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CALL ME CALL ME (N)

 @润智润小黄文存放处 请给我说好的报酬(

考前更新求考神保佑。_(:з」∠)_除开圣诞节假期要一直考到一月份,我已不知该如何活下去……


=======================


1

那次偶然在公园遇见大野之后,松本找了各种借口去替姐姐接侄女放学,甚至还在公园里陪侄女玩上一会儿,却再也没能见到他。

松本难得地灰心起来,不想说什么缘分之类的话,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近来不走运。

已经是营业部部长的樱井在松本新企划通过的时候开玩笑说,这就是情场失意带来的安慰品吧。松本竟然无法反驳。

为了转移注意力,松本这一个月工作地比从前更努力,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约着好友在下班后喝上一杯,或是到和他一样还单身的朋友家里开个小聚会,交际场合已经缩小到只剩公司和健身房。


2

相叶在遇到几次加班回家后的松本之后,觉得看不下去松本自我折磨的憔悴神色了,让二宫约着他一起去赏樱。四月上旬正好是关东赏樱的最好时节,正巧周围的人都有这个打算,一不小心到了约定好的周日,来的人比二宫和相叶预想的多上不少。

松本叫上了几个高中相识的朋友,中村七之助作为一个出名的歌舞伎演员也大摇大摆地坐到了他们中间,尽管没引起围观依然还是有不少人冲着他们坐着的地方数次回头。

除开相叶,在场基本都是快三十的成年人,喝了点酒之后兴致一来就又回到了高中时候一样,情绪高涨地玩起了山手线游戏,相叶输的多,可未成年不能喝酒,每次罚酒都让二宫喝了去。

松本又一次感到羡慕。


3

松本的姐姐带着女儿在活动后半姗姗来迟,扎着双马尾的麻衣趴在松本怀里撒娇:“因为麻衣想穿得漂亮点来见叔叔嘛!”

“来的路上我顺便买了些零食和下酒菜,”松本姐姐拿出不少毛豆花生柿种薯片摆在野餐布上,正好解除了他们的断粮危机,“要是不够一会儿我再去买些。”

中村笑着说:“姐姐还是这么贤惠漂亮又周到。”

“哪有,七之助君还是这么会说话。最近你客串的电视剧我有看哟,这是第二次你和那个演员合作同性爱了吧,”姐姐掩着嘴笑了笑,“还挺配的。”

中村连连摆手:“姐姐你就别笑话我了。你说,我平日就演女角多,再来点这种戏我不是更难交女朋友了吗。”

松本取笑道:“你看那边坐着的大学生,估计那俩小姑娘就是你的饭,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你。”

中村回击:“说不定只是看你长得帅,想上来搭讪。我们这里坐的池面可多了去了。”说完指了指生田和小栗。

他手一抬,对面大学生中有一位便起身向他们走了过来。


4

听到生田带着樱井家女儿发出的起哄声,相叶转身跟着看热闹。

“哎?那个人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


5

松本闭上眼睛,数了三秒,再睁开,还能看到那个人向他走来的画面。

这是现实,不是幻想。松本心想,比起之前在公园见到他时,虽说有些动摇但也在他能掌控的范围之内。

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对方如同自己猜想的一样不再爱慕他,他也应该看淡才对。

再次做回从容的成年人。

很快那人走到了他们面前,眯起眼笑的样子还是那样甜,叫他名字的声音还是那样黏腻。

“松本桑。”


6

回忆突然击中了相叶和二宫,两个人恍然大悟地叫出声:“是哦酱!”

中村指节顶住下巴,一脸疑惑地重复道:“おっさん?”


7

松本没想到大野会这么自然地跟他打招呼,愣了愣才回应道:“智君,好久不见。”

大野点点头附和他:“是啊,好久没见。”说完对着松本姐姐鞠了个躬,

相叶热情地拉着大野在他旁边坐下,和松本中间隔着中村和松本姐姐,侄女估计忘了当初这个没见过面就消失掉的大野哥哥,藏到松本背后扒着叔叔的肩偷看他。

被相叶拉着问了一堆问题的大野,眼睛却瞟到小姑娘和坐在松本边上的松本姐姐,顿时瞪圆了一双眼睛,问:“那是松本桑的侄女吗?”

松本点头,“你不是在忘年会上见过吗?”

“大概是忘了吧。也难怪长得那么可爱,”大野从兜里摸出一个小本子和一杆笔,突然吞吞吐吐起来,“那个,其实……我是替朋友来要签名的。能拜托中村桑吗?”

说完心虚地低下头,不敢直视松本瞬间板起来的脸。

中村笑着接过纸笔,一边写字一边问:“智君难道也看过我的作品吗?”

大野挠挠头,老实摇摇头否定道:“其实名字也是刚才才知道的。”

中村被他逗笑了,将本子还给他,半笑不笑的细长眼睛看起来很是狡黠:“原来不是来找润君的啊。”

大野红了脸,咬咬唇点头,说:“嗯,班上女同学非让我来的。”

松本不置可否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为什么非要让你来?”

“哎,同学叫我了,”大野假装没听到,迅速地起身,“中村桑谢谢你,爱拔酱,nino再见。”

迟疑了一会,抿着嘴抬起手对松本挥挥,“拜拜。”


8

大野离开之后又回到那群学生里,身板单薄的他一钻进人群就不见了踪影。刚入学的大学生里有不少刚离开禁止染发的高中,被束缚久了的后果便是那堆花花绿绿的头发。和大野一样的黄毛也很多,隔着那么远,仅仅看得到一堆摇摇晃晃的脑袋瓜子,松本实在分不清大野在哪里在做什么。

他一口气灌下刚开的啤酒, 生气那大野这么不在乎他,气他竟然只是为了讨签名才肯见他面,气他还是为女孩子要的签名。

最后喝得晕乎乎的他,愤怒地心里决定,一定要惩罚那个臭屁的小孩。

可他连联系方式都没留下。


9

松本久违地找到樱井一起共进午餐,前辈充满幸福感的吃相倒是宽慰了他许多。

樱井欢快地大口大口吃着,等到咖喱快要消失时突然想到什么,咽下嘴里包的满满的米饭,问:“今天没有什么要倾述的吗?”

“……咳!”毫无准备的松本差点被红姜呛到,“啊?”

樱井努努嘴,示意松本喝水,“你每次找我都是搞那种情感相谈,隔了这么久突然想到我,肯定又是大野君的事情吧。”

松本垂头丧气地说:“确实是这样,但是……”

要老实承认自己满脑子挂记着他真是太难看。

松本稍稍提了提那天的事,刚说到联系方式,樱井问道:“你干嘛不跟他妈妈联系?”

对上松本为难的眼神,樱井恍然大悟地接了下一句:“哦你不好意思问。”

“他都不愿意自己告诉我,我怎么好意思那么不识趣。”松本烦躁地用筷子戳着盘里的小番茄。

樱井被后辈难得的丧气模样逗笑,哈哈哈地提议:“问问相叶君,他也许比较好帮你开口吧?”

松本眼睛一亮,重重地点头。


10

“诶?哦酱的手机号?”相叶挠挠头,“我可以直接给你。”

二宫和松本都惊讶地张开了嘴:“你知道?”

相叶点点头,歪着头回忆了一会儿:“嗯……大概三月中的时候吧,我在附近遇到他了。问他是不是来找松本桑的,可他说不是。我们聊了会儿,临走前他说现在有手机了,我们就交换了号码。”

“为什么不早点说啊!”二宫松本异口同声。

“忘了嘛……诶嘿!”相叶学着漫画里的女孩子,用拳头轻轻敲自己的头,试图做出一个俏皮的WINK。

二宫毫不留情地敲了他的头:“八嘎!下次遇到哦酱一定要骗到润君面前去,明白了吗?”

“好……”相叶有气无力地回答,“骗人什么的明明Nino比较在行……”


11

从相叶那里拿到了大野的号码,存在手机里,在名字的最前面加了个符号,这样每次打开通讯录就能最先看到他的名字。

松本发现自己快三十的人,还有这种像是高中女生一样的想法,有点恶心可又舍不得改回去。

也许多看几次,自己就能有勇气拨通这个号码了吧。松本叹了口气挠挠头。


评论(37)
热度(90)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