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words of love (上)

末子生贺小短文。
…………………………




Tell me love is real.


“最喜欢润君了。”
在节目上被这么告白了,不是第一次听他这么说,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别的成员,他也不想这么傻乎乎的当真。
但是这次不一样。也许从前对他说的那些话也不是他以为的那么单纯。
无比自然地说出这种话的人,总是丢下莫名感到害羞的他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工作。

昨晚录影结束后,他因事稍稍耽搁了一会儿,回到乐屋时已经只有他一个人了。
虽然说出来很逊,但是热衷于交际的他,有些害怕这种热闹过后剩下的空虚感。
没有交谈对象,一个人,连道别的话都只能讲给空气听。
他很讨厌这样,所以决定去自己常去的居酒屋喝上两杯。
走出电视台,意外地发现了那人的身影,又黑又瘦薄得像纸,私服也是暗色,站在阴影里就像要消失了一般。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人,犹豫着该怎么开口搭话的时候,对方也看到了他。
双目交汇后,他挥挥手,走过去发出邀请。
“Leader,在等车吗?要不先一起喝两杯?”
一点都不像队长的最年长成员大野智,思考了一会儿点点头,拿出手机给经纪人打了电话,就这么跟着他到了他常去的居酒屋。
两个人一边聊一边喝,讨论了很多,不管是昨晚录影的嘉宾还是编舞的细节,剪辑一下完全可以当作情热大陆放送。
到最后老板和老板娘也加入了话题,自然而然地就开始了长辈常在耳边念的话题,问他们是否有了成家的打算。
大野智已经半醉,傻笑着说:“我有喜欢的人了,但是没法交往。”
大家好奇地追问,但他只是傻笑没有回答。
他应该是在座所有人里最感到好奇的那一个。
等到两个人喝得醉醺醺,摇摇晃晃在路边叫车时,他没忍住,问:“你喜欢的人,我认识吗?”
大野智的表情有些奇怪,过了好一会儿才点头,“你认识。”
他猜了一串他觉得可能的名字,得到的答案都是摇头。
“你猜不到的。”大野智嘴边的笑在他看来带着几分讥讽的意思。
也许是运气不好, 两个人等了很久都没出租车出现,他权衡了一下,问大野智:“不如走着去我家?也就二十多分钟。”
大野智考虑了几秒,说:“好。”
去他家的路上,话题依旧缠在到底谁是大野智的意中人上。翻来覆去几乎快说完他认识的所有女性的名字了,大野智总是在摇头。
到他家后,又接着在客厅里坐着喝起了第二轮。这次是彻底醉了,大野智通红着脸,趴在茶几上,一遍遍说着:“你猜不到。”
他不服气地坐在旁边,问:“难不成你喜欢我啊?”
“没错。”大野智眼神湿润地看着他,“我喜欢润君。”
松本润半张着嘴,思考着这是玩笑还是醉酒之后他的幻听。最后他干笑着打算敷衍过去,“你认真的吗?梗不错哈哈哈……”
贴在茶几上降温的大野智直起身,低语着朝他靠近,“是真的喜欢……一直都……”


今天的录影上,那家伙又用昨天一样的表情,靠在布景上,在大家面前对他告白。
“最喜欢润君了。”
谁都不会当真,因为这家伙对谁都这么说。
但是昨天那家伙凑上来亲吻的触感似乎还留着。在他看过来的时候,模糊的记忆又一次在他脑袋里炸开。


大野智凑过去先舔舔松本润嘴角,双手按在松本润的手腕上,小心翼翼试探的样子让被他轻咬着嘴唇的松本润开始怀疑他是否在装醉。
但不管怎么说,他没有第一时间推开大野智。直到唾液滑进他领子里才如梦初醒般地踹了大野智一脚。
他没有用全力,因为明天他们还有工作,还好这一脚足够大野智清醒过来。
大野智低头捂着肚子,也许也是被自己的动作吓到了。
“抱歉,我喝醉了。”最后大野智抬起头,带着职业性的微笑,露出可爱的八重齿,被往后梳的额发滑落了几缕。正好是他最喜欢的他的表情,又无辜又可怜,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似乎刚才那个试图借酒乱性的人跟他不是同一个。
“是,我们都醉了。”松本润接着他的话说下去,为了今后还能一起好好工作。
大野智摸摸鼻子,伸手抓起自己的外套,“那……我回家了。”
松本润抬头看了眼挂钟,时针指向三点,“要我替你叫的士吗?”
“嗯,谢谢。”
“你先喝点水。”松本润走到阳台上给出租车公司打电话,“十分钟之后就到,我送你下去吧。”
大野智点头,跟着他一路沉默着到了公寓门口。
两人在夜风里安静地站着,有默契地不去看对方的脸。短短十分钟竟能如此难熬。
终于,街口出现了车灯。松本润暗自松了口气。
大野智转向了他,眼神却看着别处,“我走了。晚安。”
松本润挥手,“路上小心。”
大野智突然笑了出来,眼睛眯了起来,心有不甘似的咬咬唇,说:“润真的很温柔。”
松本润心头一紧。
“所以这么多年我都没法放弃。”大野智看见出租车停在他俩面前,对着松本润说了最后一句,“我是认真的。”


恶质,自我中心,肆意妄为。松本润想了很多词来指责这个没有职业意识的家伙,可就是没法用完全负面的情绪面对他的告白。
现在一脸平静的他到底在想些什么,这是松本润最想知道的事。
如果他是认真的,又怎么保持这样的淡定。
不自觉地,他的视线就黏在了大野智的身上。


又这样过了好几个月,如同那一夜只是他发梦而已,什么都没有变化。
不管是他,还是大野智,或者大野智对他的态度。
他感到疑惑,一闲下来就会被这些问题占据了大脑。
但是他没法开口求人替他答疑解惑。
思来想去,他决定就把这件事当做一场不太愉快的梦。

tbc.

评论(12)
热度(57)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