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竹马】俺たちの夏は終わらない その六

卡文卡得我幻肢疼……病娇学姐之后还有用,请别嫌弃她(

====================



离相叶搬走已经飞快地过了一个月,仅仅一个月而已,二宫身边已经很少再有人提起相叶。除了二宫以外,似乎大家都已经迅速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突然有一天放学后,和相叶交往的学姐含着眼泪拦住了走向棒球场的二宫。

“二宫君,能耽误你一点时间吗?”二宫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她的脸,总算看清了她的样子。一双杏眼,唇红齿白,身材修长匀称,是位标致的美人。他在心里恨恨地想相叶倒是好福气。

虽然二宫对她有些讲不出口的怨气,可看着她含泪请求的样子着实讲不出拒绝的话来,想了想只能拿出手机,说:“学姐加我LINE吧,我练习迟到了要罚跑圈。”

学姐蹙着眉,对他露出一个比哭脸还难看的笑脸说:“谢谢二宫君,我只是想问些关于Masa……相叶君的事情。”

回想起来自己都没有好好叫过相叶的名字,二宫脸色又难看了些,僵硬着点了点头,敷衍着回答:“如果是搬家的事我也不知道多少。学姐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训练完后打开手机一看,果然学姐已经发了信息过来。

“我在车站旁边的M记,如果方便的话训练完了能过来聊会吗?”

二宫刚想借口太累回绝掉,对方在看到信息变成已读后迅速地发来了新消息。

“我知道二宫君和我一样,从前就这么觉得了,今天更确定了……你也喜欢他吧。”



早上是相叶开车接二宫来的球场,所以尽管两人保持着尴尬的距离也不搭话,二宫还是由着相叶将他送到了楼下。

二宫打开车门,一条腿已经踩在地上,一旁的相叶突然握住了他的右肩,“Nino,等等。”

“嗯?”二宫哑着嗓子问,“还有什么事?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相叶挠挠头,乌黑的眼珠闪亮亮地钉住二宫,菱形的嘴张开合上好几次,二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乖乖地坐在车里等他开口。

相叶闭上眼慢慢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说:“我只是觉得,有些话如果今天不说的话,我们以后也会这样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二宫也有这样的预感,但他并不想触及那年的回忆。早知道他就不该因为相叶沮丧的表情心软了和他拉近距离,也不该再一次踏上球场。直觉告诉他逃走的机会只有这么一瞬,如果再不逃开的话……

他却又一次纵容了相叶捉住他的手。



那种毫无根据的话,连威胁都算不上。可二宫还是坐到了学姐的面前。

学姐拨弄着垂在胸前的发梢问他:“二宫君想吃点什么吗?我请客。”

二宫摇摇头,合着腿上身前倾正坐着,开门见山地说:“不必了,学姐你想干什么直说吧。”

“叫我川岛就好。”说完她突然低下头请求道:“我并没有恶意,只是……想多知道些相叶君的事。”

“我不是说过了吗,搬家什么的我也……”

川岛打断二宫:“我想了解得更多。”

二宫不太能理解这个学姐的脑回路,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川岛望着人来人往的车站,解释道:“相叶君突然搬家之后,就没有再回过学校里任何同学的邮件了。最开始的两天里大家都在讨论他的事情,但是渐渐地他们就开始习惯了,相叶离开后空出来的桌椅也被搬走了,鞋柜上的名字也被抹掉了。我再提起他也会被大家劝说还是早点忘了的好。”

她回过头看着二宫,似乎从他的脸上找到了认同,满意地笑了笑:“我知道你能懂的。我不想忘掉他,但是只靠我一个人太难了,我需要你跟我一起。这样和他相关的记忆才不会褪色。”

二宫摇摇头,“川岛学姐,这样做没有意义。”

“有没有意义重要吗?”川岛歪着头笑了,曾经和相叶一样爽朗的笑容,现在却带着一丝病态,“就算没有意义,你不是也一样喜欢上了相叶君吗?”

尽管被相叶莫名其妙地甩掉了,二宫仍然确信那家伙是喜欢自己的。这份确信让他在面对川岛时有股莫名的优越感和罪恶感。

另一方面,他擅自揣摩起川岛的想法,作为唯一一个跟相叶交往过的女生,她一定对自己这样的情敌充满了敌意和怜悯。

他理智地判断,拒绝才是正确的选择。

只是为什么他会提议下周一他会带着相簿去学校,理由他讲不出来。



“之前我说只要能和你当普通朋友就好,”相叶无意识地咬住了下唇,双颊在二宫的注视下以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单是看着二宫都能感觉到那股热气,“都是骗人的,啊,其实也不算,我当时真以为我能做到的,但是……”

没说出口的话让相叶羞极了,在喉咙里低声哀嚎着用手捂住了脸:“我太贪心了,和五年前一样,一点长进都没有……”

二宫想骂他没出息,转念一想,自己也一样总在原地踏步。

五年前,两人表达感情的方式那么笨拙,又容易受伤,没胆明确地告诉对方自己的感受,反反复复揣摩着对方的想法,因着点小小的误会便不明不白地结束了各自长达数年的单相思。这之后的五年里,他也只顾着追悔,却没想过主动去弥补遗憾,就这么随波逐流地任相叶变成回忆里的人。

等到五年后如同奇迹一样的重逢,他再次变回了那个十七岁的,对相叶突然的疏远和离开充满了愤懑的,却依旧在心底挂念相叶的那个二宫和也。

他一拳砸在车座上,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膝头吼出他五年前就该说的话:“你就不能像平时那样干脆一点吗?想说什么就明白地讲出来啊!还没有确认了我的想法就先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为什么不敢问我到底怎么想呢?说些不清不楚的话,有胆子打赌的话,不如亲口告诉我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啊!”

吼完这一长串他一直一直想说出口的台词,肺活量并不好的二宫喘起了气,脸颊也涨得通红。车里一时间只有他大口呼吸的声音,尴尬的氛围比先前更让他难以忍受,二宫只想赶紧跳下车去。

他一动,旁边和他一样通红着双颊的人也跟着动了。敏捷地像头狼一样一手捏住二宫的下巴一掌拍在二宫身侧的车窗上。

被亲上来的瞬间,二宫想,看来相叶也是有进步的,从认识到现在这么多年后,他们终于终于终于和对方接了第一个吻,嗯,还有车咚?


评论(18)
热度(57)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