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竹马】俺たちの夏は終わらない その二

有死线追着的时候写文总是很带劲儿(

=================


今年营业部来了好几个新人,难得的是迎新会上新人们都到齐了,两人就职的公司规模不算大,但光营业部来聚餐就坐了两张长桌子。

课长特别激动地挨个夸了一阵,自然也少不了灌酒。二宫酒量一般般,大学里也就偶尔和朋友一起喝点啤酒,因为酒钱还是不便宜,所以每次都喝得很克制,倒也从来没喝醉过。但今天迎新会是公司给钱,每次被敬酒也就开开心心地干了下去,两三轮下来竟然喝了不少扎生啤,二宫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酒量的极限。

相叶作为迎新会的干事一直在两张桌子上来来回回炒热气氛,等他终于抓到时机坐下来休息时二宫已经满脸酡红半躺在座位上。

相叶紧张地将座位移到他身边,将他手里还举着的啤酒杯拿到一边,叫着二宫的名字确认他喝醉的程度。

“Nino?二宫?大丈夫?”相叶叫住服务生要了一杯蜂蜜水,“来喝了这个。”

他刚靠近二宫,后者便哭丧着往一旁躲过去,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推开相叶的脸:“别靠过来……”

“好好好,”相叶将蜂蜜水放在他面前,自己退在一边,“你先喝了再说。”

二宫撇着嘴特别不乐意,抢走另一个喝得半醉的同事手里的啤酒,嘟嘟囔囔道:“今天啤酒不要钱,我就要喝啤酒。”

相叶想摸摸他的头被反手拍开,叹了口气好声好气地哄到:“蜂蜜水比较贵哦。”

二宫怀疑地看看他,确认了一次菜单,看看模糊的菜单,揉揉眼睛,突然就爽快地一口喝干了蜂蜜水。

“再来一杯!”


二宫发现自从相叶退部后,两人就再也没有一起上下学。

说来也是,退部了的相叶没有必要和他一样参加清晨和下午的训练了。

不过就算不在一起练棒球了,也是有时间见面才对。但每次发邮件打电话,相叶总是找些很忙在补习之类的借口不想跟他碰面。

最开始的几天,二宫还能替相叶找点害羞,难过,不肯面对事实的理由。一周过后二宫妈妈都开始担心起来。

“小和跟爱拔酱吵架了吗?你又欺负他了吗,这样可不好,万一爱拔酱哪天真的生气了不和你玩了怎么办,赶紧道歉去吧。”

“我哪有欺负他!而且这次也不是我的错!”二宫没想到连自家妈妈都帮着那个家伙。

“你啊,”妈妈对着自家儿子摇摇头,“仗着别人喜欢自己就这么任性可不好哟,温柔的地方要表现得更明显一些才对。”

二宫敷衍着答应,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味来。心虚地想妈妈不会是看出什么苗头了吧。

按照母亲的指点,二宫别别扭扭地来到三年级教室,想把相叶叫出来谈谈。


不像喝醉了的可爱女孩子总是有人抢着要护送回家,喝醉了的男同事总是最被嫌弃的那类,在没有“那边”的人士在场时确实如此。

尽管没有奇怪的人瞄上瘫在一旁的二宫,但总是备受长辈呵护的二宫果然让当五十五岁也喝得酩酊大醉的部长担心了起来。

大着舌头的部长坐上出租车前指着还算清醒的相叶吩咐道:“你是干事嗒咯?要负起责任把后辈送回家!相叶君,二宫君交给你了!”

被相叶拉着一边胳膊防止跌倒的二宫不满地嘟囔着,只是没再伸手推开相叶。而被委以重任的相叶自然也不会拒绝,替二宫收拾好随身物品,就这么回了自己家。

相叶的父母回千叶老家开了家中餐馆,从前住的房子也卖掉了,从上大学开始相叶就一个人在外租房住,这也是第一次让二宫进入自己独居的房子。尽管后者意识混乱。

相叶并不是想拉着二宫强行要求他回到两个人过去那样的关系,他也知道逝去的时光无法再现,两个人破裂的关系也并非轻易能够修复的。只是担心二宫醉成这样,一个人在家里可能会出各种各样的意外。

所以他才扛着这么一个成年男子回家,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并没有。


“哎,学姐,能麻烦帮我叫一下相叶……学长吗?”二宫生硬地念出学长两个字,他毕竟是来修复关系的,周围的人的评价也很重要,二宫在心里替自己打着分,到目前为止的笑容和措辞都是五星级,完美。

学姐低头看了看叫住自己的小学弟,摸了摸下巴回答道:“棒球部的一年生?前任投手跟女朋友出去小卖部了,你在午休结束前再来吧。”

“诶?女朋友?”二宫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词出现在和相叶相关的句子里,再次确认道:“相叶的女朋友吗?”

学姐笑了一声:“废话,难道还是我的?……哎你看起来很眼熟,是相叶的捕手君吗?”

二宫并不讨厌被这么称呼,犹豫着点了点头,说:“我是队里的捕手没错。”

“相叶在退部之后被告白了然后就交往了,这事他竟然没跟你讲?”二宫呆愣在场的反应让学姐得到了答案,“唉,男人的友情也是脆弱呢……”

像是感叹似的说完这句话,学姐一撩自己乌黑的长发一转身拐进了卫生间。

等相叶回到教室的时候,好几个人跟他讲,有那么一个挺可爱的学弟在教室门口呆呆地等了他许久,却又什么都没说就回去了。

相叶若有所思地望着操场旁的棒球场,难得严肃的表情引起了女朋友的注意,性格和相叶一样开朗的她赶紧凑上前表演了正当红的艺人梗,将陷入沉思的相叶拉回了现实。


二宫久违地梦到了麻婆豆腐,醒来时总觉得还能闻到那股辛辣酥麻的味道。所以睁开眼的那瞬间,他的心情并不怎么好,以至于发现相叶的脸就在自己右边时低声骂出了脏字。

自诩头脑派的二宫躺在床上思索着这一切的因果关系,并不是他不想起身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而是相叶搭在他腰间的手看似放松却越推抱得越紧。

二宫伸手摸了摸自己穿着的内裤,似乎不是昨天穿得那条,比起自己的尺寸似乎稍微松了些,看来是从上到下都被换上了相叶自己的衣服。

这个讨人厌的粗神经家伙。二宫在心里念叨着。这讨人厌的肥皂香味这讨人厌的体温讨人厌的温暖的被窝。

也许是他的脑电波产生的作用,相叶吧唧吧唧嘴跟着醒了过来,抬起一直桎梏着二宫的手揉揉眼睛,对着二宫十分自然地咧嘴一笑:“早上好。”

这讨人厌的笑脸。二宫在心里补上一句,然后跳下床,没有给相叶还未完全清醒的大脑任何反应的时间,迅速地穿上了自己带着酒味的衣服。

一切就绪的他回头用充满营业性质的笑容对着相叶笑道:“谢谢前辈昨晚收留醉酒的我,麻烦前辈了。我就先告辞了。”

相叶穿着睡衣一路追了出去,却被无情地合上的电梯门挡住了去路。

还指望着能和二宫拉近些距离的相叶发现事情的发展同他的想象背道而驰,而眼前最为悲惨的是,他穿着睡衣被关在了家门外。

相叶懊恼地抱住头蹲在了门前,哀嚎起来。

评论(9)
热度(53)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