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おやすみ Ⅲ 终

因为演唱会早已精疲力尽的五个人对酒精本就没有什么抵抗力,再加上充满感慨的十五周年第一次成员聚会这个设定,大家都没刻意控制,甚至可以算是有想喝醉的心情,很快就都变得晕乎乎了。

松本润因为爱操心的性格,担心着万一大家都醉倒了该怎么办,这才能在另外四人都醉倒之后存活下来还将他们一个一个按照年龄倒序送回了各自的房间。在送走所有人之后他已经没有必要再回去大野智的房间,可总有些放心不下,刷了个牙之后又不自觉地出现在了大野智的房门前。

像个笨蛋一样。没有房卡又怕万一大野智已经熟睡敲门会吵醒他,呆楞在酒店走廊里的松本润万分羞耻地捂住脸。

突然面前的门打开了,大野智惊讶地看着站在门外的他,瞬间表情变作欢喜:“润酱!”

松本润也惊喜地笑了起来,“还没睡吗?”

大野智略显害羞地垂下头,颤抖的睫毛在松本润的心底扇起一阵春风,“只是突然很想跟你说说话,睡不着。”

挠了挠自己的鼻子,思考了下是否应该耍个帅,松本润最后还是老实地表明了自己一样的心情:“我也是。”

“呼呼,那再一起喝一会儿吧?”大野智看了看剩下的酒瓶,“喝完这么多说不定真的会醉得不省人事。去阳台喝吗?”


两人坐在阳台的藤椅上,面前一望无垠的几近黑色的太平洋上撒满月光随着平静的波纹轻轻地闪着光。

“好美……”大野智情不自禁地感叹道,“明明刚才还没有月亮。”

松本润拦住大野智打算开第四瓶啤酒的手:“你已经醉了,不许喝。”

“才没醉,”大野智嘟起嘴,“只是……有点感慨。”

他若无其事地拿起松本润还剩半瓶的酒喝了一口:“十五年前我从没想过会有今天,最开始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应不应该做这个工作……”

回忆起当初五个人的样子,松本润不禁笑了,“幸好当初你没退社当牛郎,不然一定穷得要死。”

大野智哼哼着在他肩上锤了一拳,“当初的那个可爱的润酱也一去不复返了。”

松本润抓住他的手腕,牵着放在自己的胸口上,“谢谢你没有离开。”

大野智曲起手指挠了挠松本润厚实温暖的胸膛,“我才该谢谢你们,不是你们哪有今天的我……虽然每天都是踏踏实实地度过,但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像坐在云上没有实感……因为是这五个人,才能有今天吧。”

大野智的眼角微微发烫,嘟着嘴皱起眉抽抽鼻子,要哭不哭的样子让松本润也有些鼻酸。

“不需要忍耐啦,想哭就尽情哭出来吧。”松本润握住大野智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都算作酒精的错。”

话音刚落大野智眼角就砸下大颗大颗的泪珠,呜咽着在椅子上蜷起身体,松本润起身抱住了他,抬起他的下巴替他舔掉脸颊上咸咸的泪水。

“能成为岚真是太好了,”大野智抱住眼前人的腰,哭着笑了出来,“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尽管已是深夜,海面上吹来的风也带着热带海岛浓郁闷热的气息,酒店的花园里传来悠长的钢琴声,可能是酒店安排的表演。

阳台上的两个人汗津津地贴在一起,衣物早已被丢在一旁,赤裸的身体在这样灼热的夜里总是轻易地被撩起情欲。

“是你喜欢的歌呢。”大野智在亲吻的间隙辨认出那熟悉的旋律,在松本润的嘴里听到过的调子。

“嗯,”松本润吸吮着他薄薄的嘴唇,舌与舌交缠着,“When I'm sixty-four,你还会一直爱我吗?”

大野智呼呼地笑着连着说了好几个会的,“我六十四岁的时候,希望你别嫌弃我。”

“反正你现在也是个老头子性格。”松本润笑着咬了一口大野智的鼻头。

大野智低头看了眼两人贲张的性器,伸手圈住了松本润的,问道:“想进来吗?”

松本润犹豫着反问:“你还受得住吗?”

大野智偏着头笑了笑,用手撑开自己略略红肿的穴口,被情欲烧灼变得沙哑的嗓音更加诱人,“嗯,我想让润进来。”

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松本润再一次确认到:“明天会很辛苦的,确定吗?”

“没关系,”大野智催促着将腿盘在松本润线条美好的腰上,“别再让我等啦。”

松本润沿着大野智还未干完的泪痕从下至上舔到他的眼角,在他的眼睑映上一个吻,“这次会慢慢来的,要是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被缓缓贯穿时大野智控制不住地发出长长的呻吟,带着痛和愉悦。相比在浴室时血脉贲张的难耐,这场交欢更多的是温情的缠绵,确认着爱的同时也抚慰着两人两人难以平复的情绪。

松本润慢慢地摆着胯,不缓不急地在大野智最敏感的地方摩擦,听身下人发出疲倦却享受的呻吟。

“这样的速度可以吗?”大野智的内壁还残留着上一场缠绵的温度,紧紧缠着松本润不知疲倦地需索着,松本润有些担忧地又放慢了些速度,忍住想要尽情冲撞的欲望。

“润……可以再用力点哟……”大野智也为自己在如此疲倦的时候竟然还这么敏感感到惊异和害羞,身体已经绵软只有下体像块热铁,体内熊熊燃烧的烈火只能等着恋人来浇熄,也许还因为恋人隐忍的表情反而让自己更加难耐起来,无力抬起腰部的他只能绞紧后穴希望松本润能更深更重地一遍遍侵犯他的身体。

松本润没再说话,退出大野智的身体,在他疑惑的眼神里狠狠地顶了进去,将自己彻底埋进大野智的深处。

大野智已没有力气大声呻吟,夜风带走的只有细碎的喘息,松本润没给他适应的时间,一下提高了抽插的频率让大野智呜咽着瘫在躺椅上,圈着松本润腰部的两条腿无力地滑下来垂在身体两侧微微颤抖着,抓住松本润上臂的手也松了开来。

“啊啊……不、不行了……润……好舒服……”大野智流着泪呻吟求饶,当然松本润知道他并不希望自己停下来。


忘记拉起窗帘的后果就是在太阳从海面上爬起后,刚睡着没多久的松本润就又醒了过来。

昨晚他们在阳台战罢,转战了浴室,出来后又在床上再做了一次,满是汗和体液的床单被丢在地上,旁边还有打了结的几只套套。

他想起身去拉窗帘,但趴在他怀里的大野智紧紧抱着他的腰埋在他的胸口上睡得无比香甜,在那张可爱的睡颜上他能清楚的看到时间留下的痕迹。十五年的时间,他从青涩的少年蜕变成了更加优秀的男人,但最本质的地方却是一点都没有变,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好好地保留了下来。这十五年里他们见证了对方的失败和荣耀,笑容和泪水,互相扶持着走到了今天,一起度过的日日夜夜都那么珍贵。

“あなた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今后的五年,十年,十五年,也要这么一起走下去。

松本润调整了一下靠枕的位置,替自己和大野智挡住阳光,搂住大野智光裸的肩膀再一次沉沉地睡去,在他怀里的人偷偷地弯起了嘴角。

“ありがとう、ずっと大好き。”


=============

拉灯万岁!

最后捏他了下RSP的「さくら ~あなた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不过那歌超虐的(

ARASHI❤LOVE


评论(4)
热度(56)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