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润】 高塔之上 Chapter.15 【哨向AU】

忍不住将谈恋爱的日程提前了很多(

我知道你们都跟我一样忍不住了……恋爱中的青春期少年J,感觉如何(

前文:点我

设定:点我

 

上帝啊让我捞到莺丸好吗

========================

香取和草剪面临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房间的分配。香取非常不希望将侄子这个差不多快到结合期的向导丢在三个没有结合的哨兵中间,不管是侄子还是哨兵,都像炸弹一样随时可能带来棘手的问题。

“这里的宿舍都是大房间呢,除非住储藏间,不然只能合宿了。”过了一会儿草剪又补充道:“就算不同房间,要是有个万一,也好不到哪儿去。”

“青春期的小孩子真是麻烦……”香取挠了挠头,“不过只是低热的话,智能自己保持清醒,应该就不会太糟。”

草剪点点头:“而且我们就在一旁,如果有什么事,也能即使处理。”

宿舍的外墙有白噪音系统,为了保护哨兵的感官也避免人肉窃听。但是宿舍内部房间与房间之间就没有了这样的保护。所以他们说的话,只要有心,三个小哨兵都是能听到。特别是松本,不如说这番话就是讲给他听的。

被机器人松子教训了一番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正在收拾餐桌的松本,的确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意思也确切地领会了。但是香取和草剪的意思,是试图让思春期的哨兵自重一些。但,松本却因为听到大野可能进入结合期这件事便脸红心跳起来。

不是他想趁虚而入,只是单纯因为这样的信息,无法自控地擅自在脑内进行了不该有的想象:若是大野的本能召唤他,要求与他结合,对他敞开身体和心,被他完完全全地占有……松本不敢期待会有这么一天,但他的梦里已经出现过许多次,带着他信息素味道的大野,属于他的,大野智。

松子用他圆滚滚的身子从背后嘭地跃起,撞在沉浸在妄想里不能自拔的思春期少年,喝到:“好好干活,不要用腺体思考!”

还在客厅里玩着游戏机的二宫噗哧笑出了声。

洗完澡出现在房间里的大野,倚在床头看书的松本瞬间不知道眼睛该往哪儿看才好。被热水烫红的皮肤,贴在脖颈上湿漉漉的发尾,还有短裤下露出的半截大腿,看了感觉对不起大野,不看却百分之百对不起自己。

“接下来谁去洗?”大野擦着头发,踢掉拖鞋,瞬间没了骨头似的趴到自己床上。

趁着别人还没说话的当口,松本放下书猛地站了起来:“我,我去。”说完拿上换洗衣物就冲进了还充满了水蒸气的浴室。

大野忘记了开通风扇,松子作为不合格的智能管家自然也注意不到。所以一推开门,迎面而来的就是混合着沐浴乳香气的属于大野的味道。松本早有预料,但仍受到了冲击。

因为抑制剂的缘故,现在他感受不到大野的信息素,仅仅是大野身上最原始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嗅觉。对哨兵来说,这太过刺激了。松本有些后悔地将头埋进浴缸的热水里,接着意识到这缸洗澡水刚才也包裹过大野的身体,他的身体很快对此产生了局部反应。

一切结束后,松本怀着罪恶感重新放了一池洗澡水,又打开了通风扇。等到味道彻底消失后,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般推开了门。

相叶已经在浴室门口等了好一会儿,终于见到松本出来,喜笑颜开地赶紧蹿了进去,看到一池干干净净的热水立刻明白了什么,笑得一脸狡黠地问松本:“做坏事了啊?”

松本面上一红,赶紧回了房间。屋里已经熄灯,二宫抱着游戏机趴床上玩得兴起,樱井用床头灯在看书。而大野的床所在的角落早已昏暗一片。

是不是已经睡了呢?松本轻手轻脚地走到大野的隔壁,自己的床边,心里参杂着罪恶感和幸福感畅想着两张床之间若是没有空隙的样子躺了下来,心脏又一次扑腾扑腾地跳得飞快。他侧躺着,在黑暗里偷偷观察大野平和的睡脸,听他轻缓的呼吸,有一股骚动从胸腔蔓延开,让他浑身发起幸福的痒。

只是看着喜欢的人就会有这样的感受吗?松本将红透的脸藏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杏眼看着大野。

又过上好一会儿,他才捉住了自己的心思。啊,原来自己是喜欢上他了。

原来,自己喜欢大野智。从身体到心,最后才来到大脑,感情这东西,从来都不理智。

第二天早上,松本听到松子进来叫他们起床的声音,可他一点都不想动,他甚至想诅咒那个拉开窗帘的家伙今天掉进坑里。等他听到大野的声音从他头顶响起,反射性地睁开了双眼,这可以说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如此快地清醒过来,毕竟早上一睁眼就见到喜欢的人的脸部特写这也是头一次。

“早饭做好了,你也快起来吧。”说完大野就走了,留下松本一个人回味刚才的镜头。

考虑到明天的任务,香取给他们安排的任务很轻松,上街采购食品,临走前交给他们一张清单,对松本附赠一个警告的眼神。

松本想叫上松子一起,后者翻了一个由于物理原因没人能看到的白眼,回答道:“没有翔君我会去才有鬼。”

大野和松本闻言相识一笑,拖上购物车,两人普通地出了门,普通地买了东西,普通地走了回来。毫无变故毫无波折,一点惊喜也无的购物过程。但看着大野在自己身边打着呵欠,听到自己提问后发出迷迷糊糊的声音来回答,甚至连嫌弃他对商品的要求太多的抱怨,每个细节都让松本心花怒放。

许是因为心情好,松本主动帮松子将买回来的东西分类放好,正想不如连别处一并收拾了也好的时候,大野从厨房门口探出头来,一双眼睛一丝困意都找不见,声调也高上不少,兴致勃勃地问他:“松本君,要不要练练手?”

松本自然没有说不的理由。等松本换上一身轻便的衣服,他们就这么在院子里赤手比划了起来。

松本知道大野很强,但心里总归还是用从前他认识的大部分向导为基准来判断的很强,所以大野出拳的速度和力度都是他始料未及的程度,刚动手便让大野的拳头猛地擦着他的面颊挥过,毫无准备的松本只得堪堪闪过。

早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大野露出一丝带着嘲弄意味的笑容,并没给松本回应的时间接着一个回身向松本露出空档的左腹踢去。松本被那个笑容臊红了脸,为自己居然有过轻视大野的想法还被对方看穿感到无比的窘迫。他急忙往大野的攻击范围外撤去,在大野追上来之前挥手大喊暂停。

“我错了,”松本对着大野低下头,果断承认了错误,“我不该有那种浅薄又愚昧的想法。”

大野因为出乎意料的严肃道歉“噗”地笑出了声,抿着嘴对松本点点头:“那接下来你得用全力跟我打。”

“好!”松本咬了咬唇,然后大声地答道,“输了可别记仇啊。”

撂下充满孩子气的话的松本的确有说这种话的实力,迅猛、有力同时还具有极高精准度的攻击,出类拔萃的反射神经,还有对接下来的攻击的预判,完全没有能挑剔的地方。大野久违地感到了被中居指导时的压力,差些就不自觉地使出精神攻击。但在摸清了松本的进攻套路后,大野凭借胜他一筹的敏捷性借助周围一切能使用的道具让松本见识到了什么是高闪避的体术究竟是个什么打法。

松本攻击的方式比起大野的更直接也更有杀伤力,而后者总是在躲闪的同时从一些刁钻的角度发出毫无预兆的攻击。两个人你来我往互有输赢,越打越认真,手上没了轻重,被打中的地方也逐渐痛了起来,身体单薄些的大野终于还是耐不住地往后撤开,叫了停。

“痛痛痛,你出手也太重了吧。”大野掀开T恤检查起刚才被松本一拳头击中的地方,生气地指着自己肚子上红通通的一块凑到松本面前,抱怨起来:“你看你看,都红成这样了,肯定会淤血。”

松本愣着,忘了自己身上被大野打得同样发红的地方,脑袋里都只有那白花花的肚子。被大野又瞪上两眼后,他讷讷地回了句:“你怕痛啊?”

大野摸摸鼻子,哼哼唧唧地嘟囔:“是啊,怎么样,怕痛有错吗?痛可是身体给的危险信号!”

“好好好,怕痛应该的。”松本忍着笑打断了他,看着大野闹别扭似地鼓起脸,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大野指给他看的那块皮肤。滚烫的,附着一层细密的汗的柔软皮肤。松本飞快地收回手,就这么一瞬间的碰触便让血液唰地都往脸上涌去,他自己都能感觉到脸部在飞速的变红。

好在这是在运动后,大野对于他那实在红得惊人的脸,只是纳闷地问了句:“你是不是该去补充点水分?”

松本从善如流地点头:“嗯,好,你也多喝点水。还有,嗯,一会儿我帮你冰敷一下?”

大野摆摆手,软乎乎地笑道:“不用啦,其实也不怎么痛。再说我也打了你不少下,你要是难受,我可以帮你上药。”

松本连连摇头,自己摸到大野就这么刺激,若是反过来,让大野用他那双手放在自己的身体上,后果不堪设想。

轻微的妄想后,松本不禁捂住了这两日变得很脆弱的鼻子,飞快地跑进了浴室借着沐浴的水声干了第二次坏事。

评论(37)
热度(81)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