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润】 高塔之上 Chapter.8 【哨向AU】

哨向设定介绍: 点我点我点我

 

===================

樱井和大野稍稍商讨了会儿作战计划,樱井听完大野的话,饶有兴致地摸摸下巴:“大野君的想法倒是挺有意思的,我应该能配合得了。但要是换了我朋友一定能做得更好,我在爆发力上还是弱了些。”

“呼呼,樱井君太谦虚了。我就等着在一边看着樱井君大展身手好了。”

大野和樱井相互吹捧了两句后再回头找二宫时却发现他和那个哨兵一起不知了去向。

樱井见他张望,贴心地指出了在训练场角落里跳脚的二宫和忙着安抚他的相叶。

大野忍不住感叹道:“不亏是哨兵,视力真好。”

樱井耸耸肩,“其实是因为他们吵架的声音太好分辨。而且你也知道,没有向导的时候,我们听力常常是个很大的负担。”

大野认同地点头,拍拍樱井的肩膀,“樱井现在应该也是……”接下来的话,他没有发声只是做出了唇形,“组织的一员吧?”

“嗯。不过我也未被告知什么详细内容,今后有什么安排我还不知道。”樱井打着官腔,身为一个算不上合格的向导,大野依然能从他表情的细微变化上知晓面前的哨兵有所隐瞒的事实。

是否知道和关心与否却是两件事。就像他不挑破二宫极力掩饰的动摇,他也不会打探樱井的故事。反正该知道的事情,迟早都会知道。

训练的分组除开部分像大野和樱井这样自己申请组队的,别的都靠随机抽签,大野发现二宫竟然也在抽签的名单上。叫做相叶的老相识似乎没能顺利跟他和好,二宫少有认真生气的时候,虽然毒舌却意外的不太会拒绝别人,能让他真的发起脾气来相叶当真不是池中之物。

山本跟在二宫屁股后面抽签,在熟人面前总是大大咧咧的她看起来有些不安。大野领着樱井一起过去关照后辈,山本在见到他身后的哨兵时眼睛瞬间被点亮了。

“啊,大野桑,身后那位你的朋友吗?”山本按捺不住好奇心,一面不住打量着两人微妙的距离一面激动地不停原地踮脚。

大野抬手给她额头上了一记手刀,抿起嘴笑着说:“现在倒是有胆子了,刚才怎么不去找搭档啊?”

“二宫桑不是也来了吗?”山本委屈地揉揉额头,“五个人的班里我都不敢主动搭话,更别说现在了……大野桑你又不是不知道。”

大野摸摸鼻子想起当初刚进稻垣班里时,学员只有山本和另一个姓高桥的女生。高桥很是自然地负责了介绍校舍和宿舍设施的任务,这之后的一周里总是不小心就会迷路的大野也总是麻烦这个比他小两岁的女生,而第一次和山本好好对话却已经一个月之后的事。

二宫听到山本的话回过头来说:“我只是因为被人耽误了时间而已。别把我跟你归到一类去。”接着他诧异地发现大野身后跟着个哨兵。

“怎么回事?O酱你是被搭讪了?”

大野侧身,背过手替二宫和樱井介绍起对方:“Nino,阿彩,这位哨兵叫樱井翔。樱井桑,这边这两位是我们的同伴,二宫和也和山本彩。”

二宫和山本规规矩矩地鞠了躬:“樱井桑你好,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彼此彼此。”樱井被吓了一跳连忙回了礼。

二宫站直身子后撇着嘴感叹道:“诶,这就是那个樱井啊。意外的长相。”

“诶?怎么回事?”山本吃惊地捂上嘴,诧异的眼神在三个人身上乱窜。樱井也一头雾水地思考自己怎么就在向导班里有名了起来。

二宫坏心眼地抢在大野说出真相前回答道:“这是我们的秘密,阿彩你还太年轻,不要知道比较好。”

山本的脸瞬间被脑海中出现的想象给点燃,眼睛再也不敢直视这三位关系混乱的前辈。啊,加上那位缠着二宫桑的一共四位。

“蔷薇什么的真是糟糕……”山本小声嘟囔着捂住了自己被妄想烧得滚烫的脸。

“润,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松本训练后回到用白噪音包围着的宿舍,刚推开门便被最近刚成为第四军团少尉的姐姐松本惠捉住训了起来。

“没什么想法。”松本家人从没放弃过让这代唯一的男丁加入军队的想法,用父亲的话来说,他们松本家世代从军,不论男女天赋,倒也是公平得很。

“你小时候可不是这样,也该学乖了吧,家里人都在问你什么时候能回家看看。”惠放弃了这个话题,从包里取出一瓶向导素放在床头柜上放着松本十岁相片的镜框边,“母亲让我带给你的,设施里配的量不够用吗?你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用不着你们操心。”松本走到更衣间后脱下满是汗渍的训练服,“你也要跟着家里那些人说一样的话吗?再怎么说也没用,我不需要别的向导。”

“别的向导?”惠撇撇嘴,“说得就像你有似的。”

松本不满的声音从门背后清晰地传出:“我已经遇到了最适合我的向导,跟他比起来别的向导连向导素都不如。”

惠轻声笑了,她知道自己的哨兵弟弟能听到,“真好,能说出那么浪漫的话来。我是普通人,闻不到信息素也不能亲身体验到那样的吸引。”

“……当哨兵也不是多好的事,”松本换上T恤和家居裤,阴沉着脸走出来,“如果我不是哨兵也不会被家里逼得那么紧。”

惠解开了领口,倚在松本最喜欢的沙发上,慢悠悠地开口说道:“你最好还是早些找到你嘴里那位向导吧,最好早些结合。就算家里没有别的想法,以你现在的感知能力,光靠向导素身体也会很难过吧。”

松本没立刻回答,和姐姐沉默着对视了一会儿,最后由他先错开视线,这是长久以来姐弟间妥协的象征。松本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安排都讲了出来:“近期我就会离开首都星,导师让我去游学,正好去找他,也能避免家里人做多余的事。”

惠的通讯器恰逢其时地响起,惠低头看了一眼,松本瞬间察觉到她心拍数猛地加快,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有任务。”惠没多解释便起身向他道别,说完再见后补充了一句:“母亲让你有空多和樱井家的小子联系,他家最近也不知有什么动向,费事将他送去了向导星那边,你有机会多打探打探。就算没什么消息,和他们家拉近点关系也是好的。”

松本厌恶地背过身皱起眉,仍旧无可奈何地回答道:“好。”

听到身后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他气恼地将手边那瓶向导素狠狠砸在地上,白色的药片在玻璃碎掉的声音中就这么散落了一地。

松本能清楚的听到每一片玻璃落到地面的声音,每一片药片滚落向四周的声音,他知道这里一共有多少片碎片裂开也知道每一片药片都飞落到了何处。他能清晰地捕捉到这屋子里每一个细小的声音,每一束光的动作。

他为此感到疲倦,他的身体大脑精神图景里都积累了太多多余的信息,不必要的对话不必要的气味不必要的触感,都像刻在他脑中一样遗忘不掉。

它们能帮助他更快地处理事务,却也让他一天比一天更加躁郁。

松本蹲下来,拾起几粒药片塞进嘴里。他嚼碎那些没有味道却能让他获得短暂宁静的东西,然后闭上眼翻身躺在床上。

他需要那个向导,松本回忆起那股味道,那个让他梦到了深海和无垠的森林的向导。只有他才能让我从这无边的痛苦中解脱,只有他才可以让我自由。

大野和樱井在第一轮便对上了相叶和一位女性向导。

樱井的武器是镶在鞋跟的光磁推动器,既弥补了樱井速度上的不足,攻击的角度和方式也比通常的武器提升了不少。在进入场内的瞬间大野就对自己和樱井开启了反侦察障壁,这是他和稻垣每日必修功课的成果,如果对方向导和哨兵的能力和他并没有太大悬殊,对方向导查探到他们所在位置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对方也做了类似的准备,但大野毕竟在反侦察这项上得分是全学院最高分,反过来推断别人的隐蔽地点当然小菜一碟,没多一会儿便发现他们的两点方向的建筑物背后有能力反应。

樱井和大野都希望能快点结束这场战斗,对视了一眼,两人便不约而同地冲向相叶的藏身之处。

大野尽力用自己的能力去干扰相叶的五感,但他并不如二宫那么擅长,尽管他已经做得很好了,在双方距离还剩不到二十米时相叶还是听到了两人的脚步声。

相叶带着向导飞速地转移了位置,但大野和樱井并没丢失他们的踪迹,他们的速度更快,毫不放松地紧紧地咬了上去。

大野调整了樱井的五感,加强了他的视觉,方便他捕捉相叶的动作。

陷入被动的相叶将向导藏到遮蔽物后,像所有合格的哨兵一样他本能地选择先保护向导,接着迅速地转身堪堪闪过樱井从背后踢出的一脚,他甚至能感觉到助推器的热气贴着他的肩膀擦过,眼睛瞬也没瞬地对着紧跟在后的大野挥出自己的武器。

战斗确实没能持续多久。

在相叶冲向大野后却发现自己面对一个冒冒失失地冲向地方哨兵的向导却在对方灵巧的闪避和格挡下无法给他造成伤害。而就在这么短短几秒内,和他一队的向导便被樱井轻松地送出了场外。

在他还来不及感到震惊的时候,大野的左手趁他不备握住了他的光剑把柄,延缓了他迎向樱井的一击。相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樱井的武器捅了个对穿。

等他的虚拟形象从场内消失时他还没想明白。不是说好的一个哨兵一个向导组队吗,怎么他碰上的却是两个哨兵呢?

在一旁观战的二宫托着下巴远远地望向一头雾水的相叶和一旁还在懊恼的向导。如果换他和相叶搭档的话,他敢保证,绝对能让配合生疏的大野和樱井在一分钟内从场内重伤消失。

评论(25)
热度(61)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