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润】 高塔之上 Chapter.16 【哨向AU】

我努力过了,但是剧情就是跑不快嘛QAQ

===

草剪刚一张开嘴,大野和松本都知道他接下来要讲的话。

“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任务都是其次,你们必须在保证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才可以采取行动。”草剪语重心长地在两人的肩上捏了捏,温热的手掌不自觉地使上了力,虽然他没说出口,但紧张的情绪一点不漏地从各种行动上表现了出来。

若不是怕引人注目,他一定不会放他俩第一次任务就单独出去的。这么想着,草剪心里的不安又上升了一个等级,再次强调道:“苗头不对,就一定迅速赶回来。你们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明白了吗?”

两人点头。尽管同样的话草剪翻来覆去从昨晚开始讲了得有百八十遍,但总归是前辈的好意,两人一次又一次地应了下来。

“路上小心,”香取对着两人点点头,“等你们回来。”

除了武器,两人还背上了松子做的便当,像是野餐一样,前往了横滨北部。

在北面城郊的一间小工厂近来一直遭到异兽骚扰而数次向军队请求帮助,但因为损失不大也并无人员伤亡,在军队人手紧缺的情况下一直没派人去处理。现在香取一行人一来,这类工作就都落在了他们头上。虽然大家都多少感到有些憋屈,但总归是没有办法的事还带来了一部分的便利,就比如这个简单的任务,正好成了大野和松本今天行动的掩护。

虽然仅是掩护的小任务,仍是需要认真完成的。

十八岁的松本和这年头大部分年轻人一样,刚到合法驾驶年纪便已经考取了飞行器的驾照,大野则是少数派之一。所以现在是他坐在后座望着路旁的景象发呆的时间。

从市区里还没被拆掉的残垣断壁,到郊外光秃秃的田地,战争的痕迹在几年后依旧清晰地留在这颗惑星上。大规模的战争毁掉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植被和百分之七十的动物,而残活下来的又有很大一部分野兽是较为凶残的异兽,因为领地的丧失和食物的缺乏,异兽攻击人类的事情时有发生。这几年里军队和政府致力于重建城区的防护罩,更花了不少功夫来净化环境,尽管远比不上从前,但也算是勉强适合居住。但城外许多挖掘点和工厂,并不在保护范围之类,只能依赖自行安装的安全系统和军队的保护。

位于城市最北边的这间小型建材工厂,资金周转不灵现在已经处在连这个月能不能按时发出工资都不知道的情况,上个月突然坏掉的小型防护罩对这间公司更是雪上加霜的坏消息。这一个月来一直有着被野兽骚扰的情况,好在工厂造的都是金属类的玩意儿,并没有多少异兽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只是午休时炊饭的香味会引起部分离得近的异兽的注意。到了上周,终于有异兽闯进工厂翻找食物。

大野和松本被负责人领到被破坏的建筑物前,围墙一脚被野兽用锋利的爪子刨出了一个偌大的坑洞,负责人一脸悲痛,声泪俱下地痛斥这只不惜挖墙脚钻狗洞也要进来偷吃他们粮食的异兽。接着负责人展示给两位小战士看了看厨房和休息室的惨状,橱柜上和沙发上都留着野兽的抓痕,存放食材的冰柜上也一样。

“昨天晚上它也来了一次,但是现在厂里哪儿还敢留食物,由着它闹了一番就算了。有职员害怕万一把它饿坏了会伤人所以偷偷放了些生肉在外面,所以它也一直赖在附近不肯走。”

松本四下望了望,充满信心地对负责人笑着保证:“交给我们吧,小菜一碟。”

负责人看着这位白嫩又奶气的哨兵的笑脸,心里最初的不信任感意外地都被驱散了,连连点头道:“那就拜托二位了。”

出发已经半个多小时,两人疾走在愈发荒凉的山路上。一路走来大野并没发现任何和那只异兽相符的痕迹,作为哨兵的松本又怎么会不知道呢,随便嗅嗅也该清楚,作乱的家伙不在这个方向。松本胸有成竹带路的样子看在他眼里反而让他拿不准自己到底该不该一味跟着他瞎跑。

“松本君,我们这是要去干嘛?”大野耐不住,在一颗大树脚下终于叫住松本。

“去赶走那只坏东西啊。”

“但是它不在这里。”

“确实不在这里。”

“那……”

松本将讲着讲着话就蹲了下来的大野一把提起,拖着他继续赶路,解释的话语夹在风声中大野不得不打起精神竖起耳朵去听。

“抓住捣乱的家伙很容易,可赶走之后还会有别的异兽来。所以我想找个能持续时间长些的办法。”

“什么办法?”

许是被松本的话吸引了注意力,大野忘了从松本那里抽回手。松本自然是不会主动松开,偷偷地将大野的体温和肌肤的触感都记在了心头。

“收集一些比较厉害的野兽的粪便,放在工厂周围就好。”看着大野一瞬间凝固了的表情,松本忍不住大笑出声。

两人接着往山林深处跑去。因为只是需要采集些排泄物来误导城郊的相对较弱的异兽,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大野将松本一同纳入了自己的保护壳里隐藏起两人的气息。大野温和的气息环绕着松本,这几日被藏起来的味道,突然从头到脚将他包裹起来。

伏在溪边冰凉的石头上午休的巨大异兽,嗅到领地里一瞬出现又一瞬消失的陌生气息,瞬间打直了自己的脖子冲着那个方向望了过去。

远处立在苍蝇不停打转的排泄物一旁的两人,一脸尴尬。

“你刚才是不是一瞬间排斥我了。”松本分明地感受到那一瞬间大野撤掉了给他的掩护。

“没有。”大野别开头,不承认。

“你明明有。”

大野撇着嘴,一脸嫌弃地望着面前那坨臭烘烘的东西,说:“你刚才,是想让我伸手去抓这玩意儿吧?”

“才没有!”松本也一样不自然地别开了头,“我只是想伸右手……但是我们俩的手牵着的就……”

“难道你还打算用手去抓……那玩意儿吗?”大野更加吃惊了,顺便装作毫不在意地分开了和松本牵在一起的手。

“怎么可能!”松本嫌弃地捏紧了鼻子,“那种东西怎么能用手碰,我只是想捡一根树枝来拨那玩意儿而已。”

“……但是这东西怎么带回去啊?”大野提出了最为本质的问题。

松本四下望了望,突然灵机一动,开心地笑道:“有了。”

于是在离开工厂两个半小时后,再一次回到工厂门口的两人,一前一后提着一大片芭蕉叶。负责人心想这难道是抬得野兽的尸首,心口一紧。等到靠近了又闻到一股刺鼻的臭味,但并不是他预想中的血腥气息。负责人捏着鼻子走上前打招呼,低头一看,躺在叶子上的居然是几块干了的粪球,“这、这是要干嘛?”

松本耐着性子和负责人解释了一番,后者听完开心地叫来员工将这些气味甚重的排泄物放在了工厂周围。

“这样大概能顶上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内如果能修好防护罩就好了。”松本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还有困难记得直接联系我们。”

就在他准备告辞的当口,大野拉了拉他的袖子,将刚刚收到的来自二宫的邮件转给了他。

“抱歉,我们得马上离开。”话音未落松本便转身跑向了飞行器,大野对负责人点了点头,跟着跑了上去。

“四辆卡车运进了工厂的四号和五号仓库,尽量搞清楚他们运了什么。我们会跟踪那几辆车。半个小时后我会让他们的安保系统暂时瘫痪,你们抓紧时间。”

评论(18)
热度(59)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