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CALL ME CALL ME (M)


年龄操作,慎


这几章字都还挺多的(……都怪最近润智太甜啦XD(可就这样TAG也一天出不来两篇新的,心塞塞

以及终于可以放出主题曲了……(并不是

==========================


1


在那晚之后,松本润发现时间原来能过得这么慢且痛。却在回忆起来的时候像是空白一般什么都没有。


自从大野智离开之后。


2


第二天松本早早地做好早餐离开了家,怕大野见到他尴尬。


可等他回家时,那个小公寓里,属于另一个人的痕迹已经完全消失了。只剩下一张字条。


“没能亲口道别非常抱歉。


半年来谢谢你的照顾。


智”


晚上他接到大野妈妈打来的电话,她没有问起大野突然去冲绳的理由,只是反复说着抱歉给他添麻烦了之类的话,以及拜托他帮忙递交一下转学的申请材料。


周围的人也没问起过,像是都知晓什么一样,除了相叶傻乎乎地敲开了他的门,问哦酱为什么突然转学了。二宫一巴掌拍在相叶后脑勺上然后对他说了句抱歉拖着相叶离开了。


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对他说抱歉,明明想要道歉的人是他才对。


是他搞砸了一切。


3


圣诞节前,原本想带着大野一起去温泉旅行,原本的计划自然也都作废,只能改成了松本家的家族旅行。


五岁的侄女喜欢这个长得特别帅气的叔叔,进进出出都缠着他,也不怕他摆着一张臭脸,一直咯咯咯地笑着在他怀里滚过来滚过去。


“叔叔为什么一直不开心呀?”等到一家人都开开心心地去泡温泉,因为侄女还小不能泡太久,就留在房间自带的小温泉里和松本一起泡。小姑娘问的时候嘟起嘴皱着眉,看起来跟松本还有些像。


“我没有不开心啊?”松本伸手捏了捏侄女肉肉的小脸,“和麻衣酱一起泡温泉这么开心。”


小侄女还是嘟着嘴,抬起下巴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说:“叔叔想跟大野哥哥一起来吧,我听妈妈说了!”


松本一愣,用手指点点侄女的小鼻尖否认道:“没有,叔叔最想跟麻衣一起来啦。”


“骗人,”小侄女摇摇头,“想他就要说想他嘛,撒谎不好哦。”


说完侄女爬上岸叉着腰,小嘴一张,“叔叔八嘎。”


松本摸摸脸心想,现在小孩子都这么吓人了吗。


4


短暂的温泉旅行结束,松本再次投身进忙碌的工作,年关将至,尽管不像樱井在的营业部忙得不成人形,但开发部也不轻松。


正好他也需要这样的环境来抹去自己脑海里存放着大野的记忆。


新系列里有一款针对年轻女性开发的洗发水,松本提议做一个清爽型的香气。


只是因为往常出的都是香馥型,并不是自己因为想到了某个不告而别的小孩身上的味道。


部长并没有太支持,毕竟冬季开发春季出,清爽型的不一定会很受欢迎。所以他也只能作罢。


5


拜托同事将开发的香味样本做成香水并不是私心作祟,只是单纯喜欢这味道而已。


6


年末是最能感到时间流逝的时段,小时候总是很开心一年过去自己又长大了,可这几年开始,松本除了对第二年美好的展望之外,心里还有些对于时间流失的遗憾。而今年,多了一股想让时间回溯的想法。


正月亲戚们都会回老家聚会,松本从自家妈妈那里听说大野妈妈会带着先生在东京待几天认识认识亲戚之类。


松本想,大野应该是不会来了。就算来了,自己又能跟他说些什么呢。


7


大野来了,在松本注意到的时候,他应该已经在那个角落呆了一会儿了。


松本想到这之前的好几年,似乎也一直有那么个小孩在每年聚会的角落一个人呆着玩。亲戚里没有跟他年龄相近的孩子,所以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而他总是时不时地看向自己,却总在自己察觉到视线之后调转过头去。就像现在一样。


8


他妈妈在长桌的另一头和亲戚聊天,还有一位他没见过的男性。松本想那位应该就是大野的继父了。


他走上去打了个招呼。这是礼节,并不是想找个理由走到大野身边。


和大野的妈妈和继父聊了一会儿,然后自然地坐到了大野的旁边。


小孩假装没注意到他来到自己身边,但缩得越来越紧得肩膀,和捏紧了的拳头,到处都是破绽。


但紧张的也不止他一个,松本坐下来之后,好容易鼓起的勇气都泄掉了。


“智君。”松本吃了两块羊羹,喝掉三杯茶,如果再不赶紧开口,很快就需要去厕所了。


大野打了个激灵,心不甘情不愿地转过头看着他,“松本桑。”


“在冲绳那边还习惯吗?”


大野点点头,“还好。”


“……”


“……”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盯着面前的羊羹一言不发地发呆。


还没来得及再考虑该说什么,松本姐姐就叫了他的名字让他过去。


大野冲着他挥挥手,小声说了句“再见”,又转过头看着庭院,没再将眼神放回他身上。


9


松本在跟着姐姐招呼了一家表亲之后再回去看,而大野却不在原来的位置。


松本没有去问他去了哪里,心想晚饭席间总是能见到的。


但是大野又一次不见了。


10


第二年的新年没见他。


第三年和第四年也没出现。


转眼,第四年的春天就来了。


11


松本在这三年中也交过女朋友,樱井介绍的。和大野,在某些地方有些像。


两个人交往的还算顺利,但最后女方还是提出了分手。


理由让松本对她也感到抱歉。


“总觉得你在通过我看别的人,你真的认为这样好吗?”前女友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我曾经以为能赢过那个人呢。”


松本心虚地认为她知道了什么。


12


再会是在春天的第二个周四,松本替生病的姐姐接侄女回家,小学转角的小公园里,坐着那个他熟悉的身影。


说熟悉也许有些怪,身形拔高了些,也瘦了些,头发比从前更长了点,染黄了发尾却看起来不轻佻。十八岁的他。


数数看,仍是他不知道的细节比较多,可他就是一眼认出了他来。


“叔叔……”这几年里也飞快长高的侄女不安地拉扯他的袖子,“怎么了?”


松本润回过神,拍拍侄女的头,“没事。叔叔可能眼花了。”


13


他知道自己没有眼花,只是没办法接受而已。


明明大野已经回到了东京,却跟他毫无联系这件事。


这几年他手机丢过一次,可还是保存着以前的号码,而他的手机号码和邮箱地址,都写信寄给过大野在冲绳的家。


既然他没有主动联系,应该,也就是说,他并不想见到自己吧。


就算过了这么多年,他没能忘掉他,而他却不再将他放在心里,也是正常的吧。


14


年轻人总是放下的比较快,松本知道。


但也许那么狼狈的初恋,换不来什么好结果,总能让大野对自己印象更深刻一些。


让大野每次想到他的名字都感到难过,也好。松本自暴自弃地想着。


可若是大野毫不在意地将他丢下,能若无其事地看待曾经那段日子,他又能怎么办呢?


15


二宫带着已经就职的相叶,已经有个一岁女儿的樱井一家,还有孤单的松本聚餐。


在二宫和相叶在一起之后,他便没隐藏自己喜欢过大野的事实和他们和盘托出。只是大家当时都摆出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让他非常郁闷。


“诶,遇到了吗?”樱井替女儿挑起一根意面小心翼翼地喂到嘴边,“他看到你了吗?”


松本摇摇头:“应该没有,我在他视野外。”


“为什么没上去跟他说话啊?”二宫就差没把没出息三个字写在脸上,“你都28了吧?搭个话多大点事都做不到!”


相叶点点头,“松本桑就是想太多所以总是错过好机会啦。”


松本嘴角抽搐两下,“可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对比自己小十岁的表兄弟下手的。”


樱井太太捂住自己女儿的耳朵,仔仔细细给他们上起了刑法课,讲了一会儿挥挥手表示:“你们日本法律的太麻烦了,十八岁都不算成年,酒也不能喝烟也不能抽。反倒结婚十八岁和十六岁就能结了呢。”


顿了顿接着说道:“现在除了我女儿之外也没人用得上这条法案就是了。”


占在场人数一半的HOMO们默默低下了头。


而这之后松本一直在思考,如果当初能入籍,让自己能就此负责他一辈子的话,是不是当时自己也就不会那么别扭犹豫,以至于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评论(34)
热度(78)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