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润】 高塔之上 chapter.20 【哨向AU】

我都以为我要坑了

我终于让他们谈了一整章纯纯的爱,好嗨森

==============================

抢在松本喜笑颜开前,大野补上一句:“但不讨厌也不是喜欢!”

跟着是无比尴尬的一段沉默。大野怕自己否定地太快,考虑着是否该换个更柔和的表达方式。至少,想将自己并不是因为松本个人而拒绝这一点讲出来,但又被组织语言途中产生的羞赧打消了念头。这样的话讲出来似乎会让年轻哨兵不稳的情绪更糟。

哨兵不安的情绪像波纹一样荡开在空气中,大野不禁伸手小心翼翼地摸索上松本的脸,指尖沿着他深邃的五官轮廓轻轻地描绘,试图用自己的力量让他开心起来。可共感的结果让他也和哨兵一同难过起来。就好像不能和松本在一起,连他也变得不甘心一样。

松本将大野骨节分明的手指抓在自己手中,捧在嘴边落下一个轻吻。握住大野的手很轻,又有着不容拒绝的温柔,落在指尖的吻像诛心的咒语一样让大野的胸口揪紧发疼。他把自己的反常都归咎于共感,慌张地收回能力后飞速的心跳也没有任何平复的征兆。

“就算不是喜欢也罢,只是试试也行,能给我个机会吗?”松本离开了大野的身边,打开了浴室的灯,让大野清楚地看到了他红彤彤的一张脸,“就试试。”

“但是……”

“一周后,你要是觉得还是不乐意,我就放弃。”

明明是跟在二宫和相叶身后走向餐厅却迟了那么久才到,餐厅里没有任何人或者机器人蠢到会开口发问,大概除了相叶。

“你们是去上大号了吗,怎么这么久才来?”

大野和松本被这颗天然爆弹问得一愣,没法解释只好沉默着点点头。二宫和樱井不约而同地低下头藏起自己幸灾乐祸的表情。

长餐桌的座位是自然而然定下来的,大野往常和松本的坐位是正对面,这时候也没多想便要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而松本却没绕过桌子坐在平日的那把椅子上,反而拉开了大野身边空着的椅子。

一桌人,包括在一旁正在端着菜的松子都忍不住转动了自己视线看着那两人。大野抖了抖,显然对松本的行为感到意外,但大家都没想到他居然没让松本回到他自己的座位上去,甚至都没抬头看松本一眼。

这是搞上了还是正在努力要搞上呢?这次包括相叶,大家都思考起了同样的问题。

“喏,你俩的份。”松子突然插进了两人中间,将两份热气腾腾香味四溢的汉堡肉放在他俩面前,打破了这个小小的结界。

“谢谢,松子桑。”异口同声地道了谢,两人深吸了一口弥漫在空气中的肉香气,高同步地一起说道:“我开动了。”

说完大野就抄上刀叉准备切肉,旁边的松本却比他更快地将他的盘子拖到了自己面前。

这又是要干嘛?一桌人加机器人的眼睛都钉在松本的手上,但是大野又一次选择了沉默,由着松本替他将汉堡肉切成了容易入口的大小。二宫和松子见状,心想幸好香取不在,不然这可得翻天了。而坐在大野另一边的相叶一见这场面,第一时间懊恼起自己怎么就没想过帮二宫也来上这么一招呢。

至于松本,对自己在做的事也是感到害羞的,如果大野敢抬头看他一眼,一定会发现他面颊不寻常的红色。但他只有这一个星期的时间,中间指不定还有一大部分要耗在任务上,任何能表现的机会都得好好把握。

这一顿饭大野被松本伺候着吃完了,各种意义上都有些吃太撑以至于难以消化。大野板着脸在通讯器上打了一会儿字,发给了正巴巴盼着好感度上涨的松本。后者一见邮件提示,还没点开看内容便笑弯了眼。

“下次别这么干,太丢人了。”

松本的肩膀霎时垮了下去。

这时年长的几人也正好推开门进来,香取一见变动了的座位便明白了什么,一双大眼睛瞪得浑圆恨不能提着松本的领子把他丢到一边儿去。稻垣和中居都是人精,眼神在关键人物身上转了一圈就都懂了,但现在两人都没有心情去开后辈们的玩笑,沉默着各自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吃了起来。

年轻点的几个人都已经吃饱,樱井开始喝起帮助消食的茶,可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前辈们开口提到正事,明白这是不想让他们牵扯进去的意思,就都乖乖地下了桌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

大野站起身的瞬间发现真的吃得太撑,必须想想法子消消食不然晚上可睡不舒坦。他慢慢地收拾起餐具思索着该干什么好,吃这么撑大概也只能去散散步溜溜弯了。他刚做好决定,把盘子放进了水池,一旁松本就黏了上来,问:“一会儿一起散散步?我怕你晚上难受。”

大野记起自己饭前对松本说的话,虽然这样的事对他而言做起来还很别扭,依旧还是答应了下来。 得到肯定的答案松本兴致冲冲地跑到玄关换鞋,大野磨蹭了一会儿,回房间拿上两件外套才去玄关和松本碰头。

“Nino说这里昼夜温差大,你还是穿一件小心着凉。”

松本道谢,接过大野的衣服,因为松本还在发育中,所以两人身量差别不是很大,但大野的衣服在他身上看起来还是短了那么一小截。松本懊恼了一会儿自己考虑欠周到,跟着又开心大野对他表现的体贴的关心。

可惜他愉悦的情绪并没能帮助他在散步途中进行轻松有趣的对话,他很紧张,大野也一样,这还是第一次两人私下里一起活动。松本想从大野有兴趣的话题下手,虽说他对钓鱼和绘画几乎是一窍不通,但要是大野有兴致和他讲讲,他当然很开心。大野有着同样的心思,想着不能光讲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可他实在不擅长说话,两人驴头不对马嘴地聊了一会儿就都干脆闭上了嘴,安安静静地走在正渐渐变暗的小路上。

快消失在天边的烧红的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松本倾了倾身,两个影子便代替了他和大野依偎在了一起。大野很快注意到了面前两人的影子看上去多么亲密,闹了个大红脸,不敢再看地上,只好抬起头望天。

路灯接连亮了起来,从道路一头一片一片地齐齐点亮代替了恒星照亮了他们的路。大野看着被夜空衬得越发明亮的道路,不知怎的身体里突然充满了勇气,他想开口和松本说点什么,随便讲点什么都好。

大野偏过头,挑眼瞅了瞅松本。哨兵抿着嘴,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眨得飞快,看样子也在想法打开话题。大野发现这样拼命的松本有些可爱,忍不住就多瞅了两眼。松本意识到他的视线,放松的身体突然僵硬了起来,眼神飘着想和大野对视却又怕羞,白皙的面颊也飞快地变成粉色。大野在心里修正了一下,非常可爱。

再盯着看下去怕是松本要炸开了,大野恋恋不舍地转过头,改用余光观察松本,然后开了口:“松本君……”

“嗯?”松本咬着唇应了。

“之前一直都没找到机会讲,就那天,在工厂里的时候,”听到工厂二字松本变得更僵硬了,大野忍住笑意接着道,“机器人喷粉末出来的时候,你不是护着我了吗?”

“啊,是,那是我应该的。”松本一听不是责备他的,紧张的情绪却没半点缓解。他是不敢告诉大野他后来后悔了一会儿,要是让大野多接触到一些粉末,指不定现在人都是他的了,这样没出息的想法自然是很快被扼杀掉。而且,像现在这样,也挺好。

“我还是觉得该给你道声谢。如果不是你,那天肯定会出事的。”大野对上松本的眼睛,略带羞赧地一笑,说:“谢谢你。”

松本一怔,漂亮的眼睛又飞快地眨了起来,咬着唇憋了好一会儿回到:“不用谢……”跟着用很小的声音补上一句:“再说,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

大野装作没听见,但红透了的耳垂出卖了他。这家伙,怎么能这么肉麻。

松本终于让他也羞窘了一次暂时扳回一城,低头一看大野的手随着走动的步伐轻轻晃着,瞬间有了心思。看准了时机就想伸手握住大野的手。

正激动却听到后方传来什么东西破风而来的声音,急忙拉着大野的手腕拖着他一起俯下身想闪躲,那东西已经射进了他的后颈,紧跟着便眼前一黑,没了意识。

评论(29)
热度(72)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