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竹马] 玄野计的悲惨人生 第四夜

对了一下原作发现三色猫多拉马里设定改了挺多……就还是基本以多拉马为主吧。

然后为了满足私欲我强行塞了骏太郎和榎本径(

最后,在声明一下,不管看起来多像相二我真的是想写二相来着………………


========================


玄野计的脑子不笨,但高中时偏差值不高,这么多年没上学读书了大家也不指望他能走特考。赋闲在家的房东大哥负责辅导他准备普通组的警察资格考试,义太郎也会努力抽时间来帮忙。比起被浩史严肃地指导,他更喜欢看着义太郎陪他一起抓耳挠腮。

荒废了这么多年的学业,本以为会很难开始,意外的,也许是十多年来异常的生活,玄野计的注意力比普通人高出很多,摸索出方法之后学习的效率更是翻了倍。

除了笔试的准备,浩史还为他安排了一套锻炼身体的时间表。穿着战斗服时自然是很厉害的,可今后不可能一直穿着这件衣服,所以为了拯救他那孱弱的印象,适当的让他每天锻炼一个小时左右。

三个月后的他已经从一个看上去非常颓废的高中生变成了一个精神奕奕的高中生了。通过了笔试要参加面试的当天,义太郎送了一套西装给他,换上后就算稚嫩如玄野计也看起来可靠了许多。

“感觉不错。”义太郎拍手称赞道,“面试肯定能过。”

“看不出来你还挺帅的,”晴美忍不住伸手在玄野计粉嫩的面颊上掐了一把,“真是让人羡慕。”


面试的地方在警视厅,人生第一次来到警察局的玄野计很是紧张。还好义太郎将他送到了面试会场大门口,玄野计发现这家伙总能让他感到放松,也许是因为他和多惠一样都带着天然属性。

义太郎看看表,“好了,我得回一课了。”

玄野计很想让他留下来,但是说不出口,那种像是撒娇一样的话打死他也不会对着义太郎说的。

义太郎察觉到他的不安,摸了摸他翘起的发尾,“没问题的,计,一定没问题。”

玄野计点点头,想说些什么来显得自己充满信心,但最后也只是抬起右手蹭了蹭自己的左手。

“没问题,没问题的。”义太郎最后一次拍了拍他的头,留下一个大大的笑容给他。

玄野计坐在等待的队伍最后,不过面试的速度比他想象中快许多,他就放空了一会儿就轮到他了。

面试完毕后他给片山家里打了个电话,浩史很开心地让他在警视厅里参观参观,玄野计很怀疑这件事情做了会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但是他还是走到了搜查一课的门口。

他探头进去张望,却没发现那个修长体型的人,他站在一课门口犹豫着是自己一个人瞎逛一会儿还是打个电话给他,突然有人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玄野计很开心地回头,“义太郎。”

“卟——答错了,”石津笑眯眯的脸出现在他面前,“前辈和我刚从外面回来,他去会场找你了我猜。”

玄野计道了个谢,一边往回走一边摸出手机给义太郎打电话。

“喂?计你在哪里,我在会场门口没看到你。”

“我马上过来,你别走开。”说完玄野计挂断通话,小跑着往义太郎那边赶去。

意识到自己有些太过着急的玄野计在下楼梯时晃了晃神险些踩空,远远看到的义太郎急匆匆地跑向他。

“你还好吗?”义太郎紧张地检查着玄野计的小腿,“有没有拉伤?”

后者为自己愚蠢的想法和行为红了脸,窘迫地摇头挥手,“没事没事,浩哥说让我在警视厅参观一会儿。”

义太郎看了看左腕上的手表,“要先吃饭吗?正好是饭点了。”

“嗯。”玄野计偏头不着痕迹躲过义太郎想拍他头的手,光是被那双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就会脸红,被碰到的时候还会紧张,明明都是男人却有着这样微妙的反应,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平常的一课并没有这么清闲,只是上司看义太郎在做笔录时心不在焉的样子,反正犯人抓到了证据也够了,更不缺人手,索性放他去找他心心念念的便宜弟弟。

于是义太郎带着玄野计到了他常去的那家中华料理店。

常坐在进门那张桌上吃煎饺的骨折姑娘不在,倒是坐着一个戴着框镜穿着衬衣配开衫的瘦弱的男子,他对面坐着一位看起来有些轻佻但十分俊美的青年,两人似乎在吵架一样争论着,但是看双方吃煎饺的速度来看又似乎并没有不愉快。

玄野计偷偷看了好几眼那两人,像这样一个很冷静一个很激动地在吵架的景象也是很少见的。

“所以说!那时候根本不用说那么多话!直接让我抓了那家伙不就好了嘛,你也不需要受伤了!”看起来轻佻的青年愤怒地指着对方绑着绷带的左臂,“看你现在这样子,别说开锁了,日常生活都是问题吧!笨!蠢!”

“反正你住我家,”眼镜男子用拿着筷子的右手手背扶了扶眼镜,然后一口吃掉了一个煎饺,“还有你很吵。”

青年挑了挑浓眉,正想反驳抬头就看到门口的义太郎和玄野计,很是不好意思地道了个歉,“不好意思。”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眼镜男子嘴角弯了一个微妙的弧度。

“总之我住你家也不是为了照顾你!…………不是为了照顾你!”青年因为气愤再次提高的音量在视线碰到已经坐在隔壁的两人后又赶紧降了下来。

“骏太郎对长辈要用敬语哟。”眼镜男子继续平静地吃着煎饺。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玄野计也点了一份煎饺。

“好的,”被叫做骏太郎的青年从眼镜男的盘子里抢走了最后一个煎饺,咬牙切齿地回敬道,“榎·本·桑。”

义太郎看着他们吃煎饺的样子,不自觉咽了口口水,“我也要一份煎饺。”

榎本也跟着追加了两份,“骏太郎不要客气,我请客。”


煎饺果然如预期的一样美味,在隔壁桌离开之后义太郎和玄野也追加了两份,吃的津津有味。

义太郎吃的比较快,一边喝着茶一边等着玄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很开心地笑了起来。

“怎么了?”玄野一脸不解地望着他。

“计吃东西的样子,”义太郎递过去一张面纸替他擦了擦嘴角,“好像小狗。”

玄野脸又红了,一把抢过面纸自己擦了起来,“你你你你在瞎说些什么,吃相有那么糟吗我。”

“不是哟,”义太郎嘿嘿嘿地笑着看他窘迫的表情,“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总之就是很可爱啦。”

“笨、笨蛋,我是个男的,夸我可爱我也不会觉得高兴的。”

义太郎偏着头想了会儿,问道:“计是不是喜欢我?”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