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润】 高塔之上 Chapter.6 【哨兵向导AU】

哨向设定介绍:点我点我点我

 

==========

你会后悔的。”

大野又在梦中听到那个声音。

稚嫩的声音伴着那股微涩的果味在他脑海里漾起一阵阵波纹。

大野循着声音和香味的方向走去,却怎么也见不到那张脸。

他一直这么走着却毫无收获,当他失望地发现那股牵引着他的信息素不见了踪影,放弃了寻找他失落地转身往回。

“别走。”

大野被捉住手腕,一回头便是情景重现一般,少年那双深邃的眼睛瞪视着他,明明不该有共鸣,少年全部的不甘和痛苦都传到了大野心里。

“我们是被命运联系着的两个人。”

少年红润的唇轻轻开合,像念出了咒语,大野魔怔似的愣愣地点头附和道:“嗯,是的。”

大野被在梦中说出这样话的自己给吓醒了。

距离他觉醒的那个晚上转眼已经两年过去了。他以为早该忘记的事情却还记得很是清楚,根据已经成为他导师的稻垣的说法,向导记忆力普遍都很出色。大野将自己归在记忆力并不出色的那部分里,却时常在梦里见到那张只有一面之缘的脸。

早该被时间模糊了棱角的五官,依旧鲜活得不可思议。不仅如此,那股酸涩的味道和稚嫩的嗓音也一并将那个夜晚重现。

但自己在梦中竟然顺着对方说了肯定的答案这还是第一次,明知这只是一场梦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大野仍然为此难堪起来。

大野起身倒了杯水一饮而尽,低头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六点整,算是个尴尬的点,接不接着睡是个问题。思考了一会儿他决定放弃回笼觉,去宿舍的练习场里训练一会儿。

在自由军劫持人质事件一周后,大野智被认定为死亡。几块遗骨被送至大野家,还有那两箱“遗物”。

大野家办了一个小小的葬礼,只邀请了部分亲戚和大野的好友。大家想这是因为大野的父母中年丧子不想太过触景伤情。

当然旁人不知道的是,早在事件发生之后第二天,大野的叔叔香取便回到老家告知了姐姐和姐夫其实大野还活着的消息。

现在向导星的培训设施里作为受训生活着的是中居的远亲表弟,写作多野聪念作大野智的二十岁的好青年。

这两年中大野一直作为一个资质普通成绩毫无闪光点的预备向导活在档案里,自然也是托了稻垣的福。

稻垣在没有任务的时候是一名普通的,走后门进入设施的,懒懒散散的向导导师。另外几位也是一样。中居和木村自然是哨兵导师,而鱼叔,竟然是情报部门的总负责人。嘴巴那么快怎么藏得住秘密,大野认为他一定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

二宫当时是在技术学院的特训生,第二年突然作为向导觉醒了。因为这个突然的转变,他一直有些郁郁寡欢的样子,将他收入囊中的稻垣想办法替他弄到了能同时在两个学院上课的资格,他也并没因此多开心几天。

大野经过了二宫的房间,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不用想也知道昨晚玩游戏玩到凌晨现在仍在梦乡中。

下楼后经过了稻垣的房间,这个点他应该还没起床。会来找他的人肯定也睡得正香。

大野深吸了一口气,做起了每日必修的功课之一,用精神力潜入稻垣的屏障内。

从最开始的一接触屏障便会被发现到如今能在熟睡的导师脑中布上一点点小陷阱。

总是被导师们欺负的大野在有能力之后也有些喜欢上欺负人这件事了。谁让每次中居对稻垣使完坏后总是笑得那么开心。

很快他听到门里传来有人从床上跌下来的声音,大野踮着脚飞快地溜走了。

门内的稻垣趴在手织地毯上哀嚎一声,用棉被将自己裹成一团小声念叨起来:“为什么突然梦到那家伙了?”

作弄完导师心情大好的大野打开了模拟机器,抄起武器便对着虚拟的一对向导和哨兵冲了上去。

除了向导的课程,大野也在私下接受木村和中居的辅导,这是香取替他争取来的福利。

大野本身的身体条件和香取相差很大,像中居和木村这样的灵巧型更适合指导他。

现在他的身体条件各项都等同于没有使用能力的末席哨兵,尽管不像稻垣能开启五感加强,配合着向导的能力攻击力也能加强不少。

大野在开枪击毙敌方哨兵时脑海里又浮现起那个小哨兵的样子,现在的自己再也不会被他那么轻易捉住手腕了吧。

这次模拟战斗的成绩评价在A-,登陆在了一个大野不认识的哨兵的成绩单上。大野也不知道是拖累还是便宜了别人,总之中居让他用这台机器时刷这张署名樱井翔的ID就好。

此时的樱井翔刚刚关掉闹钟,揉着水肿了的腮帮子走向卫生间。

在年初觉醒之后樱井被安排进入向导星的哨兵学院,起初他不太明白为何他要大老远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但很快家中长辈的意图便通过一个龅牙的中年男子传达给他了。

他讨厌突然的安排,但是这背后的目的他并不讨厌。所以没有办法,他只能接受事实,踏踏实实地在这里进行训练。作为一个哨兵,樱井却不擅长体术和战斗方面,精神力和记忆力相对别的哨兵又要强上许多。

跟好友松本那种靠体能致胜的不同,他擅自替自己的将来定位为智慧型哨兵。

想到松本,两年前那次事故之后他就一直有些不对劲。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里十二个小时都耗在了训练场里,听说训练的强度也强上了两倍不止。在他离开首都星不久之后松本便联系他说自己通过了首席哨兵的测试。

樱井每周查看自己积累的学分时总是会被吓一跳,他一半的课程得分多在B上下,就算在战略和情报相关的课程上都拿了A+也不会有这么快的速度。照这个速度,不到学期末他就有资格参加末席哨兵的资格测试。

同样毫不知情的大野结束另一次模拟训练后,在指尖把玩着给樱井送去学分的ID卡,踱着步回到房间冲澡,然后坐在床边冥想练习,直到二宫敲响他的房门。

两个小矮子并肩走向公共餐厅,二宫明显还没睡醒,看起来比大野还没精神。

“你睡了几个小时?”大野忍不住问道。

“嗯?唔,五个小时差不多吧,”二宫撇撇嘴,“昨晚在竞技场里遇到一个讨厌的家伙,输了那么多场还一直缠着我不让我走。”

“你强制断开连接不就好了么?”大野被二宫拉着也玩了一阵那个游戏,但比起在游戏里打架,他更喜欢在现实里找中居打上两场。

二宫怔了怔,解释道:“嘛,那么傻丢下他一个人也太可怜了吧。”

“呼呼。”大野没深究下去,点好餐换了个话题,“下周要和哨兵做联合训练。那边你有认识的哨兵吗?”

“哦,没有。我认识的几个你都认识。我倒是无所谓,你不太会说话,万一找不到人一组怎么办?”二宫也不知道是揶揄多一些还是担心多一些。

“嗯,理论上不会的。”大野还记得稻垣在上课时讲过,向导人数相对少一些。

“我只希望能遇到个机敏点的,不要拖累我的成绩单。”二宫托着腮心不在焉地用叉子戳着面前半熟的煎蛋。

大野摸摸鼻子,在短时间里这已经是第三次想起那个小哨兵的脸。

“嘛,只要不是中居桑那样坏心眼的就好。”说完大野和二宫对视一眼一起大笑起来。

评论(24)
热度(48)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