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润智润】 高塔之上 chapter.11 【哨向AU】

这章都是竹马,我对不起标签。

设定点我

 

前文点我

 

========================

二宫和也很久没有听到前夜星这个名字了。

从四年前他和相叶因为战争的波及被迫离开了这颗母星,在逃亡船上,相叶却意外地觉醒了哨兵的能力。

就在军方人员面前觉醒的相叶,刚觉醒的时候五感便很强,毫无疑问地被立刻收编进了临近星系的训练所。而二宫那时候从来没想过他和相叶竟然会面临这样的状况。

在临别前夜,二宫将自己终于完成的那件武器赠给了相叶,那时候他以为自己能跟着相叶一起到那所训练所。相叶作为哨兵学员,他作为技术学员,两人继续在前夜星上那样的生活。

就算失去了一切,至少还有对方。二宫和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在第二天一早被突然告知他并不能和相叶一起走时,他和亲人分离之后又要面对和相叶的分别。尽管二宫和也看起来总是那么从容,但那时候的他毕竟才十四岁。前往前夜星支援的鱼叔,在返程的舰艇上捡到了哭得一塌糊涂的少年二宫。

相叶和他那时候都没有联络器,在最初的一年两个人完全失联,直到第二年,两个人在网游里遇上了。

跟以前一样,相叶的角色用的直接是自己的脸,而二宫的ID一直都叫半条眉毛。在主城的商业街上只打了个照面,他们便认出了对方。

但是错过了最初的时机,就很难突兀地开口相认。一开始两个人默契地装作没认出对方一样,却无法控制和对方接触的心情,于是他们常在竞技场里见面。

说是见面并不准确,两人并没任何约定,有空了便在竞技场门口等着,若是能遇到便打几场。渐渐地两个人培养出了新的默契,除了在游戏里切磋实践格斗的技巧,终于也开始交换上线的时间,一方要是接下来几天里不会上线,也会知会一声。

这样的状态也持续了很久,在大野刚到向导星没多久的时候,相叶第一次向二宫发出了语音信息。

听到声音的那一刻,二宫的眼角有些泛酸,当然在游戏仓里的他并没有真实的感触,游戏里的那个他依旧保持着微微笑着的表情。但是想哭的心情是真的。

相叶的声音有些变了,大概是过了变声期,说话的语调却和从前一模一样。他叫了一声かず又胆怯地换回了ニノ,颤抖着声线问他,是你吗。

借助网络两人的友情似乎变回了当年的样子,只是相叶从来没和他提过见面的事。从前可不是这样,就算再麻烦,相叶都会把二宫从家里哄出去,死缠烂打地要他陪他一起在外面玩。

明明说过比起网络更喜欢现实中摸得到的人际关系,这时候却绝口不提。二宫觉得很奇怪。

再然后,二宫觉醒了向导的能力,他犹豫了一些日子,还是告诉了相叶。而那时候的相叶便立刻提出了想转来向导星的想法,二宫反对了很多次,却也没能阻止相叶在一年后出现在他面前。

二宫总是会不自觉地顾虑很多,比如,相叶是不是因为自己觉醒了才来的,是不是他要是觉醒成为哨兵相叶也不会来。

他没有去认真质疑的勇气,也害怕听到相叶的答案。如果不问的话,他至少能想象答案是他希望的那个。

前夜星上的战争早已结束了,现在仍在重建的状态,二宫和相叶从前生活的城市听说也快恢复战前的模样。

现在香取作为领队和他的搭档草剪一起,带领他,相叶,大野和松本,还有临走前才匆忙被叫来的樱井一起坐上了前往前夜星的小型飞船。

在飞船上香取向几名后辈说明他们的任务目的,这也是樱井会来向导星的目的之一。

几个月前在联盟统治下的几大星系里开始流行一种只针对哨兵和向导的成瘾性药物,部分年轻哨兵和向导因为好奇尝试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散播药物的人的目的并不是盈利,而是借助成瘾的人来将药散布开,等到当局重视起来时已经造成了相当严重的后果。

最初接触到药物的人已经开始丧失行动能力,神经系统已被药物严重损伤。别说参加行动,连生活自理都做不到。尽管政府也采取了各种措施帮助他们摆脱药物,但成瘾性远比他们想象中地大。

组织里的人这段时间一直在为这件事忙碌,草剪和香取也为此在外查探,而现在他们终于查明了药物流出的源头,猿渡大辉——下一任保守党党魁的有力人选,也是樱井的父亲的政敌,一直宣扬哨兵和向导应该被严厉地管制并作为战争工具利用的政见。因为哨兵和向导出色的能力,高居重位的并不在少数,所以他的言论也得到了部分普通人的支持。

但科学已经证明能力的觉醒并非由遗传决定,普通人的家庭里也可能会诞生能力非凡的能力者,而这个理论也逐渐被世间所接受,再加上樱井父亲所在的执政党这些年来努力推行的一系列法案,保守党的支持率日渐下滑。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将极端排斥能力者的猿渡大辉逼到了采取非法手段来动摇民意。

不仅如此,鱼叔手下另一只队伍,在调查途中发现猿渡在前夜星上似乎有行动。而这次香取带领他们便是准备打着培训的名号混入重建的队伍进行调查。

“虽然组织判断这边的任务难度低才派出你们跟我来,但到底会发生什么我也不能保证,所以,”香取严肃时的眼神很凶,就这么在他们几个人身上扫了一圈,除了常被松冈用同样眼神瞪的松本,大家都抖了个激灵,“你们几个一定要好好听命令,任何的失误都可能葬送掉我们这支小队。明白了吗?”

“明白了!”五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散会后,二宫坐舷窗边,凝视着飞船前方慢慢放大的那颗星球。四年前他被迫离开的地方,也是他失去一切的地方。

他记起那时他和相叶趴在舷窗上,也是这么凝视着自己渐渐远去的家园。他什么都没说,相叶却像是都能懂一样,抱住了他。

他趴在同样年幼的相叶肩膀上说,以后我只有你了。相叶点点头,半长的发尾扫过他的耳朵,让他笑着扭了扭。

相叶带着哭腔向他保证,我一定不会离开你,我会代替叔叔和阿姨保护かず的。

二宫想起下一幕,太阳穴跟着痛了起来。

在说完那句话后相叶便觉醒了能力,无法控制的被极具强化的五感让他疼痛不已,呻吟着瘫倒在二宫胸前。

二宫慌张地大声求助,很快便有大人跑到他们身边,他被告知相叶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作为哨兵觉醒了而已。二宫庆幸相叶没有生命危险,但也忍不住担心,彻夜守在他身边同他小声讲话,直到天明才沉沉睡去。

却没想到,一觉醒来,连相叶都离开了他。

二宫的心绪久违地紊乱起来,作为向导他明白这是不应该的,但作为一个人却是无可避免的。

他依旧很难过。

他想,也许这时候草剪或者大野会过来安慰他,疏导他。他闭上眼睛,有一双温暖的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二宫静静地等了一会儿,没有精神力将他包围住的迹象,可奇怪的,他心里那些杂乱的思绪都被那股暖流驱散开来。暖暖的,却让他想低下头将脸贴在那人的手背上。

“谢谢。”二宫开口道谢,转过头却见到相叶泪水将落未落的眼睛。

相叶吸了吸鼻子,回答道:“我一直坚信自己是为了保护かず才成为哨兵的,所以不用谢我。”

咧着嘴努力笑得爽朗帅气的相叶,全部的努力都被泪水击垮了。二宫无奈地抻着袖口替他擦了擦脸上的泪珠,双手附上相叶从他肩上滑落的那只手,带着笑骂道:“笨蛋,你怎么又哭了?”

评论(10)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