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润智] CALL ME CALL ME ( A )

年龄操作,慎!!!!








为了满足自己脑洞的东西,14岁的O和24的M,楼下24的N和14的A




如果有下一章S桑应该能出来




应该是欢乐治愈向,CP不会太明显……毕竟我还不想成为一个纯粹的变态




===========================








1




一切的开始是姐姐打来的那通电话。




“润君,还记得表姐美雪吗?”




“嗯,记得,出什么事了?”刚到家的松本润用肩膀固定住电话,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来,“她再婚了?”




“是的呢,她去冲绳的时候和当地的导演一见钟情了,决定再婚。只是她儿子,Satoshi,那个白白瘦瘦很文静的……”




“嗯,不过没怎么讲过话。他怎么了?”




“他暂时不想转学去冲绳,所以就想问问能不能住在你那儿。”他拉开易拉罐的声音传到了电话那头,“ 润 又在喝酒么,要注意身体。”




“好的好的,”松本润敷衍着回答,仰头灌了一口啤酒,下班之后来一罐就是会轻松很多,“让他住在他爸爸那里不会好过我家吗?”




“他爸爸被派到印尼工作,他在读的学校也离你家比较近,反正已经定下来了,你就好好照顾人家吧,那孩子挺乖巧的。”




电话里话音未落,玄关就传来了门铃声,松本润对着电话里说了句:“有人敲门,我一会儿再给你打过去。”




“看时间应该到你家附近了。”姐姐的最后一句话就这么被掐断在电话那头。








2




“你好,我是大野智。”




打开门之后,和记忆里一样白瘦的少年出现在松本润面前,身高刚刚过他的胸口,提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让人不禁担心起他手臂是否能承受的住。




一手拿着啤酒一手拿着手机的松本润缓了一会儿才想明白原来自己是被强制接受了这个任务。




尽管各种不情愿,他还是不忍心让一个未成年人在亲戚家辗转。




伸手接过少年手上的行李,松本润板着脸冲他点点头:“我叫松本润,怎么叫随你喜欢。”




少年笑了笑叫他“松本桑”,露出的八重齿很是可爱。








3




两个行李箱里装的衣物很少,大半都是学校的教材和辅导书,还有些速写本和画具。




“你是美术部的吗?”松本润好奇地问。




“嗯,”大野智点点头,顿了顿说,“沾上颜料的衣服我都会自己洗的。”




讨好的语气让松本润莫名心酸起来,抬手摸摸他的头,“那你负责洗衣服吧,晚饭想吃什么?”




大野智眨着眼想了想,“松本桑说了算。”








4




没有多余的漱口杯,大野智的蓝色牙刷只好和松本润的摆在一起,看起来很要好。




松本润让大野智先去泡澡,为了舒缓小孩初来乍到紧张局促的情绪替他放了果香的浴盐,公司里新开发的产品,他自己也还没试过效果。




趁着大野智泡澡的时间,松本润想做点能让小孩子高兴起来的食物,犹豫着是做汉堡肉还是炸鸡的时候,又有人按了门铃。




这次是他的邻居,住在楼上的二宫和也,还有他牵着的一个竹竿儿一样的男孩子。




“这是我表弟,相叶雅纪。今天开始借住我家。”




相叶雅纪比自己屋里的那个看起来还要怕生,抬头瞄了一眼又埋下头小声地说了句:“松本桑你好。”




二宫一巴掌糊在他背上,“脸皮厚点,我们可是来混吃的。”








5




二宫和也说相叶雅纪喜欢吃炸鸡,所以大野智穿着有些宽松的睡衣走出浴室时闻到了炸鸡的香味,还能听到多出来的两个声音。




他拖着步子走到餐厅里,看到两个像是高中生的家伙坐在餐桌旁,其中一个下巴上有颗痣的挥着手叫他:“智君开饭咯。”




他心想这算什么,不过还是乖乖地坐在了另一个一直偷偷观察着他的人旁边,这种局促的感觉让他觉得找到了同伴。




两人互相打量了一会儿,那个少年开口对他自我介绍,“我叫相叶雅纪,那个是我表哥二宫和也。他不会做饭所以我们来……呃,蹭饭了。”




相叶害羞地笑笑,眼睛弯弯的样子很可爱,于是大野智也对着他笑了笑,报上了对方已经知晓了的自己的名字。




晚餐后大野智和相叶不约而同地走向了洗碗池,两个人对视了两秒,一起嘿嘿地笑了出来。








6




两兄弟走后,一大一小都沉默了下来。




大野智从书包里拿出书本在餐桌上写作业,松本润洗好澡后坐在茶几边看书。




铅笔沙沙沙的声音很好听,等松本润回过神来已经盯着大野智弓着背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以及他听出来那不是写字的声音。




他倒了杯水走到餐桌旁,问:“智君在画画么?”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大野智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在椅子上明显地抖了抖,松本润哈哈笑着摸了摸他那头柔顺的头发,“抱歉,我给你倒了杯水。”




大野智缩了缩脖子,可松本润的手比他想象中要大,竟然没能逃开,只好梗着脖子任他蹂躏了一会儿。




“画了什么?我可以看吗?”松本润本以为大野智不会愿意给他看的,没想到大野智点点头大方地将速写本交到他手上。




“只是些涂鸦,并不是什么有趣的东西就是了……”大野智抿着嘴,多少还是有些害羞。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主动要求看他的画。




“好厉害啊,智君,”松本润一边翻阅一边感叹,“我记得你应该才国中二年级吧,现在的国中生真是厉害……学了多久画了?”




大野智想了想,“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在自己在画,不过是进了国中的美术部之后才正式在学画画的。”




“智君真的是有这方面的天分啊,以前完全不知道。”




松本润的赞扬让大野智红了脸,但上扬的音调泄露了他为此感到自豪的想法,“元月团聚的时候,松本桑也没有跟我说过话当然不会知道的。”




这回换松本润不好意思起来,“那时候都忙着寒暄,确实顾不过来。不过那么多人也亏你能记得我。”




大野智不在意地耸耸肩,“因为松本桑是亲戚里长得最好看的所以才记住了。”




被国中生这么夸奖,松本润更加别扭了。








7




家里没有多余的被褥,还好松本润买的双人床。




可惜还没来得及交到女友带回家一起躺躺,就让大野智先睡在了身旁。




松本润有些遗憾地闭上眼,感受着身边传来的少年特有的炙热体温,很快地坠入了睡眠。




大野智在梦里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呼呼呼”地笑了出来。





评论(11)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