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竹马] 玄野计的人生 第三夜

这么快入籍简直就像包办婚姻一样(不


========================


“石津,如果一个人没有户籍没有身份,要怎么做才能帮他入籍啊?”

“……不知道。”石津看着自己一点都不靠谱的前辈,也是自己女朋友的哥哥,“义哥你问这个干嘛?”

义太郎嘟着嘴支支吾吾好一会儿,还是决定对他保密,“总之就是有个朋友需要这方面帮助啦。”

“你不会是认识了什么危险的偷渡人口吧?!你是警察这需要报案的!”石津严肃地斥责这个不靠谱的家伙。

“不是的不是的,只是有点特殊原因造成的,”义太郎连连挥手,“我认识的人里除了部长就只有你最靠谱了。我哥嘴上一套一套的,你也知道他就是个废柴隐蔽中年根本没有用。”

“别这样说浩哥,至少最近他写了短篇推理发在了杂志上嘛。”石津还没进片山家门就已经开始站在浩史和晴美的统一战线,义太郎担心起将来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不过还好现在他有玄野计。

石津沉吟着想了会儿,“我觉得问生活安全课的比较好吧?”

“也是哦。”义太郎突然想到前天夜里他替高桥顶班的事,一拍手,“啊有了!”


高桥听了义太郎的请求,稍稍有些犹豫,“这不是有些危险吗?你确定这种人很靠谱?”

“我用人格保证!”义太郎双手合十高举头顶,“拜托了!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我倒是有办法,但是出事了你可别拉我下水啊。”要做的事情其实并不难,但是总归是不该做的,高桥心里很是担忧。

义太郎眨巴眨巴眼,“我一定会守口如瓶的。”

详细询问了玄野计的资料后高桥打了几个电话,又在电脑上倒腾了一会儿,打印出来几份文件,“我让相熟的孤儿院做了份假的资料,你拿着这份资料可以办理收养。不过你的条件可能有点悬,我记得你还有个兄长,让他去做吧。”

“真是——太感谢啦!”义太郎扑上去一个熊抱,“一会儿请你吃饭!”

“今天就算了吧,今天要庆祝我女儿钢琴考级成功,得早些回去。下次一定找我喝酒哦。”

“嗯!”义太郎笑着答应,露出一口白牙的笑让高桥心情也好了起来。

义太郎出了警局立刻给浩史打了个电话,“我们快让玄野入籍吧!”

“……你们才开始交往就要结婚了吗?”

“真是够了!浩哥,我在市政厅等你。快来!”说完就赶紧挂掉电话,义太郎对于兄长过于活跃的脑部活动实在是没有办法。

玄野也别叫到了市政厅,穿着那天两兄妹替他选的衣服。中午第一次吃了义太郎做的饭,虽然是从冰箱里取出的前一晚的剩饭,但是真的很好吃。

和多惠做的料理一样,有着温暖的力量。玄野稍微有点感动。所以被告知他会成为片山家的一员时,他并没有想象中的排斥。

入籍手续办好后义太郎开心地拿着那张纸傻笑,“从今天开始玄野计就是片山计了。”

玄野愣了愣,突然才意识到还有这样的一个改变。

“从玄野变成片山,感觉是不是土多了?”浩史打趣道,“不过今天开始要过普通人的生活了,这样也未尝不可吧。”

玄野想了想,认同地点头,“是啊,今天开始就是片山计了呢。”

他笑了笑,对着浩史和义太郎鞠了一躬,“为我做了这么多,真的是非常感谢。可能之后一段时间都会麻烦你们了。”

“意外的还是很坦率嘛。”浩史拍拍他的肩,“嘛,也别太介意,靠房租的收入多养两三个都完全没问题的。”

义太郎跟着点点头说:“还有,都是片山了的话, 再叫你玄野感觉有点怪怪的。直接叫你‘计’可以吗?”

“好。”片山计回答道。


反正他一直都是这么随波逐流的人,反正这样的生活也没有什么损失,反正他再也不能作为玄野计正常的活下去。

不如就成为别人吧。


晚上回家后,晴美拿着一大包东西递给计。

“玄,不,计。我今天去又给你买了些日常用品,不过家里暂时收不出来空房间,你还得和义哥一起多睡几天。”

“我不介意,谢谢。”

“嘛,义哥是有些容易轻信别人。所以,我就直说了,我并不太放心你这家伙,如果你要是对义哥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一定会要你好看。”晴美双手抱胸,哼了一声,“接下来的日子我和浩哥会好好监视你的。”

计揉了揉脸,“好歹我也活了这么多年了,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我也不会做的。”

“能说到做到才好。”说完晴美长发一甩潇洒地坐回沙发上。

“晴美你要态度好点啊,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义太郎拿着炒菜用的木铲从厨房里挥舞着抗议。

浩史应和道:“是啊,不过计到底算是晴美的弟弟还是哥哥啊?”

计掐着手指一算自己的年龄,“我应该比义太郎稍微小一些,但是怎么算也是晴美的哥哥啊。”

基笑得一脸奸诈,转过头对瞪着他的晴美说:“以后要叫我计哥哟。”

晴美气得跺脚,只好逮着石津的胳膊一阵乱掐。

“好了好了,快来帮我把菜端上桌。”义太郎招呼着这一大家子人,“不过计看起来最小,至少在外面还是当成弟弟比较好吧?”

“而且那张脸对着晴美叫妹妹看起来也太违和了。”石津附和着,“那种画面我想都不敢想!”

“登记成十八岁但是看起来更像国中三年级的学生呢。”浩史摸了摸计的头顶,“真好啊,年轻的肉体。”

“浩哥感觉像变态……”晴美嫌弃地替计赶开自家大哥的手,“他也不想一直这样吧。现在还好,以后怎么办?”


晚餐后,浩史将片山家的定番——事件整理小黑板推了出来。

“关于曾经的玄野计,现在片山计将来的定位以及可能性的讨论会议,现在开始。”严肃地念完这个长长的标题,浩史首先提出了一点。

“虽然这一辈已经有义太郎,以后说不定还要多一个石津,但是再多一个警察也不错。让计参加警官适任考试如何?”

大家都发出了“哦——”的感叹声,然后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向计。

计犹豫着点点头,“我会考虑的。”

义太郎举手:“我有想法!当警察太累了还是让计开花店吧!”

“义哥到现在都还在说那种话!”

“不是说好要好好当刑警吗?”

“我是这么想的啊,但是你们不能勉强计也当警察啊。”义太郎转头对着计苦口婆心地说,“真的很累的。”

石津也满面悲苦地点头,然后提议到:“可以读料理学校,或者这类型的短期培训课。”

晴美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难得长得那么可爱,不如投简历去JOHNNY'S?”

“十八岁晚了点吧?”

“娱乐圈也不好混,就算万一混出头了以后也会很麻烦的,毕竟是假身份啊。”

“那,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义太郎问他。

没有梦想,也没有追求。这样的话在片山家人面前太难说出口。再一次意识到自己前半生一直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过一天是一天地混日子。如果不是那场浩劫,既不会有他这个多出来的玄野计,原本的玄野计也只会是芸芸众生里最平凡不过的一个。每天只知道怨天尤人,毫无追求毫无建树。但是现在玄野计有一个温馨的家庭,每天开心又积极地活着。

只有他,像是只带着缺点的复制品一样,是被世界所不需要的,连他自己都放弃了自己。

这样的他被片山义太郎用那双带着憧憬的大眼睛望着,搜肠刮肚拼了命地想找到一个不会让对方感到失望的回答。

并不是因为他像加藤或是怎么样,只是单纯地不想让这个无条件地信任他的人不会对他失望而已。

这是多惠和GANTZ教会他的事情,对这个世界的感激和爱他想再从这个人身上感受一次。

想变回普通。


“我啊,想成为英雄。”


评论(5)
热度(37)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