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CALL ME CALL ME (R) THE END.

1

大野关掉还在叫个不停的手机闹钟,看了眼时间,已经八点了。

他是来不及回一趟宿舍再去学校上课,身体还不太舒服,索性逃课好了。

他一拍手就这么决定了,给朋友发去邮件讲了一声,然后慢腾腾地起身走向厨房找些吃的。

同他预料的一样,餐桌上摆着只需要微波炉加热一下就能吃的早餐,还有一张便条。

大野对让松本这么辛苦感到有些抱歉,但他全身都被这无微不至的关爱浸泡得暖洋洋,心脏都快要化掉。

如果现在他能化成一滩水的话,一定会是粉红色的。大野这么想着,突然有了下次色彩作业的主题。


2

大口大口享受完爱心早餐后大野拿起便条,上面写着一串手机号码还有邮箱地址。和大野当初记在自己日记本上的完全没有变化。

大野摸摸鼻子,将自己一直没有勇气存进通讯录的号码输入手机,发出了两人之间第一封邮件。


3

松本刚出吸烟室手机便响起了来信提示。

“早餐很好吃。智。”

松本拨通大野的电话,号码和邮箱地址其实他也已经从相叶那里拿到了,现在终于能理直气壮地拨通它。

“喂,润桑,”电话那头传来大野黏糊糊的声音,“怎么了?”

“啊啊,没什么,就是……”松本清清嗓子,打个电话而且他却突然紧张起来,“咳,有些担心你身体,我昨天……没太克制住。”

电话那头的人瞬间没了声音,松本在这头耐心地等着,小孩儿要是想抱怨两句他也会当成是撒娇的话甜蜜地消化掉。

好一会儿后大野才回答道:“我还好,就是有些累,今天就不去学校了……”

他顿了顿,声音突然变小了许多,接着说:“虽然想当面讲的,但是一听到声音就忍不住了……潤さん、大好き。”

这应该也算是在撒娇吧,松本的脸上不禁浮起笑容,沉声回应道:“俺も、愛してるよ。”


4

好久没有出现的樱井桑又被松本约在公司的餐厅见面。

“我从我太太那边听说了,你现在跟大野君交往很顺利吧,”樱井呲溜呲溜地吸着面条,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样子跟这吃相还是一如既往地充满违和感,“甜甜蜜蜜的又来找我干嘛?”

“你太太怎么知道的?”松本的五官皱在一起,满面愁容的样子可不像热恋期的情人脸上该有的表情。

“她这学期开始有在艺大当法律课的客座教授,你家那谁上课睡着了被她看到,就……哎这不是重点,”樱井用手指点点桌子,“你那样子,难道这么快就遇到感情危机了?”

松本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5

从那天之后已经快半年过去了,两人再次度过了一个春天和夏天,和大野的恋情一切都进展地很顺利。

他们开始了正式的交往。大野的东西又开始出现在松本的家里。成对的牙刷,毛巾,马克杯,拖鞋,回过神来已经黏腻到让人发指的程度。

周一到周五,两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业和学业,周六两人会约在外面见面,有时去看松本想看的电影,有时去看大野感兴趣的艺术展,也有只是随意逛逛街什么都不做就回到松本的公寓的时候。晚餐基本都是松本动手来做,大野看心情打个下手,偶尔吃着吃着两个人就滚在了一起,滚完了加热一次食物接着吃,最后还会回卧室再滚一滚。偶尔也有吵架的时候,两个人性格里都有倔强的部分,一般不吵架一吵起来就会冷战好几天,最后再因为一方主动示弱而和好如初,松本会带着鱼料理到大野的宿舍,而大野会在松本的公司楼下等他。这样的小插曲并不会伤害到两人的感情,倒不如已经变成了某种程度上的情趣。


6

“你到底是在抱怨还是在放闪?”樱井抬手挡住松本身上散发的刺眼光芒,“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松本捂住脸一脸羞愧:“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但他不仅不会穿我送他的衣服也不愿意搬来跟我一起住,我只是想知道到底为什么。”

樱井夹走松本餐盘上的炸虾,说:“这是咨询的费用,现在我要提出我宝贵的意见了。”

“好,我在听。”松本坐直了身子,等着樱井老师的建议。

“去问他本人。”


7

又一个周六,和大野同宿舍的同学们在宿舍的院子里办了个烧烤会,大野和松本都被邀请了。长相讨人欢迎的松本在这群艺大学生里人气不知为何远没有大野人气高,这也是他急于让大野搬离这个充满了和大野差不多大小的小鲜肉们的宿舍的原因之一。

指挥着大野多烤两个鸡翅的希美捕捉到坐在一旁的松本对自己的敌意,掩着嘴偷偷笑了一会儿凑过去小声问他:“看起来你很担心的样子?”

松本犹豫了会儿,回答说:“并没有。”

“原来以为松本桑会是个更严肃一点的人,意外的还挺好懂的,”希美揶揄道,“不过你放心吧,整个宿舍认识大野君的人都知道他有个美人年上男友哟。”

听到对自己的形容松本原本松开的眉头又皱在一处,但自己确确实实因为这句话感到了安心。好奇心作祟,松本追问道:“他都跟你们讲了什么?”

“没讲什么哟,他小气得很,谁打听都没多讲两句,”希美踢走脚边的小石子,“其实他都不愿意让你来今天的聚会的。前几次你来送宵夜什么的,隔天就有人打探你的消息。大野君可没少生闷气,那之后索性把他画的那个……啊说来,你还没进过大野君的房间吧?”


8

是的,来到大野的宿舍已经第七次还是第八次了,可不管他三番四次怎么要求怎么哄,大野都没放他进过房间。他带来的食物也是在宿舍的小餐厅里和大野一起分食的,至今他连大野的房间号都不知道。

那个四叠半的小破房间里到底藏了什么东西,松本绞尽脑汁也猜不出。


9

从门房大爷手里骗来她隔壁房间的钥匙,希美冲着松本偷偷吐了吐舌头,将钥匙放在松本的掌心上,“绝对绝对绝对不要告诉大野君。”


10

打开门的瞬间颜料的味道就像潮水一样扑面而来,松本不适应地捏住了鼻子。

小小的榻榻米房间上放了一个大大的画架背对着门,窗敞着,松本猜这是画完了在等颜料自然风干。旁边的矮桌上散布着油画的颜料,调色盘和画笔们在高脚凳上面躺着。书架上零零散散地放着画册和大野自己捏的小泥人。比起宿舍,这间屋子看起来更像个小型的工作室。

松本突然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冒失地闯了进来,可直觉告诉他只要看到那幅画,大野一切的秘密他都能知晓了。


11

大野发现松本和希美都不在烧烤架旁边的时候,心道糟糕,直直奔向了自己的房间。

松本一个人靠在他的房间门口,似乎在思考什么,总是一肚子坏水注意的希美却不见踪影。

听到他匆忙的脚步声,松本抬起头,两个人眼神对视的瞬间松本的脸变得通红。

大野心想,这下完了。

他放慢步子,从狂奔变成一步一步不情愿的挪动,在两人的距离只有一胳膊远时,他鼓起勇气问松本:“你看到了?”

松本摇摇头,将手里捏着的钥匙扔给他,说:“我没看。”

大野松了一口气,却又不太相信,忍不住确认了一遍:“真的没看?”

松本在大野的额头上弹了一指,“说了没看就是没看。我也怕你会生气啊。”

满意地在自己弹出来的红痕上用食指抹了抹,松本问道:“你会让我看吗?”

大野吞吞吐吐地小声说:“给你看了你会觉得我恶心的……”

“恶心?”松本偏偏头,“难道你画了什么血腥暴力的?那样的我确实苦手……”

大野连连摇头,想了想还是推开了自己的房门,牵起松本的手,视死如归般地说:“就算你觉得很恶心,也一定要骗我说很好看。”

“你太傻了。”说完松本低头在大野鬓边亲了亲。


12

从希美之前说的只言片语和大野的表现,松本早已猜测到会这是一幅跟自己有关的画。

以腥红色为基调,用不同色调不同大小的色块构成的人像,在承受了最初视觉冲击之后,松本感受到了大野毫无掩饰地表达在画里的情绪。混杂着强烈的爱恋,愤怒,嫉妒,哀伤,浓烈到快要让人呕吐的程度。

“恶心对吧?”大野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松本的表情变化,“本来是想用粉红色为主画一幅轻快点的画……结果上上个月和你吵架之后就添了点深色进去,意外地合适,最后就变成了这样。”

松本捂住了嘴,调开视线不去看这幅让他感到有些窒息的画,过了好一会儿才平缓下呼吸,他摸着画框的边缘,问:“听说你把这幅画摆在走廊让别人看了……”

大野一听,红着脸埋怨道:“希美那个大嘴巴……”

“你都不害臊吗?”松本捏了捏两人还相握着的手。

“那时候才画到一半,看起来还没这么……嗯,直接。”说完大野拉着松本就要往外走,“好了好了,看过了该走了。”

松本却不乐意就这么离开,指着画上自己模糊的轮廓问:“你不愿意住我家是因为这个吗?”


13

松本如愿让大野住进了他家,可没法让大野退掉那边的宿舍。

“因为画画会把房间弄得很脏的,宿舍那里大家都那样所以无所谓,但是把润桑家里弄得到处都是颜料润桑会发狂吧。”

大野说的理由难得地充满说服力,松本也只能由他去了。

两人见面的时间变成了大野回到宿舍做宿题的创作时间,约会的次数变少了,但是每天能和大野一起迎接清晨,松本很是满足。


14

松本请樱井在餐厅吃了最贵的牛扒套餐,作为一直以来听他烦恼的答谢。

“就一次怎么够,下周再请一次。”樱井不满地抗议,又问道:“那你上次提的他不穿你送的衣服又是怎么回事?”

松本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说怕被颜料弄脏,一直都好好收在衣柜里。我问了之后现在倒是偶尔会穿出来让我看看,不过确实很容易弄上颜料呢。”


15

总是那么不小心就让颜料染在了衣服上。就像两个人也是那么不小心就在对方的生活里染上了自己的色彩一样。



=============

不知道该怎么结尾的我…………我是写不下去啦(x

这篇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开森!!!

大家新年快乐!今年也要一如既往这么爱阿拉希和润智❤!


评论(43)
热度(120)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