馆设下结界,以防万一。大野君你也不要轻举妄动,一个人行动很危险。”樱井翔说完,放下了一粒米都不剩的碗,“多谢招待,如果有宵夜的话,也请邀请我。”

松本润和大野智毫不客气地联手把他扔出了房间。


评论(14)
热度(63)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