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润智润】 高塔之上 Chapter.5 【哨兵向导AU】

又写了一堆设定_(:з」∠)_

哨向设定介绍:点我点我点我

 

之后我就慢慢写了,新坑打打鸡血现在也终于到了稳定期了(x

=======================

大野一直很佩服自己随波逐流的程度,用正面的描述来说就是不管怎样的变故他都能很快地接受这个事实。

有了向导的能力之后确实多了不少麻烦,比如现在所有行李都被留在了星际航舰上,坐上了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的飞艇上。等到那个小哨兵恢复了正常,很快自己的名字也会被列在逃犯名单上吧。

但第一次亲身尝试了这样的天赋,虽然很快就被那个蒙面人压制住了,他依旧还是非常期待今后自己能成为一个比那个蒙面人更厉害的向导。

“有想象力是好事,但是做白日梦是不可以的哟。”向导一面扯下头套一面嘲笑着大野:“你得好好学习一下怎么建立屏障和排查自己的精神图景,随随便便就让别人看透了不是什么好事。”

大野挠挠头,看来纸上用兵的效果还是差强人意。

向导将头套丢到一旁,领着大野进了驾驶舱。驾驶舱内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是看起来和大野年纪差的不多的少年人,另一个是位有些龅牙的大叔。

“你们先跟他介绍下情况。”向导把新人大野推向了两人,自顾自从兜里掏出一面镜子整理起他那头让人印象深刻的卷发。

大野不自觉地用能力排查了一遍这两人,发现他们都是普通人,有些惊异地走过去了。区别于少年有些警惕的反应,龅牙大叔开朗健气地冲大野招了招手:“小伙子来来来。”

大野挠挠后脑手,一边鞠躬一边走过去:“你们好,我叫大野智。”

“那我就叫你智君了,谁让我年纪最大呢。我是管事的,明石家秋刀鱼,你叫我鱼叔就好。这个眼睛滴溜溜转的good looking boy是我们艇上的实习技术人员,叫二宫和也。叫他什么你看着办吧。”鱼叔说完转身指着那边还在打理自己一头乱毛的向导,“那是我们小队的向导,稻垣吾郎,你还是叫他稻垣桑吧。”

稻垣听到自己的名字转过来对着撩了撩自己的刘海笑得灿烂,“向导和向导好好相处吧。”

“向导啊……”二宫下巴搁在椅背上皮笑肉不笑地上下打量着大野,突然伸手指着大野的口袋,“包里有什么都拿出来。”

大野想起自己捡起来卡在裤腰上的那把枪,正准备拔出来,被二宫叫停,指了指他另一边口袋:“枪不用,别的。”

大野楞楞地收回手,从兜里将通讯器掏了出来。

“果然!我就知道……那三个人怎么就是记不住。”二宫接过大野的通讯器,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只小螺丝刀娴熟地拧开后盖,从繁琐的导线中找到数据线拖出来连接上飞艇的主脑。

对电子系统一窍不通的大野迷茫地看着屏幕上滚过一串又一串数字,完全沉浸在数据里的二宫眼睛追着数字飞快地移动,不时地停下来修改参数。

过了几分钟,二宫将通讯器复原还给大野。

“这个通讯器暂时只能在局域网里和有认证的通讯器联系,队里的通讯方式都替你输进去了。这样能完全避免政府的信息追踪,等过阵子风声过去了我再给你修改权限。”

大野惊讶地张大了嘴,“你真厉害。”

“这都能把你吓到,”二宫得意地昂起下巴,“这种只是雕虫小技而已。”

“哎你看他表情哈哈哈。”鱼叔在一旁被两个小辈逗得乐不可支,过了会儿擦擦眼泪叫住稻垣,“Goro酱快来介绍一下你们到底做了什么突然就捡了个小向导回来。”

稻垣眨眨眼,一脸无辜地问道:“啊咧啊咧,鱼叔,我没告诉你们这孩子是香取的侄子吗?”

“诶?”鱼叔和大野一起发出惊叹,虽然震惊的原因不同。

一直在另一个舱中整理装备的哨兵们听到这句话,也赶了过来。

“GORO!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早点说啊!”两位哨兵摘了头套,意外的都长得很好看。大野因为鱼叔的长相对他们稍稍有些不太好的期待,和想象中的反差实在太大,他的眼睛一时没能离开两人的脸。

二宫凑到他旁边偷偷问他:“看呆啦?”

被别人看到自己犯傻的样子,大野摸摸鼻子回答道:“还好。”

被二宫似笑非笑地盯着大野别扭着扭过头望着那边还在瞎扯的三人反问了一句,“为什么你们都认识我叔叔?”

鱼叔抢在二宫前面给出了答案:“你叔叔也是我们的人啊。”

“诶?!”

因为鱼叔很喜欢讲话,所以介绍的工作都交给了他。

“因为你是香取的侄子才告诉你这么多的哟。”

自由军并不是帝国的残存部队也并不是所谓的叛军,只是打着这个伪装暗中进行活动的效力于政府情报部门的多个行动小队,他们这只队伍正是其中之一。

“领导的名字还是不能告诉你啦,那样看着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大野的叔叔香取,以及他的向导草剪也同是这个组织里的成员。

“他们和稻垣,以及那俩哨兵,白点的叫中居,黑点的叫木村,在训练机构时就组成了一队。”

他们活动的目标很简单,帮助政府和军部走向更加正确的方向。刺杀普朗克议员和孙上校是因为他们暗中在制作贩售非法的哨兵向导专用的结合催化剂,这件事早在两年前情报局高层便收集到了切实的证据,但由于各种各样不能言明的原因最终就这么沉寂了下来。情报局这两年间没有放弃过对付普朗克和孙代表的保守党,对方尽管收敛了许多,却仍旧在向各星系的训练设施提供非法催化剂,也借用各种借口处理掉了一部分情报局埋在军部的内线。

“你叔叔去特种部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那边最近也有非法药品流入到预备营里。”

中居在这里插了一句:“草剪那么愣头愣脑的家伙还非要跟着去,为了这个还拉着香取精神结合了。啧,看着他们俩那么不干脆也是够了。”

“也没什么不好,他们俩之间有些话不用说明白对方也能懂。”稻垣在一旁低着头说道。

“没错。”木村跟着附议。

中居不甘地撅着嘴哼哼了两声,满肚子都是反驳的话最后还是乖乖闭上了嘴。

鱼叔清了清嗓子接着讲了下去:“你现在算了被迫成为了我们的一份子,不过你年纪还小,要不要加入我们得今后再说。我们会将你送去组织的培训机构,让你好好锻炼向导的能力或者做别的培训。以后若是不愿意进入组织,我们也可以帮你安排你希望的出路。也许需要改变身份,不过我们会帮你和家人取得联系的,不必担心。”

“说到这个!”二宫一拍掌,“那个哨兵应该已经汇报了情况现在大野君已经变成通缉犯了吧!”

他一边说一边打开主脑搜索起新闻。果不其然,所属自由军的舰艇对民用航舰打劫的事已经上了头条。

大野有些怕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叛逃者”这三个字之后,没敢和大家一块凑过去看那篇报道。

中居迅速地浏览了一遍报道,突然笑了出来,稻垣和木村也跟着笑出了声。

二宫疑惑地望着他们三人问:“怎么回事,人质?他看起来也不像是被你们掳回来的呀?”

愣在一旁的大野被中居拍了拍肩膀,后者带着笑意称赞道:“你到底对那个哨兵下了什么迷魂药?他这么做倒是省了我们不少功夫。”

大野回想起自己和松本润短暂的相处时间,越是思考越是想不通这人到底有着怎样的脑回路。

难道松本润真的在自己身上找到了所谓的命运,大野摇摇头在心里对此嗤之以鼻,这种毫无根据的词语,到底得天真烂漫到什么程度才能相信?

=================

我真的!做到了! @Free  style 

评论(1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