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竹马] 玄野计的人生 第一夜

佛楼啊其实早就过了218(……但是我暗搓搓地拖到了今天

先试了试 @舞驾四郎 点的角色梗。

最近刚看完GANTZ漫画所以选了……玄野计X片山义太郎。

漫画真好看啊……

gantz的au,有私设。2000开始连载时玄野计15岁,完结的时候17,就当世界线在gantz里只到了2002。这是战后的2014。


=========================================


“名字,年龄和住址。”

生活安全课每天都要出现像他这样的未成年人,半夜在路上闲逛,穿着奇怪的衣服,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不愿归家。

高城已经到了换班的时间,另一个同事正在盘问三个暴走族的不良少女。如果这个少年还不愿意开口的话,他就必须等到他开口为止。今晚当护士的妻子在值夜班,他必须尽快去母亲家里将两个孩子接回家。

他又徒劳地问了一次同样的问题,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少年依旧保持着沉默。

他无奈地叹口气,坐在转椅上转了个圈。一个正巧经过生活安全课门口的年轻人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连忙叫住了他,“片山君!”

叫做片山的青年闻声转过头来,看见高城的脸,开心地笑了起来,“高城君,还没下班?”

片山是高城的同期,不像高城只是个生活安全课的普通警察,片山在刑侦课已经破了好多离奇的大案。说实话,一个会晕血的警察能作出这么多实迹,高城不得不承认三代刑警的家庭确实非同凡响。

“你觉得呢?”高城叹了口气,指指背后的少年,“那孩子一直不愿意说自己的名字,身上什么证件也没有,连手机也没一支。我根本走不掉。”

片山偏偏头,越过高城看了眼那个少年,“高城君你很着急回家吗?不如让我来吧。”

高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恨不得抱着他亲两口,“我得去接孩子,你真是帮我大忙了。我欠你一顿饭!”说完拿起外套和公文包跑走了。

片山对着他消失的方向苦笑一下,“婚后生活也是很辛苦啊。”

坐在那里的少年抬起头了看了他一眼,又垂下头不知在想什么。


之前那个警察回去了,换了个看起来像是笨蛋的家伙。被叫做片山的这个家伙的确是笨蛋。

“我也是连续工作了快36小时没有睡觉的人,如果一会儿我睡着了请叫醒我。”

你睡着了我肯定就跑了,玄野计在心里嘲笑道。

其实他穿着那身防护服,根本就不会被这样的小警察捉住。但是之前那个叫做高城的家伙太奸诈,竟然说如果他袭警他一定会调出便利店门口的监视录像然后抓住他。

如果这样的话,和多惠在一起生活的“那个他”,一定会被捉起来。也许他应该将计就计趁机取代了“那个他”的生活。

但是一想到多惠和作为全人类英雄的玄野抱在一起相拥而泣的样子,他还是做不出这样的选择。

在最后一战里意外被复活的他这么多年来都这样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活着,靠着防护衣的能力在那些主人暂时离开的房屋里住着,偷食着他们的残羹剩饭。

他时常想不如就这么死掉好了,只是他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

前阵子,“那个他”不知怎么找到了他,给了他一张银行卡,说让他好好活下去。

玄野计看着那张应该和他一模一样的脸现在也长出了细纹,还有衬衣下隐约可见的奶油肚子,他心里暗笑了一声,原来中二少年还是会变成大叔的。

是的,因为故障被复活的他,时间的痕迹并没有光顾他那张清秀的脸和他年轻的身体。

“那个他”和多惠一起,从十七岁到快三十的今天,一直生活在一起,有着他所没有的共同回忆。他看了“那个他”钱包里多惠抱着他们五岁女儿的照片,孩子眼睛像他,脸型像多惠,肉肉的很惹人喜爱。

他捏着照片哭了很久,“那个他”一直拍着他的肩膀,鼓励他,说好好活下去。

可是,没有可以被称为家的地方,他到底应该走向何处?又要为了什么活下去?


面前的警察一直打量着他的脸,突然恍然大悟地一拍掌,啪地一声将玄野计从回忆里唤醒。

“我知道为什么看你眼熟了!”警察咧着嘴在电脑上搜索玄野计三个字,“看!一模一样!这是你爸爸吧?”

玄野计低吼道:“不是!我就是玄野计!”

笨蛋警察哈哈哈地笑着,根本没把他说的话当回事,“玄野计都三十了诶,哪会是你这么个小孩子。”

“……反正说了你也不信。”玄野计又一次闭上了嘴。

警察无奈地挠挠头,“不好意思,我并不是怀疑你的意思。但是这个真是不太能让人信服,不是吗?”

玄野计从鼻子里发出嗤笑,“说了你就会信吗?”

警察笑得很傻,但他的眼神让玄野计想起加藤,那个死正直的家伙。他无措地交错转动着食指,一点都不像一个警察面对游荡青年的态度,“那你说说看。毕竟外星人都真实存在,说不定我真的信了呢?”

也许是想到了加藤,也可能是他一点都不像警察的原因,玄野计说出了他并没试图掩藏却依旧无人知晓的秘密。

“你知道Gantz吗?”


十多年前那场灾难发生时,片山也只是个胸无大志的高中生。那场险些将人类全灭的战争开始前刚巧片山全家去山里野营度假,没想到竟然躲过了这场全球性的大灾难,有惊无险。

那之后他从幸存下来的同学嘴里听说了很多,也看了网上转载的视频。

那些身着黑色紧身衣战斗的人,那些巨大又残暴的外星人,还有玄野计。

玄野计在他短暂的高中生活里是他心中真正的英雄。

随着日本的再建设,生活渐渐回到了日常轨道,那场战争,鲜血和牺牲都被人们淡忘,现在已经鲜少有人提起那个英勇的少年。

要不是前段时间胜利纪念日上有一段关于玄野计的采访,片山可能早已忘了他的脸。

而现在他面前这个确实和玄野计年轻时一模一样的少年告诉他,他是玄野计,也许该说是一个多余的玄野计。

这简直就像他闲暇时看的少年漫画的剧情一样。

玄野计在他面前使用了那件黑色防护服,效果确实和当年那群黑衣人使用的一样。

灾难过去后,所有的gantz都丧失了功能,无论科学家再怎么努力也再也无法复原出一样的黑球。所以那样的装备最终也变成了人们记忆里的东西。当初玄野计穿的那件防护服在海中过长时间浸泡而失去了能力,现在在国立灾难纪念博物馆里当做展品,片山也去看过。

这个少年现在身上穿着的这件衣服很好地证明了他玄野计的身份。

片山张大了嘴巴惊呼,“天呐,我是在做梦吧!”

玄野被他的蠢样逗笑,“我倒是希望你在做梦。”

听出他话里的悲伤,片山想到那个采访里玄野计幸福的家庭。他也希望能过上那样平淡幸福的生活吧,片山猜。

他的手不自觉地摸了摸玄野的头,虽然理智上知道这人和他年纪一般大,他还是忍不住把他当成弟弟对待,毕竟玄野的外表只有十七岁。

“你要不要跟我回家?”

“……如果你有奇怪的目的我一定会捏爆你的蛋。”

片山哭笑不得地看着他紧身衣上隆起的肌肉,“我喜欢的是软软的女孩子!”


玄野在跟警察回家的路上问了他的名字。只是问名字而已,这个单纯的家伙差点连家里有多少存款都告诉他。

片山义太郎,家中二子,还有个妹妹和一只经常离家出走的肥猫,未婚,晕血的刑警。

“我家没有多余的客房,因为妹妹也在家里住所以不能让你睡客厅,只能勉强你跟我挤一间屋子了。”

玄野摇摇头表示并不介意,他也有过这样的经历,虽然是和两个巨乳妹子。

片山家是栋不算大的独栋建筑,修建的时间应该也比较早。

看到玄野好奇的目光,片山一边在包里摸索着钥匙一边解释:“房子是过世的祖辈留下来的,在那年也受了不小损伤,但是我哥哥坚持维持当初的设计重建了它。算起来也是挺老的建筑了,希望你别嫌弃。”

玄野再次摇头,“除了多惠在的地方,什么样的房子对我都没有意义。”

片山记得那是玄野妻子的名字,他们相拥而泣的照片也还在博物馆入馆的长廊上。

“别太难过,”片山拍拍他的肩,“要不是我妹妹有男友了我一定把他嫁你。”

踏进片山家玄野就预感这会是感情很好的一家人,屋里的布置充满了生活感,打扫和整理也很用心。鞋柜上放着他们三兄妹的合影,笑起来很傻的只有片山义太郎一个。

片山轻手轻脚地走进客厅,压低声音叮嘱玄野,“今天太晚了,我哥和妹妹应该都睡着了,千万别吵醒了他们。”

见玄野点头他转过去走了几步,又突然转头补充到,“我先去放洗澡水,你在这里等我会儿。”

几分钟后片山带着一套干净的睡衣内裤和毛巾牙刷回来了。

“一会你就穿这套吧,都是我没用过的,刷牙可以用我的那个绿色杯子。”

是个意外很贴心的家伙。玄野接过这些东西,轻声道谢。

恰好浴室里想起放好水的提示音,片山带着他来到浴室,一一指出他专用的沐浴乳之类的东西的位置,“别用我妹妹的,她闻出来了会发狂!”

玄野笑着答应。

等他洗好澡,擦着头发走出浴室,片山竟然坐在沙发上抱着睡衣睡着了。

玄野凑到他耳旁叫醒他,看他还是一副迷迷糊糊搞不清状况的样子,只好扶着他的肩膀带他走到浴室里。

片山被扑面而来的水蒸气唤回了意识,赶紧先替玄野在地板上铺好了床,再匆匆忙忙地赶回浴室洗澡。

玄野觉得自己快被他蠢哭了。跟加藤不是一样的蠢法,但还是很蠢。

片山躺上床后很快便睡着了,呼吸声很轻,手捏着被子微张着嘴,看来睡得很香。


玄野很久没有这样和别人同处在一间房间里,毫无顾忌地闭上眼睛,他有些感慨。

如果顺利的话,他是不是也能再一次过上玄野计的生活呢。

梦里多惠还在他身边,REIKA还是那个可爱的万人迷偶像,铃木大叔和西都还活着,筋肉男参加了健志的毕业典礼……他知道这只是个梦。

他在梦中再一次哭了出来。

 

评论(31)
热度(49)
  1. -冲野四郎-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转载了此文字
    哇塞新cp啊!!≧∇≦关于片山的只看过片山X神乐的,原本以为是相二原来是二相啊。坐等后续(ง •̀_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