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润智润】 高塔之上 Chapter.3【哨兵向导AU】

嫩嫩的好吃(shenmegui

哨向设定介绍:点我点我点我

 

===================

大野疑惑地四下张望了一圈,确认这附近只有自己才确定面前这位看起来很可爱的少年是在和自己讲话。

少年和自己差不多高,肉呼呼的脸颊和一双水灵灵的杏眼,身子骨还没长开,尽管瘦但肌肉很是匀称,能看得出来是有长期的训练。大野心里有了几个猜想,只是他并不认为自己需要别人,特别是这个看起来能掐出水的小兄弟的帮助,笑了笑拒绝道:“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不必了。”

松本不满地皱着眉嘟起嘴,心想这人还挺倔,提下行李多大点事自己这么好心竟然还有人不乐意。

少年的不满只差没写在脸上,可爱的样子让大野发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笑声。

哨兵自然是能听到的,那声小小的不带恶意的嗤笑让松本不满地咋舌。他知道在这时候扭头走开是最好的选择,但面前这个看起来狼狈但自己并没有意识到的家伙让他很是在意。

于是他干脆伸出手强硬地要将箱子接过来,就算再好心的哨兵也会是个坏脾气,在没有向导的时候他们总是容易变得暴躁。

大野试图翻过手腕来摆脱少年突然的动作,但在对方出手的瞬间他便知道那是他跟不上的速度。他在心里将刚才那刻的反应和香取做了个比较。现在他能肯定这少年不是一个普通的哨兵。

大野心道不妙,但行李已经被对方拽在了手上,连写着舱位的票务信息都被对方从腕上的通讯器上转去了自己的通讯器上。大野只能无奈地咬着唇瞪了比他还矮上一点的少年一眼。

“啊,我们目的地一样。E56,二等舱?你也没那么穷嘛?”松本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电子屏幕,迅速地定位,“离我的舱室没多远,走这边。”

大野在心底嘟囔着“这只是个臭屁小孩儿,不要计较不要计较”,在嘴角挂上了非常公式的微笑跟了上去。

将人送到后松本从心底泛出一种顺利完成任务的满足感,和他通过等级测试时的达成感一样强烈,让他忍不住摆出了得意洋洋的表情,忽略掉自己还是个包子脸小男生的事实,故作潇洒地挥挥手转身离开。

大野翻了个白眼默默地关上了舱门。

傍晚时大野在舰艇的餐厅里吃了盘沙拉,远远地瞄见登舰时的那个少年。坐在大厅另一头的他睁着大大的眼睛一面死死地盯着餐厅中央的圆柱型显示器一面喝着汤。大野好奇是什么东西这么吸引他的注意也跟着望了过去,却看到屏幕上播放着各大星系最近推出的吉祥物的介绍短片。

大野摸了摸鼻子,在心里唾弃竟然觉得那个小屁孩很可爱的自己。不管再怎么说,小孩子还是小孩子嘛。

大野的心情瞬间愉快起来,他低下头有条不紊地扫光盘里的蔬菜和白肉,踩着轻快的步子将餐盘交给了服务机器人,头也不回地回到了舱室。

也因为这样他错过了从吉祥物上移开视线,一直目送他背影消失的那双眼睛。

离开餐厅后大野回到舱室里洗了个澡,打开了电视转到新闻频道,自己则坐在舷窗前用毛巾擦拭着头发,就这样看着浩瀚的星海不知发了多久的呆。回过神来舱内的灯已经被自动调至睡眠模式,只在床头还亮着一盏温暖的橘色台灯。

舱室的床很柔软,被子也蓬松且温暖,枕套上有着淡淡的香味,嗜睡的大野根本无法抵御睡眠的召唤,沾上枕头没几秒便进入了睡眠。

大野不常做梦,但今晚他在梦里看到了那个讨人厌的哨兵。他能感受到哨兵的信息素像阳光下的粉尘一样散开来轻柔地将他包裹住。他的信息素也雀跃着迎合着哨兵,本该无形的东西现在却像是能碰触到对方一样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大野在梦中嗅到了一股清爽的果香味,像是葡萄柚混着柑橘的味道,微甜中带着酸涩的香气。

那个哨兵的味道原来是这样的吗,淡淡的香气从鼻尖上一次次滑过,大野不禁伸长了脖子想要去追赶那股味道。

从心脏开始一阵战栗随着血液输送到他全身,有一种冲动驱使着他从床上爬起来循着那股时隐时散的味道,这感觉真实得不像在做梦。

当大野开始质疑的瞬间,他意识到这大概不是梦境。

大野坐了起来,伸手在脸颊上掐了掐。

“啊,好痛。”大野抽抽鼻子,那缕信息素还在。他还没完全清醒的大脑也明白过来,抑制剂失效了。

也许是因为那股信息素促使抑制剂失效但也正是因为这股信息素大野并没有像三年前一样感到痛苦,再加上深夜里多数人都在熟睡,大野几乎感受不到几个人的情绪。

建立精神屏障的方法,大野早已记得滚瓜烂熟。若是连这点都做不好,他根本不可能脱离管制。

回忆着草剪的笔记,大野第一次操纵起他的精神能力,像在大脑中搭建了一座虚拟的城墙,渐渐地将周围的信息都排除在了头脑外。

接着他试着让自己的精神力发散开,对周围的环境进行了一次隐秘的扫描。刚才梦里那股味道,那个小哨兵的信息素,他还没有忘记。若是现在那个哨兵突然醒来,情况对他将非常不妙。

他将探视的范围扩大到了半径二十米的位置,很快便觉察到哨兵的所在。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哨兵身上传来的情绪波动,因为能力突出被迫接收了过多的讯息,哨兵的精神十分紧张,积攒了不少的压力。

大野本能地想要去抚慰他,替他梳理去那些不必要的讯息。大野犹豫了一会儿,却就在这几秒内对方突然发现了他的存在。

糟糕。大野捕捉到哨兵从放松瞬间变为警惕的情绪,匆忙从哨兵的精神里退了出来,也不知对方有没有捉到他的小尾巴。

他顾不了太多,只能试着将自己伪装起来。草剪并不是特别擅长这一部分,所以笔记写得特别详细:如何误导对方,如何在对方脑内制造思维的盲点,将自己的存在从对方的大脑里屏蔽掉是最简单明了的办法。

大野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再次潜进那个哨兵的脑海里。大野静静地等了几分钟,对方似乎没有再有动作。大概是误导生效了。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但还不能掉以轻心。就算躲过了这个小哨兵,到首都星之后哨兵的数量只会多不会少,倒不如再拿这个小哨兵练练手。

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大野拖出行李箱刚准备打开便听见有人敲门的声音。

“谁?”话一脱口大野就后悔不已。明明可以用精神力探查的他还没有习惯这个行动模式,而且现在这种情况就算不探查他也知道站在门外的会是谁。为什么会忘记保持对那个哨兵的监控呢,大野懊恼地叹了口气。

“你如果不开门的话我可以强制拧开锁,但那样警报就会响起来。我相信你不会让我这么做吧?”门外传来的果然是那个小哨兵奶声奶气的声音,“大野智先生,你的名字我也切切实实地记住了。”

大野垂头丧气地打开门,看到哨兵得意洋洋地站在舱室门前,穿着一套米白色的纯棉睡衣。缺乏攻击力的样子实在让大野很难对他抱有敌意。

“你误导的技术太差了,整个舰艇上就这么一个盲点。脑子不好用的话还不如干脆直接隐藏。”小哨兵坐下后的第一句话就让大野想把他推出门去。

“不过你应该是刚觉醒吧,信息素出现得那么突然。就这样你还能自己张开精神屏障,挺不错嘛。”语毕哨兵有些脸红地扭过头,望着舷窗外,昂起脖子说道:“看在你还是有点天赋的份上,我可以让你跟我结合。”

“哈?”大野掏了掏耳朵,怕自己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我在邀请你跟我结合。”哨兵理了理睡衣的领子和袖口,再一次说道。

“不用。”大野摆摆手。

“是因为不认识我吗?”哨兵清清嗓子突然又开始了自我介绍,“我叫松本润,十五岁。已经是次席哨兵的等级。因为年龄的关系没有职位但是将来我一定能成为大人物的。”

“哦。”大野反应平平,“松本君你好,不过还是不用了。”

“为什么?”松本从梦中嗅到这个向导的信息素开始便很确定自己的反应便是导师教过的遇到了所谓的“该好好把握的向导”的反应。他相信对方对他这样有能力的哨兵也会有相同的反应才对。

“因为不需要。”大野说完笑了笑,看起来驯服又温柔的模样,可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冷淡,“松本君,可以请你离开了吗?”

年轻气盛又缺乏耐心的哨兵不乐意了,浓眉一皱,用自己听起来十分稚嫩的声音威胁道:“你还没有登记吧,刚才想躲开我也是因为不想被登记对吧?你知道我现在完全可以把你揍趴下等后天到了首都星之后直接将你交到军部吗?”

大野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你说的有理,但我还是不要。”

“什么?”

松本话音未落便听到舰艇远处响起了枪声。

大野见他面色变化立刻扫描了一次舱内情形,“在接驳口,两个哨兵一个向导。”

“民用舰艇上的驻军都是普通人……我去看看,你呆着别动。”松本从裤管里抽出一把枪塞在大野手里,后者被吓了一跳。

“有需要就鸣枪,我会马上来帮你的。”说完哨兵便飞速地离去了。

尽管刚刚才威胁完这位菜鸟向导,一旦有危险发生却忍不住想要保证对方的安全。大野摸了摸那把还带着对方体温的枪管,再一次感叹这个稚气未脱的哨兵确实有些可爱。

不过他不是会安心呆在这里的那种人。

大野换上便于行动的短裤和T恤,带上通讯器和那把枪,很快追着松本到了接驳口。

=========

だが断る。 BY 大野智(不对

评论(2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