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润智】おやすみ Ⅱ

可别和谐我…………_(:з」∠)_我的肾也要报废了,我觉得我已经不能再肉了为什么我不好好写纯爱…………

等我恢复了还有第三波,小黄文大大要的累成狗也要爱(

=====================


等到人声完全消失在了浴室里,大野智冲干净自己头上的泡沫,说,“我也来给润洗头。”

“嗯。”松本润在大野智身前半跪下来,等着大野智替他抹上香波的时候含住了面前恋人刚发泄过软绵绵地耷着的下体。

 大野智吓了一跳,差点手滑将花洒打到松本润头上:“你在干嘛啊笨蛋!”

松本润没有松开口,一面舔吸着正在苏醒的海绵体一面挑起眼睛挑逗地看向大野智,舌头沿着柱体上越发明显的青筋舔弄,还用犬齿配合着轻轻刮过柱体顶端的小孔,玩了好一会儿直到大野智开始腿软,才将完全硬挺起来的柱身吐出来,“前些日子都在忙着拍摄和彩排,这么久没做了难道你一次就够了?”

大野智原本推拒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抱住了松本润的头,手指插在他浓密柔顺的发丝里,跪在自己腿间的人仰着头的角度那么好看,眼里的亮闪闪的光让他脑袋里除了想做两个字还是想做。

“不够,”大野智抬起一条腿踩在松本润肩上,将自己快半个月没被碰过的藏在臀缝间的地方展现在松本润面前,“都怪润没把我喂饱。”

反过来挑衅的话让松本润的自尊心受到会心一击,控制着力道在大野智摆在自己面前的屁股上扇了一巴掌,“那么忙的也不止我一个吧。前几天好不容易有点空,是谁说要出海都不愿意到我家的。”

大野智歪着头思考了两秒,“我吗?”

“除了你还有谁啊。”松本润生气地在他看起来略瘦其实却很结实的大腿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被咬了的人小声叫了句“疼”,然后又毫不在乎地呼呼笑了起来。

“何がごめね……”大野智没有一点反省地道歉,笑着牵起松本润的手绕到自己的后方,“今天就让我来补偿你吧。”

松本润长长地哼了一声,“正好今天没有能用来润滑的东西,就这么扩张一下当做惩罚。”

“会痛的。”大野智不安地扭了扭身子,但是架在松本润肩上的腿被固定住了根本跑不掉。

“痛了才能长记性。”松本润强硬地打开他的双腿,淋湿的手指摩挲着穴口,大野智紧张地绷紧了一身肌肉,收紧的括约肌让扩张的工作更难展开了。

“你这样肯定会痛的,”松本润再次圈住大野智的性器缓缓抚慰起来,“稍微放松些。”

快感的刺激让大野智再次瘫软了身子,上半身倾下来靠在松本润的头上,松本润趁机伸进去了一个指节。

“嗯……真的有点痛,润……”大野智抗议到,但还是努力深呼吸着舒缓身体,随着松本润手指在入口附近的动作,受到刺激的肠壁也渐渐有了些快感。

“已经有感觉了?”松本润察觉到内壁的变化,甬道包裹着手指收缩蠕动,紧致灼热触感让他再次冲动了起来。

食指在入口处转动着不时曲起指节给予更强烈的刺激,松本润没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大野智的弱点,抓住机会再伸进了一只手指开始在入口处浅浅摩擦。

松本润着迷地看着不自觉张合着的穴口,甚至产生了想要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疯狂念头,他张开两只手指,将柔韧的内壁撑开了些,稍稍窥见内部艳红的内壁让他心口的那团火越烧越大。

大野智受不住体内肆虐的快感,下意识想从松本润手里逃开,但是在他身上处处点火的人怎么会给他喘息的机会。

松本润再次加入了一只手指,加快了进出的速度,尽管没用任何润滑但是甬道还是渐渐变得湿润起来,这让他感到意外的惊喜。

“さとし的身体真棒,已经被我开发到能自己润滑了。”说完抽出手指,在大野智面前张开,将手指上沾满的透明体液展示给他看。

大野智羞恼地别开头,闭着眼喘息着辩白:“只是……水而已……这里可是淋浴间……”

松本润低头看了眼被两人抛在一旁徒劳地冲着墙角喷水的花洒,最后没拆穿他,只是坏心地关掉了花洒,浴室再度安静下来。

失去了掩护,大野智的呻吟在浴室里的回响变得那么明显,他连忙捂住了嘴,但这让从手指进出发出的啧啧水声清晰地传到了他耳朵里,他羞红了脸。

松本润托着大野智酸软的腰站起来,让恋人靠在隔板上,将他的双腿圈在自己的背后,将要容纳他的地方已经为他彻底打开。

“抱紧我,”他说着将自己因为大野智而硬得快要炸开的的性器抵在泛着水光的穴口,“我要进来了。”

略显强硬的话让大野智胸口一紧,松本润审视着他身体的目光像是有实体的手一样一寸寸地爱抚着他周身的敏感处,等待着进入的后穴能清楚地感受到恋人勃发的情欲,他因为即将被带来的快感而期待着,呼吸也急促起来。他的身体已经为接下来的情事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只等着松本润进来好好捅一捅,让他品尝久违的结合的愉悦,可松本润完全没有要动的意思。

大野智埋怨地皱起眉嘟起嘴,松本润瞧见他委屈的样子摸了摸他泛红的眼角,给了他一个浓厚的吻,然后用那双总能让大野智失神的眼眸盯着他,轻声叫他的名字:“さとし……”

“这是作弊……”大野智自暴自弃地上下摆动胯部,“嗯……别让我……啊……再等了……”

他辛苦地吞下柱身最粗的头部,这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快操我……润……”

松本润也忍得很辛苦,大野智的体内比他记忆中的还炙热,紧致的肠壁跟着大野智喘息的节奏收缩,邀请他重重地捅进去。

“虽然这么说我也很高兴,”松本润舔弄着大野智的乳尖,一边忍着在他体内冲撞的欲望一边劝诱恋人说出他想听的话,“这种时候该说点别的才对。”

大野智快被自己无法满足的欲望折磨死了,再努力晃腰都无法缓解那股从心尖和骨髓里钻出来的痒,忙不迭地大声说出恋人想要的情话,当然那也是他的本音,“润我爱你……快动啊……”

松本润没有再说话,如大野智希望的一样一下比一下更狠地顶进他的身体。绞紧的肠道没能阻止肉刃挞伐的速度,鼓胀的囊袋一下接一下地拍在大野智圆润的臀瓣上。

大野智沉沦在铺天盖地的快感里,更加地张开了双腿,晃动着腰部,一声接着一声叫着,“润,嗯……润……”

松本润变化着角度碾磨让大野智发狂的那点,大野智每叫一次他的名字都让他的心跳声变得更大,他似乎也能听到大野智同他一样激烈的心跳声。他忍不住又亲了上去,和大野智唇舌交缠。

过于猛烈的快感让大野智有些害怕,却又诱惑着他伸手抚慰自己被忽视的性器,他才抬手摸了两下自己湿淋淋的柱身,就颤抖着射了出来。

性器被高潮中的肠壁裹紧,太过于舒服以至于松本润为了忍住不射变得难受起来,他并不想这么快结束。

他停下动作,和大野智一起调整着荒乱的呼吸,在恋人身上放肆地留下一个又一个痕迹来转移注意力,等到大野智稍稍缓过气,又捁住那还在颤抖的瘫软的腰顶弄了起来。

大野智没了力气,堪堪揽住松本润泛红的脖颈靠在他脸颊边呻吟,每当松本润顶到最深处的时候,音调就会稍稍拔高一些,像是求饶的哭音。

“啊啊,啊……不行了……”被一再刺激着敏感点,大野智第三次硬了起来,“不不……啊啊啊……润……真的……啊嗯……会死……”

松本润被恋人完全依附与他的样子煽动得厉害,只想更用力更深地进入他的体内,看他受不了快感唉唉叫着哭出来的样子。

他的身体在想法刚冒出来的时候就擅自加快了顶弄的速度,每一下都直直擦过那点,再次到达极限的大野智又爽又痛,眼泪从眼角淌了下来。松本润抚摸着呜咽着呻吟的他,伸出舌头舔掉他的脸颊的泪水,抬手抠弄大野智挺起的乳头,很快大野智再一次迎来了高潮。

松本润也到了不得不射的状态,因为没有戴套,他恋恋不舍地从大野智高潮过后无比舒适的肠道里退了出来,将大野智的双腿合起来夹住自己肿胀发烫的家伙压在他胸前,再抽弄了十多下便射在了大野智溅满体液的小腹上。

松本润替瘫成一滩泥的大野智清洗了身体,替他换好衣服,然后搂着他走在STAFF来来往往的通道上,回到后台的休息室,另外三个人竟然都还在。

松本润和大野智都没注意到二宫和樱井了然的表情,相叶永远充满活力的声音先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一会儿回酒店一起喝几杯吧!”


评论(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