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CALL ME CALL ME (F)

1




在打架事件之后,松本润发现大野智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一面。




老实说有点寂寞,因为自己没有想象中了解他。明明和他相处时间最长,可连他这么帅气的样子都是通过别人口中才知晓。而在偶尔他不小心撞见大野智画画的时候,总会被他认真的表情所吸引。




但比什么都明显的是,不管是平时放空发呆的大野智,还是突然闪起光来的他,松本润都很喜欢。




作为长辈的喜欢。松本润再次对自己强调。








2




读书之秋,食欲之秋,对于文雀中学的学生来说,十月就是为了文化祭准备的。




班主任充分考虑了班上女生和男生的意见,结合了双方了选择,最后二年(B)班要开变装咖啡厅。




抽签决定的结果,相叶穿女仆装,町田穿兔女郎装,大野抽中了水手服。




坐他们前面的麻花辫姑娘闭上眼睛想象了三秒,笑得非常微妙地转过来对他们说:“意外的合适也说不定。”








3




10月16日




今天我在午休时经过大野桑的教室,恰巧遇到班会!




我的天啦妈妈咪呀哦买噶的!!




大野桑穿着运动衫正在往头上套水手服!!!




不要问我大野桑的头被衣服挡住了我怎么知道是他的!!!我就是知道!!!!!!!




哎呀上帝啊怎么能那么可爱啦!!!!!




可惜没能看到大野桑脱掉运动裤之后的样子……




但是没关系,等到一周后的文化祭,就能见到大野桑的短裙风姿了!!!




忍耐是痛苦的,但它的果实是甜蜜的。




知念,忍耐!








4




文化祭这天大野智很忙。




轻音部主唱感冒了,让他来顶高音部分。美术部有画展,每个部员都要负责一节课时间的接待。还有就是班里的咖啡厅。




“今天你就穿着这套衣服吧,”邪恶的班长把大野的衣服藏了起来,“当做我们班的广告。”




大野委屈地瘪嘴,哭丧着脸拖着步子在走廊上像游魂一样走着。




轻音部的学长松冈昌宏迈着他标志性的步伐来接他,看到他的一瞬间就是一阵爆笑。




“这套是你的演出服吗?这么有干劲?”松冈笑够了上前一步搂住羞耻万分的大野智的肩,“除了小腿结实了些,意外的还不错哦?”




大野智鼓足劲想掰开松冈的手指,奈何肌肉群的差距不是一点点,只能由着学长搂着他一路走向礼堂。








5




松本润在文雀中学文化祭当天下午休假,大野智提过文化祭的事情,弄得他也有些怀念学生时代的日子。回家换下了西装,穿得更像个学生了些,打算去文雀中学看看大野和相叶。




拿着校门口的文化祭干事给的平面图,松本很快就找到了大野的教室。




个子在初中生中显得特别高挑的相叶非常好找,女仆装在刚变声过后没多久的少年人身上穿着倒也不违和。松本润忍着笑用手机拍了两张发给二宫。




相叶看到他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先拿托盘挡住了绝对领域,接着抢了町田的托盘挡住了脸。








6




“O酱应该在礼堂唱歌,你快去吧!不要看我!”




被相叶赶出去的松本一面偷笑一面期待着大野会是什么样子。




礼堂里人很多,都在跟着节奏挥手,歌曲名字松本润一时没想起来,只记得大概是某只乐队唱的偶像剧主题曲,欢快的节奏挺上口。




礼堂不算很大,站在最后也能看清楚大野智的脸,对着前排的观众微微笑着专注地唱着歌。




这是松本第一次听到他的歌声,尽管是穿着有些好笑的水手服,可他的声音却让松本顾不上在意那身服装。




平常那样黏糊糊软绵绵的声音原来拥有这样的穿透力。








7




唱完两曲轻音部的表演也就结束了,从台上急急忙忙跑到后台的大野,余光捕捉到了靠近礼堂门口的那个身影。




成年人在一群初中生中间很显眼,而且,那么好看的眼睛这个学校里可没有。




大野智接过松冈学长奖励的能量饮料,一边喝一边慢慢地绕行走向礼堂大门。




果然,松本润背靠着墙在等他。




“就知道你会看到我。”松本说的非常笃定。








8




穿着水手服的大野有些在意松本的眼光,带着他去美术部的路上一直走在他斜后方。




“你这样怎么带路啊?”松本无奈地停下脚步转过头,“难道是在害羞吗?”




“才不是啊!”大野智皱着鼻子反驳,“又不好看。”




“很可爱啊,”松本润提高音量强调,“可爱!”




大野被逗笑,捏起嗓子学着小女生的强调:“哼,就知道说好话哄人家。”




松本想拉他的手,但抬起手的瞬间突然又感到了心虚,最后也只是在他背上推了一下,“带路吧。”




大野似乎有所不满地再次皱了皱鼻头,哼哼了两声走到了前面。








9




穿着女仆装的相叶被从公司早退了的二宫拉进了三年级学生做的鬼屋,本来也没想到会有多吓人,两个人最后是尖叫着冲出来的。




二宫庆幸自己看起来不像成年人,至少没有太丢面子,但是差点快哭的相叶估计在小姑娘的眼里有点丢人吧。




嘛,他是觉得很可爱,一边叫着一边抓紧他胳膊的样子,还穿着那样的服装,真是上天的一大恩惠。




今天回去路上顺路去银行存个一万円吧。








10




梦到了穿着水手服的大野。




松本润在各种意义上都想对自己进行人道毁灭。








11




“松本桑一大早起来就洗衣服么?”大野智被洗衣机的声音吵醒,睡眼惺忪地靠在卫生间门口。




松本润脸一红,将大野又赶回了床上,“才这个点,你接着睡。”




“睡不着了这么吵……”大野被强硬地塞回了被窝里。




松本拍拍他的头:“我换手洗。”








12




大野智不知何时开始会在松本润离开床的时候轻易地醒来。这点他本人也觉得很莫名其妙。








13




松本润打算买一台日立的洗衣机,噪音小的那种。以及一张舒适点的沙发床。




理由嘛,就说大野智长高了挤不下了。








14




青春期的男孩子开始拔个,半年不到相叶就从和二宫一样高长得比二宫高了。




大野智稍微慢了些,但也比刚到松本家时高了两三公分。




体检后的下午大野智很忧郁,松本做了一大桌好吃的来安慰他,剩了很多。




“就是因为食量小才长不高的你知道吗!”松本润恨其不争地将剩菜收进冰箱,打算第二天的便当就让大野智吃剩菜当做教训。








15




洗衣机买了,可床大野智不让买。




“添家具很花钱的,要让我妈知道你专门多买了一张床肯定会说我。”大野振振有词,“两个人一起睡暖和,冬天到了还能省电费。”




松本润无法反驳,只能再买了一床被子。




就算不能分床睡,也能减少身体接触,他是这么天真的认为的。





评论(28)
热度(93)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