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润智) 他和他的猫 part.20

)

这章竟然写了3700……史上最高_(:з)∠)_

后面可能会出现建国x番茄


==============


松本润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对面的竹之间里已经住进了相叶和二宫。樱井翔穿着一身和服拿着纸扇站在门口,看起来是在和二宫和也讲述这次旅行的真实目的,因为二宫和也正在用一种看垃圾的眼神看着樱井翔。

松本润走过去和他们打了个招呼,两人停下争论和他互道早安。

二宫和也在下一秒对他也丢来了一个眼刀,“你这家伙也知道他叫我们来的原因是什么吧?为什么昨天不先通知我们夜奔啊可恶,我可不想让相叶在这种地方涉险,那家伙可是很期待温泉旅行的。”

松本润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大野智突然从他背后出现,替他回答道:“我也不希望松本桑在这种地方出事。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所以才叫你来这里。相叶要是知道这件事了也不可能就这么回去吧,因为那家伙是个好人。”

二宫挠挠头,咂了下舌,“算你说得有理。行行行,但是你们都欠了我一个人情。”

“啊啊!おっちゃん!松本君!啊,还有樱井先生!”相叶雅纪穿着浴衣和木屐举着两根冰棍从走廊的另一头吧嗒吧嗒地跑过来,没两秒就跑到他们面前,把冰棍一下塞进自己和二宫嘴里,然后一边吃一边问,“大搜真的是在这里拍摄的吗?!我能要深津桑的签名吗!呜哇好棒!”

二宫和也“啪”的一掌糊在都快跳起来的相叶雅纪的背上,“别丢人了。”

樱井翔大眼睛一眨,心思又活跃起来,“相叶想要深津绘理女士的签名吗?”

相叶雅纪使劲点头,闪闪发亮的眼睛死死盯着樱井翔,眼神炙热得让二宫忍不住掐了他的胳膊,“你有办法帮我弄到?”

“如果你能帮上我们的忙,”樱井翔拿扇子冲着松本润的方向指了指,“松本君当然就能帮你弄到。”

相叶一秒都没犹豫直接握住了松本润的手,“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在所不辞!”

他身后的二宫和也默默飞了他一个大白眼。


因为相叶的加入,确保了二宫和也的干劲也断了他的退路。五人趁着松本润拍摄的间隙,在片场附近的小餐馆里吃了午饭,顺便梳理了下事件的经过。

“昨天那家伙应该有经过旅馆附近,结界上捕捉到了微弱的气息。”樱井翔为每个人斟上一杯酒,“但是混杂在旅馆里怕是不方便辨认,好在大野君手上的伤口上应该残留了些味道。”

樱井翔隔着桌子握住大野智的手,把他的手举到了二宫和也面前,“快嗅。”

虽然这么做也是二宫和也原本的打算,但是被樱井翔这么一搅和反而让他有些别扭起来,心不甘情不愿地低下头,凑到灰猫细瘦的手腕边闻了闻,“嗯,好,记住了。”

说完迅速收回头,顺便提出,“还有这个伤口残留煞气会不好痊愈吧。”

松本润紧张地一把捉住大野智的手腕,拉到自己面前细细端详。他看不到所谓的煞气或者妖气,但若是以往,大野智的伤口总是好得很快,这还是第一次他发现大野智身上的伤口在过夜之后还存在身上。

“没关系吗?”松本润手指抚摸着那条并不大的伤口。

大野智摇摇头,“嗯,放着不管很快也就好了。”

樱井翔笑着打断大野智对松本润的安慰:“理论上需要十天半月吧。但是……”

“但是?”松本润毫无挣扎地掉入陷阱。

樱井翔打开扇子挡住自己坏笑的嘴,“我可以用嘴帮他将伤口里的煞气吸出来哦,不用让大野君再多受痛苦的折磨哟?”

大野智最先跳起来,大声反对:“绝对不要!我不痛!”

樱井翔嘟起嘴来,“为什么啊大野君,这样可一点都不好玩。”

二宫和也也学着他的样子摇着头,“一点都不好玩。”

“嘛嘛嘛,别逗小大了,”相叶雅纪双手舞着,“樱井先生肯定有别的办法吧。”

松本润点点头,调整了下位置,对着樱井翔低下头,“拜托了。”

樱井翔连连摆手,“松本君太客气了,大野君也是我朋友,本来就该这么做的。”

松本润的头还是没有抬起来,大野智都想钻到桌底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他说话的声音也闷闷的,“都怪我太没用。”

下一秒他就被大野智捞进了怀里,“润说什么呢!这么可爱的样子不要给别人看啊!”

面红耳赤的松本润赶紧推开他,单手捂住眼睛,另一只手捏着大野智单薄的肩膀阻止他再次扑上来。

大庭广众这么打情骂俏简直不要脸。另外三个人在心里不约而同地想道,然后低下头默默地吃起饭来。


等到一切平息,樱井翔用佛珠替大野智除了煞气,清清嗓子再次负责起话题的引导。

“富士山周围往来人多,若是那妖怪作起乱来后果会很严重。而且根据式神反馈来的讯息,他似乎一直都在这一带打转,但还是不能准确把握他的位置。”

二宫和也瞅着天花板思考了会儿,“如果他一直在这一带徘徊,那是不是可以假设他入魔的原因有关。”

“有道理。”松本润表示赞成,接着说出自己的想法,“引导人手册里讲过妖怪入魔也多是因为引导人,我们可以排查一下这篇区域最近发生了些什么事。”

他又转向樱井翔,“樱井先生,引导人或者妖怪在你的片区出事了会有相关记录吗?”

“有的,我这就找这里的事务官确认一下。”

樱井翔从怀中取出一张符纸,飞快地用扇柄沾上朱砂在上面画出一个符来。口中念念有词,不知是什么意思。下一秒手中冒出火来瞬间吞噬了符纸又消失不见。

松本润庆幸他们找了个隔间吃饭,不然应该会被警察抓起来吧。

大野智很少看人类做法,很有兴趣地向樱井翔讨要了些朱砂,准备夜里自己研究着玩。反观相叶雅纪倒是见怪不怪的样子,看来已经见识过多次神奇的法术界的威力了。

“相叶会法术吗?”松本润好奇地问。

“完全不会。”相叶雅纪羞愧地挠挠头,“试图学过但是没什么天赋,应该说没有灵气吧。”

尽管很好奇,松本润察觉到相叶雅纪并没有想要深谈这个话题的意思,而一旁的二宫和也在相叶说出没有灵气的时候,稍稍僵硬了一下。

于是他改变了话题,和他畅想起等他杀青了他们可以四个人一起去海边玩的场景。


事务官很快就出现在他们的隔间门口,“打扰了,樱井君,是我。”

樱井翔起身推开门,门外站着一位看起来温文尔雅一头卷发身着西装三件套的中年男子。

“好久不见了,稲垣前辈。”

在座另外四个都是第一次见到樱井翔叫别人前辈,瞬间对这位看起来无害且在夏天都穿三件套的男子肃然起敬,挨个自我介绍了一遍。

稲垣招呼大家坐下来,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材料,“确实最近有在这里发生一起引导人意外身亡的事故。是团伙犯罪,死状有些惨不忍睹,尸体被遗弃到这附近,警察没找出犯人。”

相叶雅纪看到尸体的照片差点吐了出来,二宫连忙拉着他坐到房间另一头。

稲垣脸色也不太好看,迅速翻过那一页接着讲:“因为按规定我们是不能插手世俗事务,所以这个案子之前我们并没有调查过。但是刚才属下告诉我他们发现参与作案的几个人也已经死了。”

“也就是说,那几个人很有可能是被这个引导人陪伴的妖怪杀死的。”樱井翔推断道。

稲垣点点头,“很有可能,而且这个妖怪在三天前便失踪了。”

说完他又从包里拿出两张简历一样的东西,“这是他们二人的资料,应该能帮上忙。”

樱井翔接过资料,鞠了个躬道谢,“谢谢前辈,耽误您时间了。”

“哪里哪里,”稲垣笑着摆摆手,“上次你送我的红酒还在我酒柜里,这次算是勉强还你人情了。”

说完一个转身就消失了。

大野智疑惑地问:“这是你的学长吗,樱井先生?”

樱井翔大笑着摇头,“不是。他的引导人是我师兄,他就跟着拜入我们师门修行了,也算是我的师兄。”

相叶雅纪长大了嘴发出一声惊叹,“诶!他竟然是妖怪吗?”

樱井翔不知道想到什么闭上了嘴,可四双眼睛紧盯着他期待着下文,他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那人一直不让说,但是你们都注意到他的卷发了吧。”

四人齐齐点头,樱井翔笑了两声,“那不是烫发,是天然卷。他是只绵羊精,不过他很介意你们就当做不知道就好。”

大家露出心领神会的微笑,原来如此。


之后五人分配了下之后的工作,樱井翔,二宫和也暂时负责收集那只妖和他引导人的信息,先彻底搞清楚事情缘由,暂时需要回一趟东京,没有瞬移法术的相叶雅纪就被寄放在松本润和大野智这里。

大野智负责在拍摄间隙捕捉气息,毕竟他还是比式神功能强大多了。相叶雅纪被嘱咐偷偷在旅馆各处以及周围别的民宿之类的地方贴上符纸布上阵。

而松本润被相叶雅纪再三拜托“你好好拍戏,加油和深津桑搞好关系,到时候好帮我要签名”所以也没什么事能做。

樱井和二宫离开后,相叶便一鼓作气地跑去贴符纸了。

大野智拉着准备离开的松本润跑到竹林边,一弹指做出一个圆形的结界,主动抱着松本润的腰靠在一颗粗壮的竹子上。

“之前,樱井先生开玩笑说要用嘴帮我吸出煞气的时候,我怕润会吃醋,所以说了谎。”大野智把下巴搁在松本润肩上,贴着他耳朵告白,“我知道润不喜欢我说谎,但是我怕润吃醋的样子被他们看到了......”

“会丢脸吗?”松本润也伸手揽住他的腰。

大野智摇头否定,“吃醋的润太可爱了,我不想给别人看到。”

松本润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回答,一时不知怎么吐槽比较好。

大野智还在接着说,“但是我没想到之后你竟然说了那么可爱的话,可爱得我都想直接亲上去了。”

“别再说什么可爱可爱的了。”松本润恼羞成怒,一巴掌拍在大野智臀上泄愤。

“所以,让我亲嘛!”大野智说完,上身稍稍和他拉开了些距离,抬起下巴亲了过去。

松本润心想离去片场时间还早,就闭着眼由他去了。

再说,在听了刚才那些话之后更想亲吻自己恋人的,应该是他才对。


另一头,回到东京的两人来到警察总署前。樱井翔轻车熟路的领着二宫来到高层的一间办公室前,敲敲门报出自己的名字。

二宫斜着眼一看门口的名牌,嚯,厉害。

门打开之后,一位微秃的大叔热情地和他们寒暄了一阵,樱井翔笑着打断了对方的社交辞令,“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我们需要搜查一课殉职刑警生田斗真的所有资料,包括他生前负责的所有案件。”


评论(2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