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润】 高塔之上 chapter.13

隔了这么久才更还这么短我真的很不好意思

前辈那边是不熟组和香草,并没有三角关系,木村桑直直哒

==================

松本赶到时大野提着一条还在扑腾的鱼站在钓场门口。

“你来的也太快了,”大野鼓着肉肉的脸颊抱怨道,“我都没能多钓两条。”

“你能钓到鱼才是最让人吃惊的。”松本回想到一路上见到的中年男子们,实在很难想象大野会拥有这么一个爱好,“你还真是个怪人。”

大野白他一眼,“这叫兴趣爱好,松本君也会有一个两个吧。”

“一个两个?”松本敏锐地抓住重点,“你还有什么爱好?”

大野摸摸鼻子,眼神游弋着像在犹豫。

松本不满地皱眉问道:“你是不乐意告诉我吗?”

“哎?不是,只是有点不好意思,”大野又摸了摸鼻子,说,“我很喜欢画画,看起来不像是吧?你想笑就笑吧。”

松本意识到摸鼻子是大野掩饰情绪时会做的动作。这么快就让人抓住小动作的习惯,也还真是容易让人看破。

“是挺意外,但对我来说是加分点。”说完他伸手接过大野手上活蹦乱跳的鱼,抬头的瞬间对上大野因为迷茫正缓慢眨着的双眸。松本眯起一双杏眼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夸奖道:“这鱼还挺重。”

大野不识路,回去路上跟在不时确认地图的松本身后,视线在那条渐渐没了力气挣扎的鱼和松本稚气未脱却看起来十分可靠的背影间切换。

在松本第三次抬起手掩住鼻子时大野终于还是忍不住为他做出了一个屏障。

松本诧异地回头看他,瞪圆眼睛受宠若惊的样子大野十分受用,嘴上却轻描淡写地解释道:“好歹是我钓的鱼,我得负点责任。”

明明很介意鱼的腥味,却忍着什么都不说的哨兵,倔得并不让人讨厌。

喜欢上松本应该是件很容易的事,作为同伴来讲。大野想。

樱井见到那条肥美的鱼的表情比见到大野归来时鲜活不止一点点。他咽了口唾沫,眼睛瞬也不瞬地提问:“这,这是大野君钓到的鱼?可以吃吗?咱们不如现在就回去?”

松本有些为难地瞅了眼大野,说:“我光顾着找大野君,都没能打听到消息。这样可没法回去交代。”

樱井拍拍胸脯保证道:“我在市场里跟大妈唠了半天嗑,心里大概也有了几个推测,足够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再耽误下去鱼都不新鲜了!”

松本犹豫了一会儿,对于自己不作为的一下午抱有明显的负罪感。

精神力和松本相连的大野察觉到他不怎么愉快的心情,扯了扯松本的衣角,说:“怪我,你别想太多。”

确实都是大野的错,可本能却抛开理智在松本的脑海里鼓吹着这一下午他在别的方面收获颇丰。和大野独处了那么久,也了解他多一点。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大野,和他最初期待的样子完全不同,却一点没让他感到失望,还多了些惊喜。

松本劝自己想开些,跟未来的搭档培养感情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项任务。

回程的路上,大野为嗅觉敏感的两个哨兵都张开了屏障,不仅是那条鱼的腥味,城市里各种各样的声音和味道积累起来都会成为负担。而他若是没了自己的屏障,瞬间便会被周围人的情感所淹没,不仅会产生身体上的疼痛,最糟的情况下,甚至连自己的意识都会被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情绪掩埋,就此坠入虚无。

这两年的训练里,大野系统地学习了向导和哨兵相关的知识,接触到不少让他觉得有好感的哨兵,他自己也不像从前一样排斥和哨兵的接触,甚至还喜欢上了自己的能力。虽然这能力给他带来的麻烦不少,但现在他已经离不开它了。

可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不希望结合。他期望的是普通的相遇和普通的恋爱,结成一个普通的家庭,最好是没太多束缚,却能让彼此安心的关系。但若是在有了结合的对象的情况下,再期待这样的生活对自己和对对方来说都是一个麻烦。

就好比稻垣。

最初大野以为和他结合的是中居,因为出任务时两人同行的次数最多。可后来才知道,原来和稻垣精神结合的是木村。感到诧异的大野有好奇地打听过,可二宫对他们的过去也并不知情。知道内情的鱼叔对这件事一反常态地锁紧了嘴巴,一个字都不肯多说。

当事者和知情者的缄默反而让大野智愈发在意起来,对三位导师的日常互动也忍不住多了稍许关注。只是,尽管他能看出日常下中居和稻垣的暗潮涌动,却还是不知就理。后来更对这两人之间磨磨唧唧的样子嫌弃了起来,两位导师甚至不知道自己成为大野对结合这件事排斥的第二大原因。

至于第一大原因……

大野顾着胡思乱想,没留意脚下的路。郊区的道路不如城里的修补的快,依旧是战后那样三步一坑的样子。晃神中一脚踩进一个不算浅的坑里,重心不稳就这么往前冲着眼看就要跌上一跤。饶是大野反射神经强,在没处借力的情况下也只能顺着本能用双臂在倒下前撑住身体避免受伤。

手还未来得及撑在地面上,本该在大野身前五米开外的地方和樱井聊天的松本却突然折返过来伸手捞住他的腰。

“走个路都能摔,”松本就那么揽着他的腰走到一旁,掰开他的手掌看了看有没有擦伤,又蹲下去替他拍了拍沾上尘土的裤腿。

一系列动作迅速又自然,等他抬起头对上樱井戏谑的眼神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行为是多么露骨。他急忙和大野拉开距离,双手尴尬地背到身后,耳根通红但为了掩饰害羞他不带好气地说:“怎么这么笨。”

大野哈哈笑着摸了摸鼻子,好脾气地道了声谢,“谢谢,之后会注意的。”

松本用鼻子哼了一声说:“下次可没那么好运气有我帮你了。”

“哦……抱歉。”大野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对松本这样的人他还不明白相处的办法,一心以为是他让松本生气了,讷讷地埋下头往驻地大步走去。

这显然不是松本希望的,他也想自己能更加坦率,表现得更温柔,但他并没有这种从容,在大野面前他就不再是他自己,而是更普通的缺少自制力的少年。松本懊恼地陷入自我厌恶中。

叹了口气,在肚子里感叹着朋友不争气的樱井指了指松本提着的,已经没了气的鱼,不知道第几次催促道:“要不新鲜了。”

评论(16)
热度(66)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