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润】 高塔之上 Chapter.2

虽然感觉没什么人看但是我还是要继续开脑洞!(x

终于让他俩见面啦……

内含S团的香草,未来可能有竹马和柏拉图向的不熟组,惯例地欺负二哥孤家寡人……

哨向设定介绍:点我点我点我

 

==================

 

服下抑制剂后,大野智身上的觉醒症状很快便消失无踪。爷爷将他留在人烟稀少的乡下继续观察了一个月,确认孙子身上不再有觉醒的倾向才终于放下心来让他回到了都市。进入高中后,大野缠着叔叔香取教他体术,也时常自以为非常巧妙地向叔叔的向导草剪旁敲侧击了解如何掌握控制向导的能力。

当然,他完全忘了自己是在跟一个向导耍聪明,他对面坐着的笑得一脸温良的草剪早就轻而易举地捕捉到了他情绪的波动,在征询过大野叔叔的意见之后稍稍试探便知晓了暑假的秘密。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来跟我商量呢!”香取听说了之后立刻和大野的父母通了电话,“毕竟阿智是我侄儿,我当然会尊重他的选择。你们连我都不信?!”

在香取忙着和家人在电话里吵架时,草剪从书房的角落里翻出当初他在设施里培训时用的教材和笔记。性格认真的他在通过考试前用整整五本厚得吓人的笔记本系统地记录下了培训的过程和关键。他只是因为舍不得就这么丢掉所以一直留在身边,没想到竟然能用在这里。草剪和香取在蓝星旁的R-396号行星上的特警部队就职,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辅导大野,还好有这些笔记,大野在平日也能自学。

这之后的日子里,尽管没有向导能力傍身,大野凭着想象日复一日地持续着想象练习,也坚持着按照香取给的体术训练日程锻炼着身体。

香取教他的通通都是军队里的格斗术,招招都简单粗暴但求在最短时间内给敌人带来最大的伤害。

大野不是很喜欢这样,他试图让香取教他些别的。前阵子蓝星来了位出名的少林拳法高手,在电视上表演了一套拳法,美观程度比自家叔叔教的高了两倍不止。

“那是表演,你是要用拳头去跟人拼命的,”香取不满地抱着胸,“爱学学,不学拉倒。哼,小屁孩。我不用能力都能单手把你丢出去。”

打不过叔叔的大野只好认命地学格斗术,不安分的他依然偷偷地跟着网络上的各路武术拳法学了不少,配合着格斗术使出来倒也不赖,至少符合了他作为文艺小青年的那点点要求。

半年过去大野觉得自己虽然比不上哨兵,却也能一打五了。抑制剂的效力不知何时会突然消失不见,大野却渐渐地不再担心,虽然没什么证据证明他能成功地保护自己,但他天性里就有着乐观的成分。大概每周会为此烦恼上十分钟,然后又充满活力地再次投入到训练里。

充实平稳的高中三年似乎一眨眼就过去了。

大野智在高中毕业后,叔叔香取有问过他要不要加入R-396的巡警队。虽然不算一个体制内的职位,但至少他有一定的关系在那里,会让家人放心很多。大野却舍不得现在平稳安逸的生活,身上还装着一颗不知道何时会爆炸的炸弹,依然按照自己的爱好选择了出路,报考了座落在奥斯坦星云首府的艺术大学。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心没肺。跑那么远不是让我姐和姐夫天天担心吗?”送他上星际旅行的大型飞行舰前香取这么抱怨道。这时香取的军职已是中校所以能带着草剪一路送到舰艇脚下,作为普通工薪人员的大野的父母只能送到登机口外。

草剪偷偷地塞了一个小小的仪器在大野手心里,说:“这个是最近军部刚开发出来的新玩意儿,能人工构建一个小时的精神屏障。慎吾嘴上那么说还是给你弄了一个,他就那样,你也是知道的。保重。”

“谢谢小叔叔,要是我叔欺负你,告诉我妈,”大野对着其实没比他大上几岁的叔叔们挥挥手,“我会经常和你们联系的。”

“快走快走!”香取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对于自己将对侄子的不舍之情全摆在了脸上这个事实毫不知情。

大野的舱位离登机口有些距离,替他订舱位时草剪为了避免万一有异常情况发生,特意选了来往的人相对少的偏僻位置。大野第一次觉醒时运气很好,在没什么人的乡下尽管没有精神屏障也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若是在飞行舰这样密闭的充满各式各样人的空间里觉醒的话,大野的信息素有很大的可能性会迅速地被发现,然后被送到培训设施里去。

大野拖着两个大行李箱缓慢地按照舱内地图寻找着自己的舱位。箱子里一个装着自己的衣物和画具,一个装着父亲送他的轻便型家用机器人。照理说他可以让家用机器人来拖行李,可大野对机械类的东西很是苦手。虽然明白这些机器人并不是那么脆弱,依旧不敢冒失地在公共区域就激活它。再说,机器人的名字他也还没决定好。

松本中将的二儿子松本润在十三岁生日当天觉醒成为了哨兵,在两年后被系统评判提升为次席哨兵。在顺利完成了哨兵考核任务后年仅十五的他需要到奥斯坦星云接受下一步的指示,也将是他两年来第一次回到首都星。

“你可以跟着军部的飞艇回来的。”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樱井翔在他登上飞行舰前拨通了他的通讯器。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军队那种气氛,”松本低头看了看好友塞得鼓鼓的脸蛋,忍不住问了句,“你最近是不是吃胖了点?”

樱井差点被满嘴的炒米呛到,“瞎说什么,我那么忙能胖才有鬼。这也是忙里偷闲才找到时间给你打个电话顺便吃个午饭。学校里最近又有抗议活动,整天都不得清净,早知道不加入学生会就好了。如果你不想加入军队你打算干嘛,你也要来读大学?”

樱井的爷爷是上议院的议长,父亲是农业部的高层,现在他本人在星系内数一数二的大学就读经济系,不出意外以后也会成为政府的官员。

“我还没到需要服役的年纪,再说我要读也是读高中吧……”松本想了想中学时的两位好友,今年应该刚刚升上高中,“不管我怎么想都没用,‘塔’里说了算。”

樱井皱了皱眉,正色道:“那个词别用了,前些日子议会又在提这件事,协星上上下下对相关的事情敏感得很,你不谨慎些会给中将带来麻烦的。”

松本挑眉还想反驳两句,一张嘴樱井圆圆的一双眼睛便瞪着他,让他只好乖乖地用手指在自己嘴上比划着合上拉链的动作,告饶道:“好啦,我知道的。唉,觉醒成哨兵太麻烦了。”

还没有觉醒迹象的樱井耸耸肩,“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得去活动室报道了,等你回来我请你吃饭。”

松本收起通讯器,刚走两步就看到自己前面有一个拖着两个箱子走走停停的家伙。看身量应该和他年纪差不多,不过连两个箱子都拉得这么辛苦,体质应该相当弱,又没有高智能的机器人,家境应该很清寒。又穷又惨。松本擅自总结道。

同情心泛滥的守序善良哨兵松本义不容辞地走向那人伸出手问道:“需要我帮你吗?”

评论(27)
热度(53)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