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CALL ME CALL ME (G)




1


校服换上冬装后,气温降得一天比一天快。


尽管开了暖气,盖上了新被,这几日早上松本还是能在自己的被窝里挖出那个脸颊通红睡得香甜的家伙。


虽然没有再遇到之前那样的尴尬,但松本依然很介意这点。


 


2


被樱井在午餐桌上逼问出了全部,包括这是他从青春期第一次之后时隔十年久违的梦遗行为。


松本恨不得把自己的头埋进面前乌冬里。


樱井毫不在意地拍拍他的肩,安慰说:“这是所有单身男性的共同烦恼,曾经的我也这样。”


吃了一记闪光弹的松本润抬手挡住樱井脸上得瑟的笑容和闪闪发光的婚戒。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太太忙得很你经常一个人过,前段时间不是又出国开会了吗?”


樱井一脸幸福地捧住双颊,“我太太就是这么能干又有什么办法呢。而且每次出差回家之后还会给我带各国特产,这次她走前我们还一起吃了她做的早餐。手料理就是棒棒哒。 ”


“……够了闭嘴,不然我就吃掉你的叉烧。”这是来自单身汉的绝望抗议。


樱井戒备地护住了自己的碗,“你最好还是找个时间去消消火,单身太久了吧。”


 


3


周五早上,松本难得地等着大野一起出门。


两个人一起出门的机会不多,大野挺开心,但心底总觉得这是什么不好的征兆。


“松本桑今天不怕迟到吗?”


松本润摇摇头,有些心虚地回答:“偶尔也想陪你上个学而已。”


大野不置可否回了个“哦”,两个人就没再交谈。


直到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松本要右转去赶电车,而大野看到了在路口等他汇合的町田。


大野抬头对松本挥挥手:“松本桑晚上见。”


松本连忙叫住他,“等等,智君。”


大野转头对看到他的町田打了个招呼,示意他再等等,搭耸着眉毛一脸困惑地问:“怎么了松本桑?”


“今晚……”松本不喜欢这样撒谎,但是实在说不出实话来,“我要加班,可能会很晚回家,你晚饭在Nino家吃吧。”


大野点点头,一点都没多想,“好,那我走了。”


“嗯,拜拜。”




4


松本拖着樱井去参加和空姐的联谊前,樱井偷偷给二宫发了条讯息。


“润君要和CA联谊,你猜大野君会有什么反应(笑)”


看到邮件的二宫咂舌,“恶质。”




5


大野坐在二宫家的地毯上,靠着沙发,陪相叶看周五的电影剧场看得昏昏欲睡。


二宫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吃披萨,每一口都总是将披萨上的奶酪拉出长长的丝,不知道为什么这场面总是能逗笑相叶。


听到笑声的大野使劲眨了眨眼,努力阻止睡魔侵袭。


二宫看他一副悠哉样子,忍不住想捣乱,不怀好意地说道:“润今天竟然把你丢我家了,真少见。”


大野揉揉眼睛,带着倦意的声音几乎听不清:“他要加班嘛……”


二宫长长地“诶”了一声,“他跟你说他要加班啊?”


相叶一听这语气不对,连忙跟着凑热闹:“什么什么其实不是加班吗?”


“我听樱井君说,他们要去联谊来着啊。”二宫装作无辜地丢出消息,“也不是什么大事,为什么要对智君撒谎?”


大野智呆呆地抱膝坐着,跟着小声重复,“为什么呢……”




6


大野智知道总会有这天的。


像松本桑那样的好男人肯定会有很多女孩子追的。


交了女朋友之后,对方一定会不时来家里替他做做饭打扫打扫房间,肯定比笨手笨脚的自己强上很多。


到时候他就变成了多余又碍眼的存在了。


大野智知道总会有这天的,但他不希望这一天这么快就到来。




7


樱井在开场半小时之后就跑掉了,说只是来凑个人数呆久了要是被老婆知道会被罚背六法全书的,剩下的几位同事都很庆幸,除了松本。


因为那家伙离场后除了原本就对着他进攻的两位空姐,瞄准樱井的那位也转向了他。


虽然这个是他今晚的目的,从在座六位空姐中找到一个合心意的女性,两个人偷偷溜出去也许再喝个一摊,气氛如果不错,也许就会在某个酒店住上一宿。也许这样就能和以前一样普普通通地交个女朋友。


然后他的人生就会回到正轨,将突然闯入他生活的那个侄子和这段日子抛在脑后。




8


回过神来大野智发现已经将浴缸刷得锃亮,地板也用抹布毫无遗漏地擦了一遍,衣服也洗好晾了起来。


像是在希求主人不要丢下它,努力表现的宠物一样。


如果自己取代松本桑可能出现的女朋友的位置就能留下来的话……


意识到这点的大野智,突然明白自己有多不想离开。


明明半年前,怀着只要能逃开母亲的哪里都好的想法,毫无准备的他住进了毫无准备的松本桑的家里。


半年时间并不长,人类却是容易产生感情的生物。


比起监护人,兄长,这样的词语,大野智寻找着能更准确定义松本润对他来说的意义的词汇。


在没找到之前就离开的话,也许会很不甘心。




9


松本润接受了一位茶色短发空姐的邀请,两个人在餐馆背街的小酒吧里单独喝了起来。


发型发色,还有微笑时露出的虎牙都很可爱,只是牵住自己手的时候,划过手心的美甲的触感让他感到违和。


也许再矮一些,脸颊再肉一些,说话的时候不用口齿太伶俐,那样他会更喜欢一些。


他知道并不是她不够好,也许再深入了解些自己说不定还会真的能和她交往。




10


如果没有大野智在先的话。




11


在酒吧门口他拒绝了空姐叫他去家里一坐的邀请,谎称自己有孩子在家里等着他念睡前故事,气得漂亮姑娘瞬间变成夜叉。


松本润对她感到抱歉,也许之后在CA圈里会传开自己的恶评,又或许明天自己编造的谎言就会传到自己公司,不过这些都无所谓。


原来自己对大野智有的心思是认真的,认清这点才是重要的。


松本润不是喜欢逃避的人,既然现实已经如此,他便不会自欺欺人。


只是智君还小,怎么控制自己才是问题。




12


就算不出手,也不能让小家伙跟别人跑了。


松本润一边在路边打车,一边在心里盘算。




13


大野智听到玄关传来开门的声音,心头大石总算放下,急急忙忙关掉床头灯丢开速写本,装作熟睡的样子。


等松本润轻手轻脚地打开浴室门,大野智更加安心了,按照电视剧里教的,这是他没去过旅馆的证据。




14


洗好澡,松本润带着一身热气钻进被窝,大野智跟着就翻了进去,扒着他的胳膊,像是取暖一样。


“竟然还在笑。”松本润无奈地推了推大野智的额头,让他靠在自己肩上的角度更舒适一些。




15


像被出租车里的BGM洗脑了一样,松本的梦里也循环着那段副歌。


ただいま、恋愛中。


あなたにイカレテル。


(现在正在恋爱中,我为你神魂颠倒)




=============


还好找到录制版,不然这歌的公演版MIX声音超大(

评论(31)
热度(76)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