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润】 love of sin

我终于有了一种在写RPS的感觉了……之前写的都不算(x

总之大家怀着娱乐的心情去看就好,不要当真。


最近没有蟹肉的手感所以就这么算啦!


我之所以脑洞这么大……还是那句老话……都怪他们太甜了啦————————!!


=============

起因是一期电视节目。

松本和大野肩挨着肩靠在沙发上,经过了忙碌的年初,终于有了机会一起像这样悠闲地呆在一起。晚餐是大野钓回来的金枪鱼,傍晚刚到松本家时由他亲手处理好,松本再做了些下酒菜,到这时已经不知不觉喝光了一瓶清酒。

这点酒并不会让他们醉过去,但微醺的大野已经开始犯困,每次眨眼都需要做越来越大的努力来张开它。

察觉到大野的头正一点一点地向自己的肩头靠近,松本体贴地将电视声音关小了些,另一首轻轻地扶着大野的头让他靠在了最为舒适的地方。

松本电视里放着松本自己也曾经作为嘉宾出场的谈话资讯类综艺节目,这期是夫妻间的烦恼话题。婚姻,他和大野两人从来都没有触及过的话题,连想都没想过。

他以为已经睡着了的大野突然小声问了句:“最近又有报道说你要结婚了?”

松本低低地“嗯”了一声,迟迟没等到大野的回应,他有些慌地补上一句:“那些都是假的,你不会信的对吧?”

“呼呼,”大野笑着离开他的肩头,飞快地凑在松本的嘴角亲了一口,“润今天真可爱。”

“开始说醉话了吗?”松本推开像无骨动物一样倚在他身上的大野,嘴上说得很冷淡,但大野知道他为刚才突然的亲近很是受用,他的松润总是这么不会掩饰情绪。

“真的很可爱。”大野轻轻揉捏着松本骨节分明的手指,沉着声重复了一次,然后突然问道:“润想结婚吗?”

“诶?”认识大野这么多年,松本还是偶尔会摸不准他的思考回路,“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日本同性不能结婚,但是可以入籍哦?”大野温暖的掌心贴在松本的手背上,那双好看的手缓缓地摩挲着他的手腕和小臂,明明说着让人在意的话题,动作却越发下流起来,“我不介意改名叫松本智哦?……大野润稍微有点怪,但也让人心跳不已呢,呼呼。”

“你真喝醉了……要是真这么做了,得闹成多大的新闻。”松本想拉开些距离,大野却不放他逃走,两人拉扯着倒在了沙发上。

大野趴在松本的胸前,不安分的手从松本的衣服下摆里探进去,一本正经地让指尖划过松本最近又变得明显的肌肉线条,满溢着情欲的声音带着他胸腔的震动一起传到松本耳里:“让我们来组成家庭吧?润。”

毫无浪漫要素的情话让松本的小腹也烧灼起来,像要将他们两人熔为一体般燃烧着。

“去卧室。”松本用最后的理智推攘着大野离开了难以打扫的沙发。

大野依了他的意思,两人像黏在一块似的艰难地向卧室移动。

还没走到卧室门口,大野已经扒光了松本的衣物,专心地在他身上用力啃咬着。

被压在床边接吻时松本从床头柜摸出用了一半的润滑递给了大野,大野恋恋不舍地从他丰厚的唇上离开,问:“今天让我来吗?”

“嗯,谁让我是大野润呢,”松本在大野的屁股上用力捏了一把,“明天换你叫松本智。”


过了几日在节目录制完后松本和大野一起被经纪人叫住。

“拉斯维加斯?”

“对,不是挺好吗。上次你们两人去巴黎,这次换拉斯维加斯也不错吧?”经纪人笑得很鬼,“公费哦!”

没有拒绝的道理,松本还想到了一个很妙的点子。

大野摸了摸后颈,问经纪人:“有自由活动时间吗?”

“收录完了之后会有一天。”

“哦不错嘛。松润,去吧?”大野带着笑意的眼冲着松本眨了眨。

就这样两人坐上了飞往拉斯维加斯的飞机。STAFF没有想隐藏他们的行程,只订了商务舱的机位。刚就坐不久,周围就出现了小声议论的声音。果然在下飞机后随便在推特一搜就会出现他们出行的消息。

松本有些头疼,若是这之后都一直有人看着,那他的计划就不好实行了。

自由活动那天,松本难得地起了个大早,前一天夜里他靠着字典填完了一份英文表格,为了减少排队的时间降低被认出来的风险他很是努力了一番。

也许是因为要干这么一件大胆的事,紧张的情绪都表现在了他的脸上,车窗上映出的自己的脸看起来十分僵硬。

大野坐在副驾驶座上一直偷偷打量着他,不停地提问,一向话少的大野难得地变得唠叨起来。但是反常的松本也没注意到他的反常。

“润为什么要让我带上护照?润也带了吗?”

“今天是要去哪里啊?”

“要花多长时间,我也有想去的地方……会不会来不及?”

大野的问题像是连珠炮一样一个接一个,松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撒谎从来不是他的强项,只能敷衍地回答:“我们要去一趟downtown,很近的,花不了多长时间。”

“哦是吗,我也正好想去那儿。”大野摸摸鼻子,松本终于察觉到了他的不自然。

“你想去干嘛?”

“嘛……有个想带你去的地方。”大野羞恼地别过头,“说了就不是惊喜了。”

“哦~好吧,正好我也有惊喜给你。”松本咬了咬唇,恋人和自己竟然心意相通到这样的地步,他要很难才能忍住不去亲吻恋人变得通红的耳垂。

跟着GPS的指示,顺利地找到了目的地。下车之后大野因为过于震惊变得有些迟钝,呆呆地被松本牵着走进了他也偷偷记在手机上的地址。

比起什么准备都没做的他,填了表格带上现金,握着他的手只问了一句“你愿意吗”的松本真的是太帅了。大野的心脏从进门的那刻起就超负荷运转,以为眼泪早都在去年的夏威夷流干的他现在又意识到自己有多眼浅,总是因为感到幸福而哭,他自己都觉得太过奢侈。

“完蛋,工作人员说的话我都听不懂。”松本拿着工作人员给的信封和里面厚厚的文件,有些尴尬地咬着唇道:“我英语这么烂你也不介意吗?”

“比我英语好的就行。”大野笑着指了指不远处冲着他们围过来的各色人种,“现在该去找教堂了。”

这些围着他们介绍教堂的人里没有日本人,但有一个会说一些简单日语的西班牙人,领着他们去了一间粉红色教堂。

在罪恶之城里举行婚礼的人很多,大多都是图个乐子,所以这些专门应对游客的教堂也都装饰地五颜六色鲜艳无比。好在他们选的这间至少白色的印象还是比较强烈,算是符合了松本对婚礼的理想。

两人换上了教堂里提供的白色燕尾服,意外地都挺合身。

然后面带着笑容,手牵着手,在牧师面前讲出了从旅行定下时便开始考虑的誓词。

“いつも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大野思来想去还是只能说出这样质朴的句子,太过于腻味的话在这样正经的时候总是羞于讲出口。

相比之下松本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待,充满爱意的眼睛一瞬也没有从大野的脸上离开过,讲出了最传统又最浪漫的那句话:“我承诺,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在你身旁做你的伴侣,不离不弃。”

松本从兜里拿出一对戒指,没想到大野也一样准备了一对。连设计的选择都一模一样,没有多余的装饰,只在内侧刻上两人名字缩写的指环。

大野将一只戒指转了一圈,将刻着玫瑰的另一面展示给松本,“这个,我自己刻的。”

“真好看……”松本感叹着想拿在手中,被大野捏住了手掌。

“别……我来替你戴上。”大野说完红透了耳朵,捏着戒指的手也微微颤抖,“我一直都很想这么做。”

松本拿起自己为大野准备的那只戒指也替他戴上,两人无言地相视一笑。

“Now, you may kiss each other.”


仪式也总算完成,填好的材料也都交回了婚证处备案。

尽管仍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但他们确实结婚了。虽然在日本不受认可,但至少在世界上某个地方,松本润和大野智是作为合法伴侣生活在一起的。

每当大野想到这件事,就又忍不住快要哭出来了。



评论(19)
热度(76)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