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润智润】 高塔之上 Chapter.14 【哨向AU】

刀男人真好玩(

看在我更新的份上让我摸到莺丸吧

======================

我叫松子DELUXE。请不要叫我“那个胖胖的家政机器人”。

暂且不论这个称呼对我物理造型的歧视,从根本上来讲,我也并非家政机器人。

那种只会做些低级处理工作完全按照程序运行的机器人,跟我可不是一个档次的。

但是,今天,下午五时三十七分,那几个刚住进来的小孩子提着一条咽了气的鱼回来了。

不知道组织到底为什么要派我跟着他们来到这里,我明明是个高级智能,却得将主体的一部分移植到这个家用型号机器人上,千里迢迢来到这个破破烂烂网速特差信号时有时无的小地方,分神照顾这群出任务的小孩子。在向导星上的另一个高级智能,有吉,肯定在暗暗嘲笑我现在的境遇吧。但这毕竟是任务,初设程序决定了我不能违背命令,也只能抱怨着来这里做些无趣的工作。

几个人中,那个眼睛圆圆的,像小鹿一样张望着的男孩,长相的数据最符合我口味。

他开心地发现了坐在沙发边上躺着休息的我。不是偷懒,是休息。圆圆的眼睛发着光,冲着同伴大声喊道:“这里这里, 我找到那个胖胖的家政机器人了!”

再强调一次,请不要叫我“胖胖的家政机器人”。

他们提着那条死鱼跑到我面前,蹲下来,用像小狗一样水汪汪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圆眼睛的那个开口问我:“呐呐,麻烦能用帮我们做饭吗?”

我冲着他们翻了个白眼,但是这剧低级形态的身体连五官都没有,身子整个圆乎乎的,。好在能够发声,我拒绝道:“抱歉,我不负责做饭。”

之前那个身体可以将人类食物转化成能源,还有味觉系统,所以我一向是负责吃的那边。但要是换做高权限的人吩咐,再不乐意我也还是会去执行任务,只是被这三个小家伙指手画脚打发去做饭,我才不干。

小孩们明显没想到我会拒绝,震惊得连话都不会说。

最白的那个提议:“可能是因为权限没开,翔君你试试看?”

叫做翔的圆眼睛小可爱对着我报了一串数字。嘁,就这档次也想有权限?太年轻太单纯。

嗯,顺便把生日血型都记下来好了。

“不行。”小可爱沮丧地向同伴说道:“可能只有军方的才行,润君你试试?”

白嫩的小家伙也报出了自己的ID,自然也是不够格的。不过我还是顺便记住了他的讯息,因为,他也很可爱嘛。

“也不行。”说完他转过去看着剩下那个看起来软乎乎的小个子,“大野君,这下怎么办?”

小个子嘟着嘴想了会儿,说:“我先去处理下鱼,一会儿等我叔叔他们回来,再问会不会做吧。”

说完不悦地瞪了我一眼,“这个没用的家伙。”

“无礼!”我立刻大声呵斥回去,“你们三个,把我当成什么了!”

“诶?”三人异口同声地发出受惊不已的感叹。

“虽然外表是这样,我可不是你们这个小队的权限能使用的那种低端机器人。给我搞清楚了,我在这里是来帮你们完成任务,不是帮你们做家务的!”我气哄哄地念叨着,“香取也不好好解释解释,也都怪鱼叔,非得把我弄成这样丢过来,圆溜溜的根本不方便!”

小可爱最先反应过来,问我:“鱼叔派你来的?”

小个子跟着问道:“你不是家政机器人哦?那有名字吗?”

哼,还算有点礼貌。

“你们叫我松子桑就好了。”我坐直了这圆滚滚的身体,靠在椅背上,“虽然我被派来帮助你们进行任务,但就目前的数据分析来看,也没什么需要我出场的地方。我会好好躺在沙发上等你们回来的(笑)。”

但究竟为什么我现在站在厨房里,按照从数据库里翻出来的菜谱,看着自己面前的料理一步步成形呢。

一定是那个小可爱圆圆的眼睛,一定是那双眼睛对我造成了奇怪的干扰电波。

智慧超凡脱俗的我,竟然有站在平凡无奇的灶台前,挥舞着锅铲和平底锅的一天。这是何等的暴殄天物。

不过考虑到那七位嗷嗷待哺的年轻人都还算可爱,这样的屈辱,我勉强能够忍受。

他们围着餐桌正在开会。隔着一个房间,我还是能听到他们的对话。人工的声波收纳器虽然比起哨兵纯天然的能力弱了很多,但是听力范围内的所有信息我都能迅速捕捉和归纳分类。最重要的是,没有后遗症。至于没法录像交给鱼叔的问题,我将这具家政机器人的清洁地面的部位单独安置在了餐厅里来充当我的第二双眼睛。

身为机器人,就是这么便利又任性。

主持会议的是草剪,因为香取不喜欢做这种麻烦的工作。

“今天下午我和慎吾,唔,香取君在军队里试着打听了一番。当然他们的嘴都很紧,手头的消息都不愿意共享。不过能够确信的是在提到关键词的时候,有几个军官对它们有反应。只是他们是否参与了制药之类的还不确定。二宫君和相叶君呢?”

昵称,柴犬和兔子。

相叶眨眨眼,二宫自觉地接过话头:“我们在年轻人聚集的地方看了看,和本地的学生打听了一些消息。传言很多,但是可靠的只有不多。有一个在便利店打工的学生说经常到夜里偶尔会有一些身上有奇怪味道的工人来买东西。他打工的地方在城市北面,离驻地最远的地方。他们平时在路上似乎也没有遇到类似的人,所以有可能渡猿在北面有小型工厂伪装成建筑工地在制药。还有同样是住在北边的人说夜里偶尔会听到机器的响声,但是因为声音并不大而且不常出现所以也没有人投诉过。”

樱井点点头跟着说道:“我们在商业街附近探听到的消息也差不多就是这样。有间肉店的老板说,似乎商业街上有间超市一直在给一处工厂直接供货,但是从来都是将货送到城北的一处仓库。我在超市里偷偷查看过了值勤表,他们每隔一日就会去送一次货。下一次就在后天。我认为我们可以从这里开始查起。”

小可爱作报告的时候看起来还挺像那么一回事,若是换上西装指不定还能再可口一些。

香取和草剪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只抬头对视一眼便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

“从明日起我们就要开始进行表面上的支援工作。军方不希望我们太过于介入他们的事务,所以明日我们便申请支援城北的秩序维护就好。相对清闲又方便。”香取调出资料看了一会儿,对大野说:“后天让你一个人去调查可以吗?”

大野刚点完头,一旁的松本就提出了异议:“香取桑,我觉得这样不妥。”

“哦?”香取的笑带着一丝嘲弄。这语气这姿势这表情,在我看来,和众多影视作品中见家长场景里的父亲的角色形象高度重合。

“大野君虽然能力很强又擅长隐藏,但是我们毕竟不知道对方到底在进行什么活动。贸然让他一个人潜入未免太过危险,我觉得至少还是两个人一起比较合适。”松本将自己的想法讲了出来。

“那你觉得谁合适?”

“如果大野君没有意见的话,我愿意和他一同行动。”松本说着看向大野。

草剪开口赞同松本的提议:“我也觉得让智……大野君第一次行动就一个人让我有些放不下心。松本君胆大心细倒是挺适合和大野君同行。”

得到肯定的松本,看着大野的眼睛都变亮了几分。大概是松本带着期冀的眼神让大野耐不住地调开了头,盯住自己修剪整齐的指甲盖就是不说话。

但是他叔叔没给他机会躲掉,问道:“智,你觉得呢?”

大野眼神游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败下阵来,回答道:“嗯,两个人去吧。”

作为机器人的我是不可能产生幻觉的,所以,松本听到回答后身后绽开的花一定是漫画效果。同学,请问你知道网点纸吗?

评论(2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