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竹马】俺たちの夏は終わらない その一

高中棒球AU+办公室点梗(x


===================


二宫入学高中的第二年夏天,夏季大会还没开始前,他们的夏天就已经结束了。

二宫看着投手板上那个身影,想着能说什么来宽慰对方。对于三年生的他来说,这场比赛就是最后了。

都怪我没做好引导,都是我没有配好球,对不起,如果第八轮的打席我能上垒就好了。都是我的错,你别难过。

在整队前他一边脱下护具一边打着腹稿,满腹满脑都是自己从没有过的温柔口吻,那家伙听了以后一定会吓到吧。

列成一队时作为投手的那人总是站在他左手边,这次却迟迟没有出现。

对方的队伍并没有感到不耐烦,他们的捕手在和二宫视线撞上的时候对他充满歉意地笑了笑。

混账,谁要那种居高临下的怜悯。也许那家伙就是不想面对这样的场景才躲了起来吧。

过了一会儿那个瘦高个才被监督从休息室拖了出来,早就哭得稀里哗啦,抬手去擦眼泪反倒蹭了一脸泥。

二宫无力地叹口气,走过去用自己还算干净的手替他扒拉掉脸上的污渍。

“快去列队啦,别让对面看了笑话。”二宫拍了拍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家伙的肩膀,牵着还在哭的他走向队友们。

走过去一看对面的三垒手掩着嘴还在偷笑,这么悲剧的场景怎么也能被变成滑稽剧呢。嘛,这也算是那家伙的天赋吧。

回到更衣室,大家都沉默着,和那家伙一样哭了的人也不少,不过没人像他哭得这么夸张的。算算时间都该哭了快半个小时。

二宫等着两人独处的时机,当着大家的面说那些话太尴尬了,只能放慢了收拾东西的速度,等着大家陆陆续续去淋浴。

很快更衣室里就剩他和相叶,还有个叫松本的同级生。二宫不满地咂舌,碍事的家伙怎么还不走。

松本突然起身走到相叶的面前,猛地鞠了个九十度的躬,大声喊道:“相叶前辈,对不起!”

“诶?润君怎么了……”相叶用脱到一半的T恤擦掉满脸的泪水,抓着后辈的肩膀让他抬起头来,“这也不是润君的错啦,被得分那么多都是我害的。”

二宫一听皱着眉插了一句:“你投球没有问题,是我配球错误。”

相叶这才看到自己背后还站着二宫,像长颈鹿一样黑漆漆的眼睛在看到他的瞬间就又蒙上了水雾,带上了哭腔回答道:“我知道Nino你是相信我的直球才让我在那时候投的……但是……”

那个决定了比赛胜负的全垒打。对方的四号打者抓住时机打出的一球终结了他们的希望。

“我们早就谈过这个了,没有投手能保证自己的球从来不会被击中,”二宫打断他,“这次我知道对方瞄准的是直球所以让你故意投坏球来骗他出手,是我低估了对方的水平才让他打出全垒打的,对方是看破了我的计策才打中你的球的。”

松本在旁边补充着:“对方防守太厉害了,我们没能多得分才是失败的最大原因,不是相叶学长的错!”

相叶咬着唇拼命忍住就快决堤的泪水,一拳砸在自己的储物柜上,不甘地说:“我明明想带着你去甲子园的……”

二宫想到两人在上一场比赛前的约定,脸红了红,说:“不去也没关系啊。”

相叶愣住了,松本敏感地察觉到有什么诡异的电波在两位学长之间传递,想了想还是遛去了淋浴间。

相叶和二宫都没发现屋子里少了个人,二宫低着头盯着相叶满是泥的钉鞋,相叶讷讷地说:“也是呢,去不去对你都无所谓的……”

“这什么意思?”二宫发现对方并没有因为自己说的话而开心一些,反倒更加阴郁,“喂,你是不是……”

相叶突然转过身对他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说:“Nino明年要加油带着队伍进甲子园哦,可别像今年一样这样在临门一脚的时候掉链子了。”

说完就提着包一溜风跑掉了。

二宫知道这个家伙肯定是领会错了自己的意思,那个笨蛋。

算了,先让他再难过两天再告诉他自己真正的意思是什么吧。二宫弯起嘴角,畅想着之后相叶会有多开心,输掉比赛的难过暂时离开了他的脑海。



“啊,你就是今天来我们部门的新人吧,叫什么来着?二宫和……”

被安排来指导新人工作的相叶一抬头看到的果然是那张熟悉的脸,他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学长,好久不见了。”二宫笑着的样子跟他记忆中完全没有变化,相叶心跳变得像擂鼓一样快,支支吾吾半天愣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二宫哈哈笑了两声宽慰尴尬的他说:“学长,还是叫前辈吧……前辈还介意以前的事吗,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别在意啦。”

相叶挠挠头,点点头说:“也是。都这么多年了。不过你还是叫我名字吧,你这么叫我感觉怪怪的。”

“哎,那多不好,”二宫摆摆手拒绝道,“我毕竟是刚毕业的新员工,这样太没规矩了,该怎么叫我还是会怎么叫的。”

“诶?好吧,依你。”相叶想了想,当初二宫可从来没叫过他或者任何三年生叫学长,对监督也是直呼名字。嘛,人都会变的,他们可都五年没见了。

只是两人之间的距离感让他觉得有些难过。



“相叶呢?”二宫难得早早地到了球场,却发现那个总是早早参加晨练整理球场的家伙竟然不在,他拉着正准备去练习打击的松本询问相叶的去向。

松本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反问:“二宫学长不知道相叶学长已经退部了吗?”

二宫丢下一头雾水的学弟慌慌张张地跑向教师办公室,顾问老师也刚到学校,还没来得及脱下外套就被二宫抓着劈头盖脸一顿问题抛下来。

“相叶怎么退部了?你怎么会答应让他退部的?我们去年不是入选了春季大会的吗万一明年春季大会也要出场没有他在怎么办啊?你怎么就让他退部了!”

“冷静冷静!”老师卷起笔记本在二宫头顶重重敲了一下,“你忘了他是三年生了吗?比起棒球还是学习更重要吧。棒球部今后可就只能靠你们这些二年级和一年级的了。”

“他还可以来做指导啊?而且,而且他走了谁来指导投手啊?”二宫生气地拍起了桌子,“我可不觉得二年级的那两个家伙能跟他一样好!”

老师叹口气,用笔记本再敲了敲他的额头:“二宫你也太依赖相叶了吧。虽然现在你的战术都是以相叶为中心制定的,但是今天开始你得努力培养别的同伴了,每个投手有每个投手的长处,捕手该做的是引导他们的优点对吧?你们还有半年时间好好训练,明年可得打进甲子园让相叶好好看看。”

二宫一抹鼻子,大大地哼了一声跑了出去。



指导工作的情形总让相叶想到当初他们俩还是初中生的时候,头发剃成板寸的二宫第一次来到棒球场,自己被监督派去指导他打击的姿势时的场景。

“明天晚上有迎新会,课长说去吃内脏烧烤,你能吃吗?”下班前相叶问正在收拾桌子的二宫。

最近几年不参加迎新会的新人是越来越多,领导们虽然不太开心但有聚会喝酒的机会依旧是不会放过。

相叶以前也常和二宫在放学路上一起去吃拉面,又是也两个人一起分食一个大大暖暖的肉包子。如果能一起吃饭的话,是不是会让他和二宫的距离再一次拉近些呢。

二宫点点头,“吃,明天下班就去吗?”

“对。就在公司附近的烤肉店。课长最喜欢那家。”相叶笑着在胸前做了个欧派的手势,“他说那边的服务生都是童颜巨乳开心得很。”

二宫跟着干笑了两声,然后摆摆手说:“那我先走了,明天见前辈。”

相叶尴尬地挠挠头说:“嗯,明天直接在土屋建材公司门口见吧。”

“好的。”说完二宫头也不回就走掉了。

真的是好冷淡,相叶叹口气。在初中毕业的时候,红着眼框的二宫拉着他说会报考他上的那所高中,还要继续当他的捕手,那时候那么可爱的二宫可再也见不着了。

如果当初自己没说那种话,也许现在还能和他那样亲密无间吧。



“我们还有两场比赛就可以进甲子园了!”相叶整备球场时忍不住畅想着甲子园的风景,对着二宫笑着露出一口白牙。

“我可不指望那么多,能当四强就很厉害了。”嘴上这么说着的二宫还是希望和相叶在最后一年一起站到甲子园的赛场上。

相叶笑着凑过来说:“要不我们打个赌吧?”

二宫挑起自己的半条眉毛:“打什么赌?”

“就赌……”相叶的的脸红彤彤一片,又圆又亮的眼睛眨了眨,顿了顿才接着说下去,“要是能去甲子园,你就跟我交往。”

“笨、笨蛋,瞎说什么。”二宫惊得往后跳了一小步。

相叶捉住他的手不让他跑掉追问道:“我认真的,你赌不赌?”

“……好。”二宫握住他另一只手,“要是没能去,惩罚的条件我说了算对吧?”

相叶点点头,“你说了算。不过我们一定能去的。”

二宫的脸变得和相叶一样红,小声哼了一声,说:”口气那么大,你以为你是谁啊?”



=============

“我是DISCO STAR呀”(被打

生贺+点梗……我已经忘了是哪个妹子点的了……213FO的时候的点梗,现在已经500了才写(你

DISCO STAR生日快乐呀!!!……虽然迟了几天……

评论(2)
热度(93)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