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润智】おやすみ Ⅰ

看样子不会被和谐了我就放心大胆地编辑下(

===================


十五周年的纪念演唱会第二天也结束了。大雨中的演唱会让五个人都像从海里捞出来一样浑身湿透。为了不感冒,在感动过后五人都急忙奔去了沐浴间。

接触到热水的瞬间让松本润的幸福感又再度提升了一个档次,尽管已经唱了两个小时的歌了,他又产生了放声歌唱的冲动。他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听到突然蹦出的相叶雅纪嘹亮的歌声,很快二宫和也和樱井翔也加入了他的队伍。

“ARASHI~ARASHI~FOR DREAM~”

松本润轻声跟着另外三个人的调子哼着,疑惑着大野智的声音怎么没出现,背后的门忽然被打开了一条小缝。松本润回头前就猜到了谁的脸会出现在那里,在短时间里被晒黑了一个度的家伙,眨了眨眼,抿着嘴笑得不怀好意。

小声地说了句“我进来了”就挤进了松本润的淋浴间,就围着一条浴巾的大野智和完全赤裸着的松本润就这么贴在了一起。

尽管是单间,但这也是公用的浴室,带着顾虑的松本润退开了一些,低声问道:“你要干嘛?”

“不干嘛。”

大野智黏糊糊的声音被水声盖过了大半,可松本润还是担心会被别的门把听了去,抬手捂住了他的嘴,“小声点。”

被禁止说话的人笑了起来,胸腔轻微的震动通过手传给松本润。大野智抬起手附在松本润白皙的手背上,带着笑意的眼神在松本润的唇上游移,让他觉得有些下流,脸颊也微微发烫,慌张地想要收回手。

大野智的手却阻止了他的动作,更伸出舌头舔了舔想要逃跑的人的掌心。

やらし。松本润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前段时间还说着将自己SEXY的部分都送给了他的家伙,明明自己还像十五年前一样充满着荷尔蒙的气味,只是更会利用这一点了而已。比如现在。

保持着捉住松本润左手的姿势,大野智向前倾斜了身体,拉近与他的距离,伸出空闲的手轻轻地划过松本润的胸膛。

松本润抓住作乱的手,另一只手也反过来抢回了主导权反手捉住了大野智纤细的手腕,低声埋怨, “喂,大家都在。”

大野智软呼呼笑着表示不在意,“我也只是想跟松润一起洗澡而已嘛。”

“我才不信。”松本润捏住大野智肉肉的脸颊,眼睛瞟了瞟下方,“光是看着都变成这样了让我怎么信你……”

被点破的大野智毫不羞涩,扯下已经撑起帐篷的浴巾,搂住松本润宽厚的肩膀蹭了上去,“不让大家发现就好了,我不会叫出声的。”

“不行。”松本润努力守住最后的底线,努力和大野智小幅度地搏斗着不让他握住自己的性器。

“不做到最后也不行吗……嗯?”大野智低声撒着娇,“今天……很特别,所以……”

大野智没有说出来的话松本润心里也明白。

充满感动的十五周年纪念演唱会结束后因为各种各样的情感汇集到一起,让人心里有着一股发泄不完的骚动,总想将这一刻难忘的情绪一直延续下去,与疲惫的身体相反,精神依旧十分得亢奋。

这样特殊的心情,想和最特别的人分享。

“好吧,”松本润松口,“但是只能用手。”

大野智欣喜地点头,用手指替松本润将被水冲垮搭在前额的头发梳到两侧,然后捧着松本润满是水的脸扬起下巴,用他还没有回温的冰凉舌尖打开了松本润淋过热水之后更加红润的唇瓣,手和滑落的水珠一起沿着松本润肌肉线条的欺负停在他的臀上。他想了会儿,用双手圈住两个人滚烫的性器抵在一起套弄。

松本润伸手摸索着调大了花洒的开关来掩盖掉不该存在的声音,追着堵住大野智试图像以往一样讲出情话的嘴巴,那家伙总是无意识地发出很舒服的声音这点他可是很清楚的。

尽管没了说话的机会,大野智还是坚持不懈地从鼻子里发出舒适的哼哼,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不时用手兜住囊袋用力揉弄使使坏,都怪拼命忍住呻吟的恋人看起来太可爱。

大概是因为环境的关系,两个人都比平时更快地达到了高潮,大野智亲吻着松本润重新沾上汗的颈项,松本润拿过花洒替他洗起了头,顺便用香波的味道掩盖那股膻味。

松本润带着按摩的动作让大野智享受地眯起了眼,正是享受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二宫和也的声音。

“リーダー,还没好吗?”

松本润紧张地停下了动作,大野智不满地将香波蹭在松本润身上,看着他皱着眉头催促,才张嘴慢悠悠地回了句:“还没,你们先走吧。”

“哦,好的。”二宫干脆地离开,相叶雅纪跟在他身后疑惑地挠了挠头,“松润呢?”

松本润犹豫着要不要回答,樱井翔先帮他回答了:“也许已经先走了吧?”

松了口气的两个人自然是看不到外面的二宫和樱井都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向了他们的隔间一眼,只有毫不知情的相叶欢乐地跑了出去。

 


评论(1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