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他和他的猫 part.28

发现大野智并没待在休息室里后,中村甚至不用想也知道那家伙是跑到松本润那里去了,敲开门之后竟然不是粉红反而有些紧绷的气氛让他不禁开口问到:“怎么了?”

松本润含冤带恨的眼神让中村猜到了起因。

“大野这是吃醋了?比平时更没精神了。”中村忍着笑问。

大野智抬起头看了一眼他,说:“累了,我们快回家吧?”

“好好好,我先去开车,你们在停车场电视台后门等我。”

中村走后松本润牵起大野智的手往外走,打开门的瞬间大野智轻轻将他的手拨开。

松本润望着自己被丢开的手发愣,大野智移开视线,说:“被人看到了不好。”

松本润郁闷地点点头,迈开了步子走得很快,大野智一会儿便被甩在他身后。

见他们俩之间隔着老远的距离站着等他出现,中村为今早一时兴起的恶作剧感到后悔。但很快又安慰自己说他们总会需要迈过这道坎的。

在车上两人也一直无话,一个假装成睡着的样子,另一个埋头玩着手机,虽然中村不是多话的人,可这样不自然的沉默让他坐立不安,缓和气氛的笑话也讲不出。原本就够长的车程,因为这样度秒如年的气氛,让中村产生了一种开不到头的错觉。

“终于到了……”远远看到松本润住的那栋楼的时候,中村总算松了口气,表情变得轻松起来。踩紧了油门只想赶紧把这两个低气压生产器送回家。


被中村丢在公寓门口的一人一猫没有看对方一眼,保持着沉默进了电梯,松本润习惯性地替大野智挡住了门。 他有些尴尬,为自己本能的反应感到不齿却又不好这时候收回手来,于是低头看着地面。

大野智踌躇了两秒还是进了电梯,用根本不想被察觉到的音量说了句谢谢,抬头凝视着不断跳动的楼层提示,在电梯门打开一条允许他通过的缝时就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大野智对他避如蛇蝎的举动,让松本润觉得有些委屈。冷战本来就不是他的长项,想说的话总是不禁意地就会说出口,这一个半小时的沉默对他来说已经是极限。

于是他在大野智准备将自己关进画室前捉住了他的手。

“智。”松本润伸出手臂将他困住,不给他机会跑走,“我们好好谈谈行吗?”

大野智一缩脖子,“也没什么需要谈的……”

“有!”松本润大声说,“我跟她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你要介意到什么时候?”

“我也不知道……”大野智埋着头嘟囔,“胸口闷闷的,不想和你说话。”

“虽然我挺高兴你这么吃醋,”松本润抬手抚过大野智柔软的脸颊,“但是别把我放在一边这么久不和我说话好吗?”

“……润还记得的吧,我来你身边是来替你报恩的。”

“嗯,难道现在不算吗?”

大野智瘪嘴,不甘地说到:“润难道连仙鹤报恩的故事都没听过吗,我连饭都没给你做过,更别说别的了……”

松本润笑出了声,“我也没指望过。”

“所以我在想,如果……”大野智闭上眼睛皱紧了眉头,“如果,你要是遇到了喜欢的人,我就帮你……”

意料之外的回答让松本润火气瞬间冲了上来,一拳头砸在大野智身后的门板上,“开什么玩笑!你把我当什么了!”

“……但是……我做不到才难过啊!”大野智张嘴吼了一声之后变回瘦小的灰猫,蹭蹭两下钻进了沙发底下,瞪着一双蓝眼睛看了两眼愣在当场的松本润转过身去用屁股对着他。

松本润回味了一会儿大野智话里的意思,想着想着嘴角又挂上了笑意。蹲在沙发边上好声好气地哄那只猫。

“ねえ,智,出来吧。”“喵!!”

“我看到你的尾巴尖儿了。”“喵喵!!”

“快让我抱抱你。”“咪……喵!”

“下次我不跟她说话了。”“咪呜!”

“你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咪咪咪喵!”

“……我不会喜欢上别人的,我就喜欢你。快出来让我抱抱。”

灰猫探出个半脑袋,湿漉漉的鼻尖顶在松本润的指尖蹭了蹭,松本润温柔地替他顺毛,“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也会很受伤的。”

大野智跳上他的膝头,伸出爪子搂住了他的手臂,软绵绵地叫了一声。

“快变回人再说话,我可听不懂你在讲什么。”松本润两只手指捏住灰猫的嘴,轻轻晃了晃,“再说,这样子,可没办法亲你了。”


突然变回人身的大野智,压在毫无准备的松本润身上。松本润往后倒下去,没来得及伸手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一头撞在了矮桌旁,大野智的头搁在他胸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跟你发情那次很像呢。”松本润抬手摸了摸后脑勺,感觉像是肿了个大包,“好怀念。”

大野智低头在他胸前舔了舔,过了会儿说到,“润果然有股很好闻的味道。”

“香水吧。”松本润想赶开那颗毛茸茸弄得他发痒的脑袋,“快让我起来。”

“不让,”大野智往上蹭了点,和松本润脸对着脸打了个啵,“最近润又开始抽烟了,没有以前香了。”

松本润被他磨蹭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年底工作忙,你也知道。喂,我背很痛的。”

“接下来两周润都会很忙对吧?”

大野智见松本润点点头,一脸无辜地提议:“今天一次做了到元旦的份吧!”

“这可不行,明天我早上还要去片场的。”松本润手忙脚乱地阻止大野智妄图扒下他裤子的手,“已经这么晚了,你给我忍两天。”

“那一次就好。”大野智凑在他面前用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他,“今天润说喜欢我,嘿嘿,所以特别想做。”

说完还用光溜溜的下身摩挲着松本润半褪的裤子里沉睡着的分身。

“呐,做嘛?”

“等我变老了,你还会这么问吗?”松本润放任他褪去自己的裤子马甲和衬衣,抬手用手梳理着他蓬松的头发。

“嗯,我要一直问到润不想要我为止。”大野智咬住他的手指,直到留下痕迹,“一直一直一直问。”

“笨猫。”


===========================


我不客气地拉灯了。

因为主催大大说我和小黄文丧心病狂地写了太多。字数加起来估计得有15W了,再多本子就贵翻天了……

所以,其实我是想顺便问问如果出本有人想收一本做个纪念吗(……

因为比较厚可能价格有点小贵,大家顺便说下能接受的心理价位吧……

非常感谢!!

评论(16)
热度(58)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