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他和他的猫 part.29

看着看着就要完结了……

争取在整数的时候完结(


==================



在中村觉得大野智的人和画在媒体上的宣传足够多了后,决定放他一个长假,意思就是让他好好画画。所以在松本润忙得脚不沾地的年末,大野智天天过着睡到自然醒的好日子。

元旦开始松本润有将近一周的假期,所以在元日凌晨约上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一起到附近的神社参拜。

尽管过了午夜,走向神社的人还是很多,和他们擦肩而过的大都是去参拜的一家人或者和他们一样的几个年轻人成群结队朝着一个方向走着。相叶兴致勃勃地和大野智小声议论着穿着漂亮和服的姑娘,二宫打着呵欠在手机上玩着卡牌游戏,松本润打了几个喷嚏心想那些穿着薄丝袜的姑娘们都不冷吗?

大野智听见他吸鼻涕的声音,把自己烘得暖暖的围巾解了下来,担心地问:“感冒还没好吗?”

松本润略略蹲下一点方便大野智替他围上围巾,红着脸点点头,吸吸鼻子小声抱怨:“还不都怪你,那天暖气还没开你就在客厅把我扒光了。”

“……好吧,我的错。”大野智想了想又脱下自己的手套,“明明在感冒干嘛不多穿点。”

松本润不好意思地清清嗓子,为了看起来帅一些总是需要做点牺牲的,再者他也是在背心贴上暖宝宝作为保暖措施的。

也许是围巾和毡帽挡住了松本润引人注目的浓颜,就算混在慢慢朝赛钱箱靠近的队伍里也没有被人认出来,倒是相叶显得特别出挑,在他嘻嘻哈哈看着小姑娘的时候也被小姑娘们打量着。二宫不满地握紧了他的手,相叶什么都没想自然地和他十指交握起来。

二宫得意地冲着那个一直偷瞄着相叶的女孩子斜着看了一眼,对方愣了两秒不知道为什么眼睛更亮了。反倒感到有些尴尬的二宫想要松开却又挣不开相叶的手,咂了咂舌硬是将半张脸缩进领子里躲了起来。

回家的路上大野智好奇地问松本润许了什么愿,松本润擦擦鼻涕没回答,“说出来就不灵了。”

大野智软乎乎地笑了,信心满满地说:“肯定跟我许的一样。”

松本润低头在他被风吹得冰凉的耳垂上亲了一口,握着他的手揣进自己的兜里说,“是的话就好了。”


第二天一早大野智便开开心心爬起床来到画室,换上满是颜料的工作服后发现自己昨天把手机忘在工作服的兜里了。

拿起来一看吓了一跳,一溜中村的未接来电,他赶紧打了回去。

“你可算醒了!松润呢?”中村声音很是焦急,“他手机竟然关机!”

大野智想起松本润昨天回家后洗了个澡就睡了,估计忘了给手机充电,“我现在去叫他。”

“嗯,好,”中村顿了顿,“你现在没出门吧?”

大野智往卧室走去,“没,怎么了?”

“下面估计一堆记者,千万别被拍到了,我会让别人来送吃的和别的你们需要的东西的。这几天你们估计都需要辛苦些了。”

大野智一头雾水地把松本润从被窝里挖出来,“润,中村桑打过来的电话。”

松本润睡眼惺忪的样子特别可爱,大野智忍不住亲了他两口,让他发出黏哒哒的声音,中村在电话里怒吼:“就是这么秀恩爱才会出事的你们还不快给我快点听电话!!”

松本润接过电话,中村呸啦呸啦说了半天,松本润叹了口气点点头,“我知道了,我先跟公司联系。”

挂断电话大野智问发生了什么,松本润打开电脑点开了新闻,果然头条就是他们俩的名字。

大野智在他身后看到配图的时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那是昨天他们去参拜时一路被偷拍的照片,从参拜到回家路上的亲吻连着很多张,大野智一边觉得有些愤怒,一边庆幸这些人没把二宫和相叶的照片放出来。

松本润在一旁和经纪人打电话,声音沉了几度,处在快要发怒的边缘。大野智贴着他坐下,靠在他肩上,无声地安抚着他的情绪。

在这之后松本润的好友也挨着慰问他,其中也不乏有几个确认了一会儿新闻的真实性之后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支支吾吾地说了句“保重”之后就赶紧挂了电话的家伙。

松本润对这样的电话也只能自嘲地笑了笑,对上大野智有些担心的眼睛反倒摸了摸他的头以示安慰。

“没问题的。”

大野智点点头,突然狡黠一笑,“反正我会法术,我们干脆偷偷溜出去玩吧?”


在记者会前,松本润回味着大野智牵着他的手隐身从记者面前跑走的镜头。

拜托二宫将他俩送去了大野智修炼的那座山上,牵着手在森林里散着步,不知是不是大野智的法术,他走了那么久都不觉得累。

大野智带他看了当年大野智的小小洞府。闲置了好几年的草庐却没有一丝灰尘,只是空荡荡的没几件家具,大野智四下望了一圈,突然从怀里摸出两人刚遇见不久时他央着松本润买的写真集,手一挥变出个书柜把它放了上去。

“……”大野智挠挠脸,带着腼腆地提议,“虽然挺简陋的,但是打理打理还是能住的舒服的。”

松本润不太拿捏得准他的意思。

“二宫说现在山里也有WIFI和电话信号了,电气和排水管道也有,所以也不用太担心以后的问题。”大野智清清嗓子。

“我知道,在人间我们这样的关系肯定会给你的工作和生活带来很大的麻烦。所以,要是润愿意的话,就嫁到我家来吧,我会负责养好润的。”

大野智说的很是认真,松本润也认真地害羞了起来。想了很久他给出了答案。

“不要说蠢话了,现在逃走了的话,不就认输了吗?”

松本润面对着记者讲出了后半句话。

“我和大野智相爱,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错。”

演员松本润和画家大野智的恋爱一时成为各种媒体节目讨论的中心话题,各路的名人艺人评论员都表达了不少意见。松本润对于反面意见以及网络上的炎上毫不意外,只是尽量不让大野智看到那些东西。

而让他和大野智都没想到的是,那位让大野智十分介怀的美人演员,在参加节目的时候被问到曾经和她合作过的松本润的恋爱新闻,她给出的答案。

“我觉得嘛……我赞成松本桑的话,他和大野桑相爱这件事,是件很好的事。感受到爱和付出爱,不是很幸福吗?”她看起来笑得很开心,“换我是不会有这种勇气和担当的,松本桑真的变成了一位出色的男士了。”

“润的眼光不错,”大野智没来由地有些愧疚,“她是个好女人。”

松本润闭上嘴紧紧抱住了他。



评论(8)
热度(60)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