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竹马] 猫番外 请问你吃月亮吗 (三)

我决定还是不要和谐了,还是就这么纯情地结束吧……

竹马在我心里就是如此纯洁美好(捧心

所以题目这个本来要用在不纯洁的地方的梗也就这么消散在了风中……

我还是好好地滚去写长末这对黄暴西皮吧(x


===================================

赶在晚饭前回家的相叶没再提起之前的话题,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偷偷拿了两块炸鸡块放进二宫的食盆里。

这是求和的信号。

二宫舔掉嘴边的油,决定还是大人不记小人过。最后的几个月,他打算拿出年长者该有的样子,温柔又从容。至少在离开后能让相叶对他留下一个高分印象。

另一边,已经放弃了升学打算帮忙打理家里中华料理店的相叶,将自己充裕的空闲时间都拿来思考怎样留住二宫。

怀着各自的心思,维持着表面的平静,看着时间一点点推移到圣诞。

相叶很早便跟家里报告说今年圣诞他想在外面和朋友一起吃晚饭,庆生的事延迟到第二天。本以为还要多找些借口,没想到不仅爸妈,连弟弟都很开心地恭喜他终于有了女朋友。

懒得解释更多的相叶顺着他们的想象编了个要约会的谎话。

“尼桑,第一次约会加油哟。”可爱的弟弟在这种时候也跟着揶揄起人来。

“才不是第一次。”相叶反驳,平时和二宫在棒球场之外的活动,如果对象换成女孩子,勉强也算是约会。

圣诞节,就是和他的最后一次“约会”了。


圣诞节这天不巧下起了雨夹雪,阴冷的天气让刻意打扮却忽略了温度的相叶在约定好的地点冻得直跺脚。早早地便换上自己觉得最帅气的那身衣服,也许是因为紧张,忘了带上围巾,只能把脖子缩在大衣领子里挡风。

因为相叶坚持约会的流程要从碰面开始,二宫只能在他离开十分钟后再匆匆赶去,围着相叶忘在床上的芥末黄色围巾。

相叶打着妈妈的伞,因为他的那把被忘在学校的储物柜里了。艳红色,带着小碎花,倒是和相叶鲜艳的着装相得益彰,在广场的彩灯旁格外夺目。本就出挑的身材加上那身颜色,二宫并没开始寻找他时就已经看到了他。

相叶也瞬间捕捉到了在广场另一头出现的穿着黄色毛呢大衣的二宫,伸长手臂动作夸张地朝他挥手,“Nino——!这……啊噗啾!”

二宫小声说了句八嘎,连忙跑了过去把被自己体温捂热了的围巾套在相叶的脖子上。

“谢谢。”相叶嘿嘿一笑,抓着围巾的尾巴在二宫脖子上也围了一圈,“Nino也别着凉了。”

这个举动让周围行人疑惑地看向他们,犬妖老脸一红从相叶胳膊下边钻了出去,“现在纯爱电影都不来这套了!”

“诶?感冒怎么办?”相叶看着二宫晾在外面的脖子,“我们去买一条吧,正好还有时间。”

二宫想了想点点头,“当做圣诞礼物吗?”

相叶笑着露出一口白牙:“嗯,圣诞礼物。”

二宫摸摸鼻子,犹豫着说到:“嗯。正好……我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

“真的吗?”相叶毫不掩饰地开心起来,“趁着商场还没关门前快去买围巾吧。”

相叶以为大家应该都会在圣诞之前买好礼物,但没想到商场里依旧还是很多人。

“大概是因为打折,”二宫看到商场里随处可见的SALE标牌,“这时候买礼物比较划算吧。”

比起楼下有局部混战的女装部,男士服装区就清闲多了。但这样两个高中生样子的男生一起选围巾这个行动吸引了不少导购员的目光。

“是给朋友买礼物吗?”用有些八卦的语气发问的售货姑娘,取来一条驼色围巾,“是给哪位选呢?试试这条如何?”

相叶指着二宫,“今天太冷了,正好买一条当礼物送他。不过,姐姐,我们都是学生,请别推荐太贵的哟?”

她换了另一条毛绒绒的绀青色围巾,“这条如何?虽然只是棉加上毛绒,但是触感处理的很好,不会让皮肤发痒,重要的是打折半价哟。”

二宫围着试了试,确实还挺舒服。挡住了半张脸只能看到那双水灵灵眼睛的模样,被围巾的颜色称得忧愁又可怜。

相叶看了看标价牌,一咬牙,“我就拿这条,拜托了。”

二宫很开心地围着围巾走出商场,从前相叶就在十二岁时候买过一个磨牙棒给他,那种玩意儿他也用不着。好歹这次是个能放在身边的纪念物了,正正经经的礼物。


餐馆是相叶在两周前订好的,晚餐钱是他打工攒的,选了一家不似常去的家庭餐馆的略有些格调的餐厅。他借了不少班上女生的杂志和她们讨论了好久,才选定了这家,据说去那儿约会吃过饭的姑娘们的说好,美食杂志也推荐了好几次。

毕竟是圣诞夜,店里已经坐满了各种年龄层次的情侣,整体灯光调得很暗,有几桌的照明只用上了蜡烛,二宫是第一次到这样的西餐馆吃饭,好奇地在座位上四处打量。圣诞节双人套餐的菜单配菜不错,价格也算恰当,没让二宫肠胃感到不适。

晚饭后雨雪停了,吃饱喝足的两个人沿着花见川的河岸散步消食。走到空无一人的棒球场,二宫用法术变出他们的棒球和棒球手套,在昏暗的河岸边玩起接发球。不像二宫有夜视的能力,相叶好几次差点把球砸到二宫鼻子上。

“算了,我还不想被毁容。”二宫收回手套和球,“从来没发现棒球是个这么危险的运动。”

“瞎说,你忘了去年我被死球打中当了一个月的断手呢。”相叶哼哼着抗议。

“那个投手暴投了你还想把球打出去自己扑上去被打到手,怪谁?”

“……安慰我一下嘛,真是不体贴。”相叶拍拍裤腿上的灰,“快十点了,回家吗?”

“嗯。”二宫在投手板上蹭了两下脚,“不过我是要用什么样子回去呢?”

“诶?什么样子?”相叶愣了,“Nino不变回去么?”

二宫撇着嘴,微微低下头用委屈的眼神从下方看向相叶,这是他作为狗时最大的攻击武器,对相叶一直很有效,“对你来说,到最后我也只是条会说话的狗而已吗?”

明知道他没有这种想法却还是选择了最伤人的话,二宫鄙夷着卑怯的自己,但是只有这么做才能让相叶动摇。

“你怎么会这么说……”相叶果不其然露出了受伤的表情,委屈地皱着眉头睫毛都在抖,让二宫只想轻轻地吻在他的眉间。

“……反正我今晚就该离开了,回不回去都一样的,我送你到家门口就好。”二宫把表情都藏在相叶送的围巾后面,“如果我是人类的话,就会这么做吧。”

“Nino你说的话我听不懂……到底怎么了……”相叶似乎快落泪了,“我不想在最后一天跟你吵架啊。”

二宫埋下头不去看相叶的表情,“我知道你一周前去找了樱井。”

“诶?……你跟踪我?”相叶睁大了眼睛。

“我鼻子灵,你身上沾了檀香的味道,很容易就猜到你去哪里了。”二宫停了停,这次相叶没有像以往一样崇拜地眨巴眼冲他笑,“你是想申请成为我的引导人吗?”

相叶眼神飘忽了一会儿,又想到反正瞒不过去,索性老实交代了前因后果:“我去找樱井先生求助去了。因为不想让Nino离开嘛……然后他说,等到我十八岁之后就能结成契约了。所以想着今晚回家之后就……”

“我不会留下的。”二宫打断了他之后的话。

“Nino,为什么?”相叶显然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回答。

二宫没敢抬起头,闭上眼睛大声地告白,“因为我喜欢你!不是朋友间的那种!”

他不敢睁眼,竖着耳朵等待相叶的回应。

“太狡猾了……”相叶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一样,让他没有实感,“在最后一刻说这种话……”

二宫同意他的话,自己确实是个卑鄙的家伙,但用尽心机也不过是太过于重视而没有勇气和自信的表现而已。

二宫沉默着,相叶也一样。

闭着眼的二宫能听到相叶变得紊乱的呼吸,想来是相当的苦恼。

“如果我说不的话,Nino就会走掉吗?”

二宫“嗯”了一声,“再也不见了。”

“我该怎么办才好……”二宫在脑海里模拟着相叶烦恼着拨乱头发的动作。

“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是否也喜欢我就好了。”

“……”

“喜欢的话,我就会永远留下来了,ずっと一緒。”

“……”

“你再不说我现在就走了。”

又是一阵沉默,二宫有些灰心,他可能高估了自己在相叶心里的地位,也猜错了他的心思。

突然他的额发被扯住往后拉去,他的脸终于被强行抬了起来。

相叶带着不甘和些许愤怒直视着他,“我才发现你真的很会欺负人。”

二宫没有因为他粗暴的动作生气,反而笑了出来,“因为我喜欢你嘛。”

相叶瞬间又害羞起来,颈部以上都变得通红,为了掩饰这一点用力地用手捏住二宫的双颊,“你太可恶了。”

他松开了二宫被捏红的脸,却捂住了二宫的眼睛,“明明是发现自己喜欢上一个人,却这么生气……”

心花怒放的二宫得意得很,“你可以再坦率一点表现对我的喜欢。”

“二宫和也,”相叶愤怒地咬上他的嘴,然后很快地离开,“我怎么就喜欢上你了!”

二宫抓住他想要逃开的手腕,将相叶拉了回来,再由自己主动地温柔地吻住相叶被夜风吹得冰凉的唇,“因为我是个会蛊惑人心的妖怪啊,小心了别被我吃掉。”


The End


评论(9)
热度(85)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