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竹马] 猫番外 请问你吃月亮吗 (一)

总算憋了半篇竹马番外出来了……

以及wb上那个照片上爱拔拔的肌肉真是让我忍不住脱裤(


===================


二宫和也在他的引导人身边呆了十五年。从他成功化形开始一直到引导人去世。在这十五年中他一直安分地装作一只普通的柴犬,在他以为自己总算可以自由时才发现,他还不能离开,因为引导人临死前才说了让他报恩的条件。

“我去年出生的孙子,你还记得吧,nino。”二宫在老人的身上几乎感觉不到生命的气息,连呼吸都很辛苦,“那孩子,身上有不好的东西,你也发现了吧。”

二宫和也点点头。老人的儿子住在城里,老人只在今年孙子生日那天带着二宫进城见过他一面。

那是个灵力很强的孩子,出生时肩上带着一片胎记。二宫觉得那就像皎洁的满亮上淡淡的影子一样。

老人和二宫都注意到了他与众不同的地方。

“我很犹豫是不是该拜托你,”老人抱歉地拍了拍他的手,“如果不是这件事,你很快就能自由地回到山里了。但是除了拜托你,我也想不到别的办法。”

他抬起颤巍巍的手握住二宫十五年来全无变化的手,“救救那孩子吧。”

“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老人闭上眼,“可我不能这样死掉……所以,kazu,救救雅纪。”

第二天老子便去了天国,留下一封遗书和一只柴犬给儿子。


二宫知道那片胎记是妖魔附身的痕迹,但是强行将它除去对于还是个婴儿的相叶雅纪来说太过于危险。附身的妖怪暂时没有作怪的意图,他便决定先观望几年。

妖怪没有动静,他也懒得出手,开开心心地当一只吃白饭的柴犬,陪天性乐观开朗的雅纪玩乐,以及保证他的安全。一眨眼又是十三年过去了。

二宫觉得自己还挺喜欢这个小孩子,大大咧咧的地方也有,贴心温柔的地方也有,和他那个已经过世的引导人性格有些相似,不愧是爷孙。

相叶雅纪见过一次他的人形。

在他十岁的时候,期末考试完轰轰烈烈地生了一场病。不巧家里大人都出了门,浑身发烫的他一个人躺在床上哼哼唧唧。二宫久违地变作人形,像从前相叶妈妈照顾相叶弟弟一样,替雅纪降温,擦汗。

本以为烧得头晕脑胀的小孩子不会注意到是谁在照顾他,但意外的他在好转之后抱着变回柴犬的二宫,疑惑着:“今天白天在照顾我的大哥哥是谁啊?”

等到雅纪十三岁,已经快比二宫人形时候高了。开始有点小大人的表情,在学校里也开始受欢迎起来。

二宫看着他第一次牵着女孩子的手,红着脸在路口依依惜别的样子,也有种家长的复杂心情。

而相叶雅纪在看到蹲在门口偷看的柴犬,捂着红透的脸蹲在他旁边,小声说:“刚才看到的可别告诉我爸妈哦?NINO。”

柴犬汪了一声,舔了他一脸口水。


平和的日子过了太久,二宫已经快忘了相叶身上还有那么一个潜伏着的威胁。

等他发现相叶的身体开始虚弱时,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那只可恶的妖怪已经开始侵蚀相叶的精神。

因为疏忽大意发生了这样的事,二宫别无选择只能趁着事态没有进一步恶化尽早将它除掉。

在一个月亮洒满小院的夜晚,二宫跑进相叶的房间,看到那只丑陋的妖怪正在吸取相叶的灵力,一点点地从透明变作实体。

“在我地盘里还这么猖狂。”二宫威胁着冲着它露出的犬齿,在妖怪准备跑回相叶身体的时候扑上去将它一口咬死吞了下去。

勉强吞下那只妖怪,体内两股妖气交战不休,身体的痛苦让他不禁叫了出声。

没想到差点为了这个小屁孩就快没命了。柴犬二宫还没有偷偷地把上个月相叶家新买的游戏打通关,他不甘心。

“Nino?”相叶雅纪听到陪他长大的柴犬在床边呜咽的声音醒来,打开台灯发现他倒在床边痛哭地翻滚着。

在他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叫醒爸爸送Nino去医院的时候,柴犬的身体产生了异变,竟然慢慢化作了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少年。

因为有灵力也遇过不少次灵异事件的相叶雅纪非常不善于应付这种事件,好在他灵光一闪,发现了这是几年前那位曾经照顾过生病的他的大哥哥。或许该说犬妖?

差点脱口而出的尖叫也瞬间消失无踪,相叶雅纪担心地将二宫和也扶上床,“Nino,该怎么办……”

没法叫大人也没法将他送去医院,相叶雅纪在房间里着急地打转。

在他焦急无措的时候,二宫和也稍稍清醒了些,轻轻地叫了他的名字。

“雅纪。”

意外的,他并不觉得这声音陌生,反而有种让他平静下来的力量。

“过来。”二宫想到了一个能拯救自己还能永绝后患的方法,但他没有力气也没有那丝从容来给讲解给相叶雅纪听。

好在相叶雅纪听到他这么说就乖乖地凑到他身边,一脸关切地低头看着他。

二宫冲着他虚弱地笑笑,然后一口咬住了他肩上裸露的胎记。


二宫和也借着相叶雅纪体内的灵力强行束缚住那只妖怪,变回原形沉沉地睡了两天。

相叶妈妈开始有些担心起来这只柴犬的身体,“Nino跟着你爷爷也有好些年,算起来年纪也很大了……会不会熬不过去了?”

小少年雅纪抱着身体滚烫的柴犬在自己的床上,生怕他真的就这么没了。

但其实二宫只是幸福地将那只妖怪给消化掉而已,在这同时也将相叶的灵力和他的妖力混在了一起。

在他苏醒后,那位很能吃的事务官第二次找上了门。

相叶雅纪放学回家打开自己房门,一位西装革履的青年和柴犬Nino坐在他的矮桌旁,一起吃着桂花楼的大肉包。

樱井翔自我介绍完毕,二宫也将自己的全名告诉了相叶。

樱井翔震惊了:“你在他家住了十多年,还没说过话?”

二宫点点头:“我在负责地饰演一只普通的狗。”然后转向相叶,“以后记得要叫我Ninoさん。”

相叶雅纪一脸不情愿地别过头假装没听见后一句,然后礼貌地询问:“樱井桑又是为了什么突然造访呢?”

“我今天是特地为了帮二宫君渡过难关而来。”

“瞎扯,明明是为了业绩。”

“总之那个妖怪的事情以后不用担心了,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二宫君你吞掉了相叶的灵力,事情就变得比较麻烦了。”

相叶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问:“我有灵力的吗?”

二宫点点头,“有过。现在都被我吃了。”

相叶沮丧地垂下头,二宫连忙解释道:“你从小就因为那灵力招了多少小妖怪你知道吗,不是我你早都死透了。吃掉是为了永绝后患!”

樱井点头,“不过因为这家伙吃掉你的灵力,组织上决定让他留在你身边直到十八岁为止。当然这期间你不能对任何人泄露他的存在。”

相叶点点头,接着问到:“等我十八岁了呢?”

“他会离开这里,因为他已经完成了你爷爷的遗愿。”樱井理所当然的口气让相叶难过起来。

Nino对他来说不仅仅是宠物,虽然从来没有语言上的交流,但Nino总在他难过或者开心的时候配着他。连第一次玩棒球接发球都是和叼着棒球手套的Nino一起玩的。

说起来很奇怪,尽管并不知道Nino是只不普通的柴犬,可他很早之前就在心里将他当做玩伴,朋友,也像亲人。

只有十三岁的他想不出理由阻拦Nino离开,张着嘴“我我我”磕磕巴巴半天,最终哭了出来。


评论(8)
热度(58)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