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CALL ME CALL ME (P)

卡得要死,勉勉强强憋了点出来。

爱拔拔的生贺文感觉要赶不上了,要不就算了(x


================

1

大野不停瞄着窗外的雨势,自己也搞不清是希望雨停还是希望它就保持现在这下到世界末日的势头。

在帮松本收拾好房间后,两个人的喉咙就像是被突然掐住了一样,没了言语。

松本看似专注地坐在餐桌旁整理着工作资料,大野在笔筒里抽出一支铅笔,茶几下面竟然还有一本他从前常用的牌子的速写本。他偷偷瞟了一眼松本,后者似乎没发现他在做什么。

这间屋子的摆设同四年前已经不大一样,却在这种奇怪的细节上让大野觉得这四年的空白并不存在一样。

大野发着呆,手上无意识地涂鸦,很快一个浓眉大眼的人就出现在了白纸的一角上。盯着那张脸傻笑了一会儿,大野突然回过神来赶紧用橡皮擦掉了他。

在决定报考美术大学之后大野用打工攒的钱报了个绘画教室,因为老师建议他系统地学习下绘画的技巧以及巩固基础,毕竟从前他都是凭着兴趣按着自己的喜好在画,如果要进入专业的领域的话,可能就会有些吃力了。

也托从那时开始到现在一直在上的素描课的福,他画出的松本桑的五官,比起从前更写实了。

但他依旧画不出松本桑看着他时该有的神情。松本桑是否真的那样温情脉脉地看过他,越回想越像是自己捏造出的回忆。


2

如果不是确定自己没有脑部创伤,大野真的会以为在最后一晚之前的记忆都是他的想象。

那样急转直下的剧情,他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从哪里开始领会错了松本桑的意思。

尽管松本桑对谁都那么体贴温柔,但在那之前他曾以为自己是特别的。

结果,也只是自己扭曲了的执念造成的错觉而已。

四年前他逃开了这间让他觉得尴尬又难过的房间,断了四年的联系后他固执地选了东京的美大。他并不是抱了什么不切实际的希望,只是控制不了自己想离喜欢的人近一些的愿望,仅此而已。

他找的学生寮在松本的公司附近,多少抱着些能遇上就好的想法,结果这两个月来都没碰上。

反倒在他在朋友家附近的公园里写生时,远远瞧见了松本一次。

就是那次他瞥见松本牵着个跟他眉眼很像十分可爱的小女孩。他也是一时犯了傻,没考虑小女孩的年纪,认定那是松本的孩子,之后郁郁寡欢了可长时间。直到他散步不小心碰见相叶,两个人开心地聊了会儿近况,相叶提到了松本,一问才知道他并没有结婚。

到前日赏樱为止他满肚子都是不靠谱的猜测,看到松本姐姐的瞬间才突然发现自己偷偷闹了多大个笑话。这整整一天他一想到松本,五脏六腑都似被猫爪疯挠,痛得让他想要大笑。


3

替自己找了个借口,一冲动便跑来了松本家。

大野妈妈确实提过让大野送些礼物给松本,但那都是他刚到东京时的事了。他从寄来的特产里挑出合松本口味的吃食,还有那瓶泡盛,继父在他离开时让他带给松本,本以为会留到自己二十岁那天被自己喝掉。看来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意志坚定。

慌慌张张出门的他没带伞,衣服也只是一件t恤加运动外套,担心纸箱会被淋坏的他将外套搭在了箱子上却忘了自己也是个怕冷的人。推着小拖车一路急行赶到松本的公寓,原来的密码锁换成了电子钥匙,相叶和二宫也不再住在这儿,进不去大门的他只能守在门廊下。

大野将湿淋淋的外套套在身上,似乎没什么效果。揣在裤兜里的帆布钱包也浸了水,大野紧张地检查藏在学生卡后的那幅小画,这张巴掌大的水彩画,似乎因为学生卡的掩护并没沾到水。

这是高中时的习作里他最喜欢的一张,松本垂着眼看书的侧颜。


4

“大野君,你看那边那个人,是不是你画里那个?”

住他隔壁的希美是学雕塑的大三学姐,在不小心看到大野放在钱包里的画之后,感同身受地拍拍他的肩,从那时候就自作主张地变成了这个她心中的“弱不禁风楚楚可怜的小基佬”的保护者,连带着她的几个朋友也对大野特别照顾。

大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心跳漏了一拍。看他愣住的表情,希美就知道自己认对了人。

另一个凑过来看热闹的学姐友纪一瞧激动了起来:“中村七之助啊!”

大野对这个名字毫无认知,一脸疑惑地看着学姐们的脸。

希美手指动了动点着樱花树下另一个身影,“你初恋旁边那个,穿着和服的,友纪喜欢的一个歌舞伎演员。”

“你初恋真幸福……”友纪发出长长的叹息,“我也想坐在中村桑旁边赏樱……”

“大野君肯定更羡慕中村桑吧,既然这样,”希美摆出碇司令的pose,果断命令道,“过去要签名吧,大野君。”


5

橡皮擦过的地方有笔划过的痕迹,大野谨慎地在上面画出一只小兔子。哎,长得有点像爱拔酱,干脆再画个nino好了。于是添上一只欺负兔子的柴犬。


6

松本回头时,捏着铅笔涂涂抹抹的大野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嘴巴一张一合嘀嘀咕咕地讲着什么。

抬头一看挂钟,竟然花了比往常一倍多的时间。松本起身走到阳台的落地门前,拉开窗帘一看,外面的雨还是那么大,关着门都能听到雨点砸在雨棚上的声音。

松本已经完全忘了之前对这场雨的厌恶,现在只剩满心感激。多亏这场不见停的雨,不管大野有多不情愿,今晚也得在他家住下了。

“さと……大野君,明早有课吗?”松本看到大野抬头看着他,差点像从前那样叫他的名字。

大野点头,“十点有一节,松本桑明天也要上班吧?”

“嗯,”松本指了指挂钟,“该睡了,不然明天会迟到的。你得先回宿舍拿画具才能上课吧?”

“啊都这个点了……”大野摸摸鼻子,“牙刷借我一支可以吗……”

“洗面池旁边的柜子第二层,你随便挑一只新的吧。”顿了顿松本补充道,“别的东西你也可以用。”

大野应着声跑进卫生间,过了会儿叼着牙刷探出头,“松本桑,我睡沙发吗?”


7

骗大野说家里的被褥送去了干洗店还没取回来,松本佯装镇定地睡在了大野的旁边。

只有一条被子,虽然没有靠在一起两人也挨得很近。松本能感受到大野的温度,这让他想靠得更近些。

大野入睡的速度一向很快,没过多久呼吸便变得平缓悠长,四肢也舒展开。

松本面朝大野侧过身来,端详起这张久违的睡脸。

床头的小夜灯照在大野的脸上,软软的脸颊染着一层粉色,他凑近了些,近到连细嫩皮肤上的绒毛都看得清清楚楚。

大野身上发出的味道,是他的沐浴露的味道,发丝上也是和他一样的香味。

只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他就幸福得快死掉了。

他用视线描绘着大野的轮廓,最后视线凝固在了那张绛红的嘴上。想要亲吻的欲望一旦萌发,就变得难以抑制。

一次,一次就够了。松本想。


8

“松本桑。”

本该闭着的那双眼睛睁开来,松本的动作僵在了半道上。

“这种事,在别人睡着的时候做可不好。”


评论(57)
热度(94)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