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CALL ME CALL ME (J)

そろそろ限界だ、明日…一線を越え!!

如果会对设定感到不适,下章可以跳过的,下章我会放子博,作为生贺(。


======================

1

“松本桑,啊,应该叫润桑了,”大野眯着眼笑,“说辈分这些不用在意,反正我也没拿他当叔叔看啦。”

“也是,想太多就不好相处了嘛,”町田大口大口地吞着大野分给他的饭团,“松本桑做饭真的好吃。”

相叶提醒道:“最近松本桑有说哦酱在长身体,所以才多做了点饭团,你帮他吃了算什么啊?”

大野夹了一块炸鸡放进相叶的便当盒里:“爱拔酱,你也吃。”

“谢谢……不对啊!”相叶犹豫着要不要咬下那块炸鸡,“我把玉子卷给你,我们交换吧。Nino说吃少了会长不高的。”

大野点点头:“也是哦。真想快点长大……”


2

晚上被叫去玩游戏时,二宫叼着POCKEY不屑地嘲笑相叶和大野:“长大有什么好的,能天天操心这些屁事的也就只有你们这个年纪了。等跟我一样天天跟狗似的跑业务就知道还是现在好了。”

“但是……”大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吞回了肚子里。

“难道是被润君说什么了?”二宫坏笑着追问,“怎么回事,还是说只是在撒娇?”

大野皱着眉头小声反抗:“要是撒娇何必对着你们说。”

相叶凑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头,小声安慰道:“我也想赶紧长大,我们一会儿一起吃宵夜吧。”

大野蹭了蹭他的手,点头道:“爱拔酱比我还瘦,得多吃些。”


3

相叶吃腻每日外食外卖,但二宫会做的菜翻过来复过去也就那么几样,也不能总到松本家搭伙。因为每次去大野总会和相叶二宫两兄弟黏在一起,一个人孤独地在厨房做菜的松本非常不满。

相叶老家是开中华料理店的,多多少少也对料理有些了解,再加上对二宫上班辛苦的体谅,不知不觉中二宫家的晚餐就都交给了他,最初松本指导了一些,现在已经能轻松做出不少常见的菜式。

“啊,又是麻婆豆腐。”二宫撇着嘴拿筷子拨弄盘子里切得整整齐齐的豆腐块。

相叶挠了挠头:“商店街的豆腐店今天打折,所以……”

一听打折,二宫立刻赞许地点点头:“嗯不错,懂持家了,Ma困越来越懂事了。”

“所以,明天路口那家超市的肉馅要促销,我在想,”相叶顿了顿,故意吊二宫胃口,“要不要做汉堡肉呢?”

 二宫激动地音调高了八度:“买不到就不用吃晚饭了!”

相叶摆摆手:“明天我社团活动,赶不上,你得自己去。”

“真麻烦,”二宫不满地戳烂了碗里的豆腐,“我也很忙的好吗!”

“那,干脆不吃汉堡肉算了。”相叶摊开双手耸耸肩,装作毫不在意但其实洋洋得意的表情让二宫只想踹他屁股。

“……我去,我去不就行了。”

成年人二宫和也今日的格言:有时候,人需要为了喜欢的东西付出点代价。


4

樱井太太去临县的大学授课,拉着朋友换着餐馆吃了三天之后樱井翔突然觉得有些……寂寞。

“所以你就跑我家来蹭饭吃吗?”大野把做好的作业交给樱井检查了一遍,随便找了个话题。本来这该是松本桑的角色,但因为樱井不告而来的拜访,他出门再去采买食材了,招待客人这件事就只能交给大野了。

“唔,我是想来看看智君最近过的怎么样哟,”樱井逗他,“啊,这里英语单词拼错了。”

大野忽略掉前半句,拿起橡皮擦掉写错的词,想了想问:“少了个n吗?”

“嗯。”樱井难得见他一次,才不会轻易放过逗弄小朋友的机会:“你最近和润君相处地好吗?”

大野不解地抬头,看不到见樱井又大又圆的眼睛里闪过狡黠的光,乖乖地上钩:“为什么这么问?润桑说什么了吗?”

其实最近松本和他的烦恼相谈已经快变成互相放闪光弹的战场了,比起之前总是迷茫着不该如何是好的样子,现在的松本似乎已经找到了相处的方法,以及目标。

樱井忍着笑,伸出食指在唇上比了比,说:“不要跟润君讲。”

大野智认真地点点头,拉着他勾了勾小指:“我不会说的。”


5

松本回家后发现气氛有点微妙。

大野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和樱井偷偷坏笑的表情,都十分可疑。

趁着樱井进厨房拿啤酒的时机,松本润抓着他的领子拖到大野看不到的死角里,沉声问道:“你对智说什么了?”

“诶?直呼名字了?”樱井哈哈哈的笑声太过于吸引注意力松本只能捂住了他的嘴。

“智看起来怪怪的,你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樱井连连摆手,拽开松本的胳膊,保证道:“我绝对没做不该做的也没说不该说的。”

反正平时聊天的内容你也没让我保密。

松本总算放下心来,替樱井理了理被他弄皱的衣领,将前辈从厨房赶了出去,烦恼着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大野五官都皱在了一起愁得不行。


6

“上次联谊他和一个美人CA一起走了呢,”樱井眨眨眼,“如果他交女友了,只是我觉得而已哦,智君可能会有些难处吧。”

大野摇头说:“润桑并没有带女孩子回家,他要是交了女朋友肯定会跟我讲的。”

樱井歪着头嘟起嘴,质疑道:“这可不一定……今天公司里还有刚入社的小姑娘问我润君的邮箱地址呢。”

看到大野气鼓鼓的脸颊,樱井点燃最后一把火:“要是我是松润的话,有智君就够了,才不去找女朋友呢。”

大野想到了什么似的,低着头没再搭话。

 

7

送走樱井前松本陪他喝了很久的酒,从啤酒开始,喝得开心了又开了松本生日时从樱井那儿收到的红酒,见底之后意犹未尽地跑去背街的居酒屋喝了一瓶烧酒。等他回家时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摸出自己的钥匙了。

大野听到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敲门声,急忙跑到玄关。他透过猫眼往外瞧却没见到人影。

“松本桑?”他叫了一声,没人回答,他更大声地再叫了一次,“润桑?”

这次有了回应, “是我……” 

大野打开门,靠在门框上的松本就这么直直倒向他。

大野张开双臂试图接住他,却没料到松本有锻炼过的身体那么沉。两个人一起跌倒在玄关。

“太沉了,润桑。”大野拍了拍松本通红的脸,“你还好吗?”

松本近距离听到大野的声音,从混沌中抢救回了部分意识:“哦,还好,呃,我好像喝得有点多。”

松本撑着鞋柜站了起来,摇了摇头,似乎清醒多了:“我去冲个澡,一会儿等我收拾……”

“碗我已经洗好了,润桑洗完澡就先睡吧。”大野笑着邀功,“换下来的衣服我也会洗的。”

松本满意地笑着拍了拍他的头:“智真乖。”

第一次听到松本直呼自己的名字,大野的脸红了红,推着迷迷糊糊的松本进了浴室,担心地看着他半张着眼解扣子,迟疑着问道:“需要我帮你洗澡吗,润桑?”

松本看着少年担心的表情,体内像是有火瞬间燃了起来,连忙将他赶了出去,“不用,我可以的。”


8

大野将松本换下的衣服晾上阳台,回到客厅翻起前些天松本买给他的那本画册。

一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会忘记周围的事情,这是大野的特质之一。等他因为疲倦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之后,才突然意识到松本在浴室里似乎呆了太久了。

大野来到浴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润桑?”

没有回答。

“大丈夫?”大野推开门,发现松本全裸着头枕在浴缸上张着嘴睡得正香,水龙头还在放着水,浴室地面已经湿透,还好没有积起来。。

“牙败。”大野走上前去关掉水龙头,想叫醒松本,还没开口发现他手上还捏着浴球。

看来是还没来得及洗澡就睡了过去,大野偏着头想了想,干脆挽起袖子拿过浴球,替他洗了起来。



评论(29)
热度(76)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