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他和他的猫 part.21

下章接着跑剧情。
略短,就当我拿这章的半截内容充了上一章的数吧


======================


生田斗真生前是个警察,职位是警部补。所有人都不认为他的前途会仅仅停留在警部、警部补而已,所以都对他的去世感到惋惜。

生前的他工作勤恳性格开朗,破案率在一课里也是数一数二。也许是因为总在现场之间来回奔波着调查和取证,他连女友都没有,刚满三十岁的他,无女友的时间等同于进入一课的时间。

当然这些都只是同事对他的了解而已,樱井和二宫知道他近几年来骤然增加的破案率多半在于那只妖怪。不过这也只能算是锦上添花,并不能抹消掉他作为刑警的努力。

而关于他的死因,刑警与人结仇不算什么新鲜事,特别是生田斗真这样送了许多人进去吃牢饭的警察。但是樱井更想知道的是这其中到底是谁真正地动了手。为了搞清楚那群已经被抹杀了存在的人的背景,两人也是颇费了些功夫。好在连道上也有樱井负责的引导人在,几番打听下来故事的梗概也愈发清晰。

剧情就像是电视台黄金档上放的热血刑警故事,带些奇幻色彩警察有个妖怪帮手,单元剧每集一个案件死个人或者几个人,最后一个大案子用两话,到此为止一直都是有惊无险。让观众跌破眼镜的是,最后主角被反派杀掉了。

至于之后入魔了的妖怪,篇幅合适应该能拍个剧场版。

说到刑警故事,还在进行大搜拍摄的松本润和大野智,后者负责找到机会就满山遍野地瞎跑,前者负责应付想玩猫的场务和演员以及瞎担心。

但至少这两人过得很是充实。剩下的另一位,因为行动力超群精力旺盛,早早便做完了被交代的任务。后果就是闲到只能在旅馆的榻榻米上滚来滚去玩二宫留下的游戏机。
因为是短途旅游,二宫只准备了一款游戏卡带在路上玩。经典的造型可爱的奇幻类RPG游戏,相叶记得自己小时候也有玩过这个。

相叶想着这游戏毕竟算是针对青少年开发的,他一个成年人应该玩起来得心应手才对。

事实证明他一直都太过于天真了。等到主人公第四次尸骨未寒的时候,他忍不住开口叫二宫的名字。

“Nino,快来帮我打……啊,不在啊。”

相叶雅纪把游戏机随手一丢,摊了个大字,手里空空的,特别想握住那只缺席的手。




这几日大野智把方圆百里跑了一遍,却再也没见过那妖怪的踪影,偶尔有那么一丝味道,待他追去时也早已没了去向。

夜里樱井翔的结界也完全没有反应,可能是妖怪也意识到结界的存在,不敢直直闯来,但似乎还在周围徘徊。

樱井翔严肃警告他不要单独和那妖怪面对面发生冲突,松本润负责监管避免他再次受伤,所以就算知道那家伙晚上就在旅馆周围转悠也不能出去找他麻烦,有空能呆在旅馆里的时候,他找旅馆女将借来毛笔和宣纸,就拿着朱砂各种涂涂写写。

原本是打算画符纸的,提起毛笔才想起自己不会,索性挑战起了绘画。

他从自己最拿手的动物像开始练手,画遍了山上的小动物和妖怪,不自觉地瞄着电视里演着侦探的松本润的脸偷偷画下。

画好后莫名地觉得有些害羞,像是见不得人的心事被看穿一样,不自觉地把它掩埋在一沓画纸的最下面。

大野智摸摸鼻子,决定更换目标,开始写字。写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又不小心写了半张纸的松本润,最后也只能放在最下面藏起来。

等松本润带着相叶雅纪和剧组的演员们一起喝完酒回来时,发现大野智已经趴在矮桌旁沉沉入睡。

替他盖好被子后,松本润拿起那沓厚厚的画纸,一张张翻看。

灰猫远比他想象中的有天分,松本润每看一张便更确信灰猫可以成为专业的。

确实有很多有才华有实力的艺术家都没法得到商业上的肯定,但大野智很幸运地认识了松本润,别的不说,作为一个朋友遍布各行各业的人,他的人脉还是过得去。

即使不能让大野智成为全国知名的画家,至少也能满足大野智想养家(他)的目标。

松本润一边看着画一边盘算着要替大野智在家中收拾出一间画室了,再买上一套画具。想想可能需要换间公寓,他不喜欢麻烦,但是他希望能让大野智开心。

发现大野智藏起来的小秘密时,松本润脑海里正在模拟着自己和大野智将来的家的样子。

用朱砂画出来的人像,第一感觉是带着刺的,如果再仔细看看,却又发现双目含情眉眼带笑,嘴微微抿着的样子,欲言又止。

自己在他笔下原来是这个样子。松本润从来不知道被人画下来是这么一件让人心潮澎湃,受宠若惊的同时还会羞赧万分的事情。大野智对他的感情,比语言更有力地通过手中的笔表现了出来。像是他看透了松本润的一切,又将自己剖开来,把血淋淋的他展示给松本润。

等松本润回过神来,偷偷将最后几页纸都收在行李箱里,心想回家之后得裱起来才行。但是比起挂在墙上做装饰,这幅小画也许更适合藏在书柜某处不起眼的角落,秘而不宣,他要把这幅画当作秘密的定情信物,连同别人炫耀也不会分享。

评论(10)
热度(63)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