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竹马] 猫番外 请问你吃月亮吗(二)

竟然还没日起来,这简直不像我……希望下章能结束

本子的印量调查已经50+了!开森!

谢谢大家QAQ

http://vote.weibo.com/vid=2768084 然后再放一次(你好烦


大概第一次会写2X,大家觉得怎么办了爱拔拔比较好XD

=====================


惹哭了小孩子的樱井先生被二宫赶了出去。

“别哭了。”二宫搂住相叶的肩膀,再次感受到青春期的男孩子长得好快,靠在他肩上的小少年的脖颈绷出的线条已经开始褪去稚气,“国中生哭得跟幼儿园似的,真丢人。”

“因为……”相叶抽抽噎噎好一会儿嘴里也蹦不出个整词,只顾着搂着二宫的腰呜呜呜地哭,直到发泄够了反过来将比他还要高出一些的二宫抱在怀里,“Nino别走……”

“还有五年呢。”作为宠物的二宫也是经常被相叶家的人们抱在怀里,但处在人类形态被抱住,还是第一次,有些别扭可又舍不得挣开。

“五年太短了。”相叶在心里算了算,想想五年前的自己,更觉得时间不够。

“反正我也只是狗啦。”二宫说完变回犬身,抖抖耳朵。

相叶捧起柴犬毛绒绒的头,和他蹭了蹭脸颊。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二宫却有些不自在。用人类的形态交流了过后,再被当作宠物一样对待,二宫心情很复杂。

相叶捏着他那对肉呼呼的尖耳朵,手法娴熟地像以往一样挠得二宫伸长了脖子眯起眼睛满意地靠在他身上。

“Nino才不单单是只狗呢,”相叶搂着他躺下来,二宫惬意地将头枕在少年纤细光滑的小臂上,“不如来当相叶家的儿子吧,这样你就走不掉了。”

柴犬嗷呜一声,用相叶听不懂的语言,骂他笨蛋。


在这之后每逢周末和节假日相叶雅纪就会告诉爸妈自己要和学校的前辈一起在河边打棒球,带着Nino在公园的厕所里让他变成高中生的模样。

自从在游戏中心和二宫对战铁拳十战十败之后相叶再也不跟他一起打游戏了,河边没有球赛的时候,两个人就去漫画喫茶店坐一下午,二宫已经看了第三遍《超智游戏》,做梦都想变成那样狡黠帅气的投手,但是不得不承认相叶比他更适合当投手,反正一般论里智囊都是捕手。

“今天去哪里玩?”十七岁的相叶已经比二宫高了半个头,手长脚长比例十分好看,和二宫背靠背坐着用NDS对战途中问道,“啊啊啊救我救我要掉下去了!”

“八嘎,”二宫淡定地看着绿色的路易掉下去,抢走了属于相叶的耀西,“不过,相叶氏,你该过得更像高中生一点吧?隔壁一脸痘痘的龙二可都出门和女朋友约会了。”

相叶沉默了一会儿,“……没必要。”

二宫转过身一脸戏谑地问:“别告诉我你们学校没人给你告白啊?初中的时候不是很受欢迎的吗?”

相叶被他羞得耳根通红,“告白有是有,但是没时间交女朋友……”

“你这家伙,社团也没参加,学习又不忙,天天跟我混在一起还说没时间交女友,骗谁啊?”

相叶合上游戏机,沮丧地垂下头,那样子比二宫更像只狗,“因为再过几个月,我就十八岁了啊。”

二宫咂了咂舌,他本想安安生生地陪相叶过完这最后几个月,没想到这家伙这么早便开始介意了。

“你都快十八岁了,还说这种没出息的话。”二宫用指节敲他的头,“到时候你要是觉得太难过,我可以拜托樱井帮你消除记忆。那样就……”

“不!”相叶气冲冲地打断他,“真是的,Nino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一样。和我分开你就这么高兴吗?”

“没有那种事。”二宫挥挥手,“快把机子打开,马上就要通关了。”

相叶皱着眉头把每个蘑菇和乌龟都当成二宫统统踩了一遍,还借着乌龟的壳把二宫从他那里抢走的耀西给打飞,“哈哈报应!”

二宫看着自己远去的耀西,恼羞成怒地把掌机丢在一旁:“不玩了。”

“不玩就不玩。”相叶说完丢开游戏机昂首阔步地走出家门。


相叶满肚子闹骚想找人倾诉,踢着路边的小石子,不知不觉便来到往常和二宫一起玩耍的河岸边。

河边的中学生在桥墩下踢着足球,在河边练习棒球的小伙伴们似乎都不在,相叶失望地蹲坐在防堤岸上,长长地叹气。

突然有人在身后叫他名字,“怎么就你一个人,Nino呢?”

相叶往后一看,是他那个白得发光的好友,横山裕。

“嗯。你呢?今天不去补习班?”

“今天只有一节课。最近你们俩是不是老吵架?”横山坐到他身旁,从书包里摸出一盒POCKEY,“吃点甜的,会开心些。”

相叶拿了一根叼在嘴里,“哪有老吵架。”

“比起前两年根本就是夫妻倦怠期的样子。”横山嘿嘿嘿地笑着吐槽。

“什么烂比喻啊,”相叶捧着脸对横山抱怨,“你觉得那家伙是不是不怎么重视我?”

“哈?!”横山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你问的什么问题好恶心……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之前被你拒绝的姑娘都偷偷跑来问我你是不是和二宫在交往了。还有你是从哪里觉得那家伙不在乎你了?”

“她们想象力也太丰富了。”相叶按住太阳穴,苦恼着,“他明明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了,但看起来却完全不在意,我那么紧张看起来就跟笨蛋一样……”

横山用鼻子哼了好大一声,“本来就是笨蛋。不过,Nino要搬家?”

“差不多吧,反正要离开这里。也许就见不到了。”

“出国?那也能发电邮啊?”

“不管怎样,要分别了那家伙一点都不伤感难道不是很不正常么!”相叶怒吼着掰断了三根POCKEY。

“嘛,是有点。那家伙平时也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说不定是不擅长表达,别扭?”横山摸着下巴寻找合适的词语,“闷骚?傲娇?”

“……哪个都无所谓吧!”再次叹气起来,相叶抱住膝盖蜷成一团,“他就不难过吗?”

“要我说,你果然还是跟他在交往吧……”横山拍拍他的肩膀,“如果是真的,我也不会觉得惊讶的。祝福你们,真的。”

相叶嫌弃地推开他的手,“能说点有建设性的话吗!”

“所以说,你跟他直说怎样?”横山收回手托起下巴,“说不定有意外收获呢。”

“有就好了。”相叶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走,我们去棒球打击场玩吧?输了的请客。”

“好!不是我吹,最近我状态可好了!”


二宫变回柴犬在家门口打转,天都黑了那小子还没回家。

从相叶十七岁之后开始频繁地担忧起来,不时表现出的不安在二宫看来很是可爱。有时候有些可爱过头了。

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家伙,一天天长大,从肉呼呼满地爬一不开心就嚎啕大哭的小婴儿,变成了现在这个长腿纤腰的少年。那双几乎看不见眼白的眼睛总是轻易地出卖主人的心思,而在最近,那双眼睛看向他时,不舍的情绪像洪水一样快将他溺死。

二宫犬趴在门口,嘴巴搁在在铁门的缝隙里,半睡半醒地等待相叶的脚步声在街口响起。

从什么时候起,等待的时间变得这么漫长又难耐了呢?

相叶当他是个特殊的好友,可二宫心里对他的定位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化了。明知不妙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想到相叶爷爷的话,老人活的时间远不比他长久,在不经意间还会露出老顽童的样子,却时常摸着他的头,像人生的前辈一样语重心长地对他讲:“Kazu啊,早晚你会遇到一个让你想变成人类的人的。”

那时候他只是在心里嘲笑他,现在他才知道这个老家伙说的也不算错。

如果他只是个普通的人类,也许他还会有勇气留下来。

柴犬打了个哈欠,发出像叹息一样的呜咽。



评论(4)
热度(57)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