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竹马] 玄野计的人生 第二夜

日更的我又回来了!!

注意,玄野X片山

早期的玄野计我一直不太喜欢,直到多惠死了一次之后他才开窍,但是中二依旧是他的中心思想,只是后期中二得有人情味,而且有了团队和朋友对他的影响也很大。 多惠真是玄野计的救世主,幸好她运气好,不然玄野计也打不了最后一仗了(。

片山义太郎相比多惠好很多,虽然很多时候有点蠢蠢的,但是一直很乐观,希望他能顺利给活回去了的玄野中二洗脑(


=========================================


客厅里传来的声音唤醒了玄野计,他睁开眼发现片山已经不在床上了。

他换上防护服,将房门拉开了一条缝。

客厅里有两男一女三种声音,那个带着傻气和过分活力的声音是他唯一听过的。那么剩下的应该就是他昨天提到的兄长和妹妹。

“你在说什么?你这次不是带了只猫而是带了个男孩子回家?”女孩子的声音突然拔高了八度,“义哥你这个笨蛋!”

哥哥忧愁地提问:“原来义太郎你这么多年没有女朋友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你是‘那边的’吗……抱歉,哥哥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些年你一定过得很痛苦吧。”

义太郎无奈地哀嚎,“晴美,浩哥,不是这样的……”

孤立无援的义太郎看到玄野藏在门口的样子急忙喊出他的名字:“玄野救我!”

“玄野?”剩下两人发现这名字有些耳熟。

玄野计无奈地走出房间站在义太郎身边,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身上那件黑色紧身服。

“那是什么,当年护卫队的cosplay?”晴美一脸的不可置信,“义哥,你到底想干嘛?”

浩史也是一样的表情,“你对未成年下手了?还是这种play?义太郎我真的没想到,但是未成年,这是犯法啊!”

义太郎无力地把一半体重倚在玄野身上,“抱歉,我家人太奇怪了。”

玄野摇摇头,心道,看你那样也不能指望你家人是普通人了。

“总之先一起吃早饭吧,再耽误一会儿上班可就要迟到了。”浩史提议。

晴美气呼呼地叉着腰,“我可不给来路不明的家伙做饭吃。”

“好啦好啦,晴美,今天我休息,吃完之后再慢慢跟你讲。”义太郎推着和他一样高挑苗条的妹妹坐到餐桌旁。

玄野坐在义太郎对面,拿了片烤吐司和一杯牛奶,一边吃一边偷偷打量着这一家人。

用俗气点的话来说,三兄妹长得都很养眼,但类型却又各不相同,儒雅的大哥爽朗的二哥和棱角分明的妹妹。妹妹的五官虽说没有当年的reika那么可爱,但一双大长腿加分很多。

“看什么看!”晴美发现玄野乱飘的眼神,凶巴巴地瞪了过去。

玄野尴尬地埋下头,像要把盘子盯出个洞一样将眼神固定在一点上,不敢造次。这么多年了也毫无进步的他。

义太郎笑出了声,带着些骄傲地说:“晴美确实很好看啦,别吓着人家。”

晴美别过头,嘟嘟囔囔道:“义哥对人太好,一直这样可不行啊!”

浩史抬头一看钟,大叫不好,“我先走了。一会儿家庭会议就让晴美代替我做决定吧。”说完急急忙忙地跑出门。

晴美和义太郎挥手目送他,然后接着进行饭前的话题。

玄野选择了最简单明了的方式来解决了晴美的怀疑,不能否认,这其中也有一定想在漂亮姑娘面前显摆的因素。

晴美的眼睛瞪得比刚才还大,小声重复着“不会吧真的假的骗人真的假的”,估计还需要些时间来消化这个事实。


缓过神来的晴美勉强同意玄野住在他们家,义太郎让她陪着替玄野买些衣服。

玄野身材和片山家的人相比略显瘦小,义太郎想找件替换的外衣给他都不行,直到翻出浩史的高中校服。

玄野久违地穿上立领式的校服,看起来依旧还是那么合适,晴美不甘心地承认确实这家伙长得有些可爱。还有不会变老这一点真是,噢,讨厌死了。

晴美和哥哥一起站在服装店的货架前,为到底选哪个样式的外套而烦恼着。玄野把手插在兜里,靠着镜子看片山兄妹拿起一件件衣服讨论。两兄妹思考时双臂环抱在胸前的姿势一模一样,过一会儿又同时发出“唔~”的一声一起把头偏向了右边。玄野偷笑了一会儿想到了自己那个变成了吸血鬼最后被杀死的弟弟。

从小就不是感情很好的兄弟,因为自己的平凡或者是因为他太出色,父母眼里完全没有作为哥哥的计的存在。他受够了这个有还不如没有的家,所以高中就逃出来一个人生活。

他曾经以为弟弟,明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个哥哥有任何的感情。计从小就被他用蔑视的眼神看着,自卑和对于周围人的不信在弟弟出生之后就一直跟着他。他一直认为弟弟是自己厄运的源泉,但是他后来有些不懂了。他最讨厌的弟弟,把他当成垃圾看待的弟弟,因为告诉了自己这个毫无存在价值的哥哥吸血鬼要来袭击的消息而被杀死了。

在玄野家两兄弟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过像面前这对兄妹一样亲密无间的时刻。他从没羡慕过那些感情好的兄弟,但是在吸血鬼手里看到自己弟弟的头的时候,他才发现,也许在他不曾察觉到的地方他心里还是希望过,能像片山家兄妹一样和弟弟相亲相爱。

那个玄野似乎已经和家里父母关系恢复了一些,毕竟在那之后他的形象可是相当正面又光辉的。对着那样子的玄野计,父亲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吧。

晴美拿了几件T恤,义太郎选了几条裤子,两个高个子把玄野夹在中间送进了试衣间。

过了会儿义太郎悄悄弹了个头进来,眨巴眼问道:“怎么样?喜欢哪件?”

玄野转了一圈给他看,义太郎满意地不住点头,“不如都买了吧。”

晴美在外面听到,揪着他的耳朵把他拉开,“你那点工资还想买几件啊?工作这么多年也没多少存款真不知道你钱都花哪儿了!”

义太郎委屈得很,马上拉大哥下水,“我现在不是把银行卡都交给大哥了吗,都是他花的!”

玄野换回片山浩史的校服走出来,从兜里摸出一张卡,“我自己买。”

义太郎挠挠脸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嗯。”

回到片山家时玄野已经换上了全套的新衣新鞋,看起来像片山家突然出现的被宠坏了的弟弟。尽管衣服钱是自己出的奈何外表上吃了大亏。


夜里趁着玄野去浴室洗澡,片山三兄妹聚在一起开小会。

晴美还是对玄野呆在这里感到有些犹豫:“这一天相处下来感觉他人还不错,就是不怎么说话,我还是有点怕怕的。”

“他十多年都没怎么跟人说话吧,语言能力没退化就已经不错了。”浩史摸着下巴说到,“不过挺有意思的,玄野计在我们家住着这件事。而且让他跟着义太郎一起,至少能保证义太郎的安全嘛。”

义太郎皱皱眉头,“他又不是我跟班。我带他回来也只是想帮他把生活回到正轨而已。”

浩史不置可否地撇嘴,晴美接着劝义太郎:“但是他也没有身份证件,你打算怎么帮?”

“我会尽力想办法的,总之,”义太郎从沙发上站起来,猛地一握拳,“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一定会让玄野计幸福的。”

浩史和晴美抱着肚子笑了起来,“你要跟他结婚吗哈哈哈哈……”

“别把我当傻子看啊,喂,别笑了快帮我想想办法!”

“好啦好啦别生气,其实我觉得可以先……”

把内衣裤忘在卧室的玄野不小心听到了这段对话,心里有些别扭的开心,同时也让他反省起了这么多年自己为何没有试图让生活回到正轨上的原因。一个才认识的陌生人都愿意帮他想办法,而他本人却随波逐流地荒废了人生。

他没有像另一个玄野计一样获得美好的人生,都是因为他身边没有了多惠,让他觉得有生存价值的人。一定是这样,都是因为多惠。若是只有他一个人只能一事无成。

到头来,他还是和当年的那个畏畏缩缩愤世嫉俗庸碌又愚蠢的少年一模一样,毫无变化。毫无价值。


评论(10)
热度(31)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