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君の夢を見ていた part.4

短更来混……

大概看得出来我都写烦了但是还是没有告白(ntm



14

太阳被厚重的窗帘挡在了外面,只有一束亮光从缝隙间溜进了松本的卧室,照在了两条缠绕着的腿上。

还在梦中的大野抬起脚蹭了蹭被晒得有些烫的小腿。脚背蹭过另一条不属于他的腿时迷迷糊糊地意识到,自己身边还有另一个人。等他反应过来,在他旁边儿躺着的会是谁时,已经是几分钟之后的事情。

大野猛地睁开眼,眼前果然是松本的睡脸。他平缓的呼吸拂过大野的鼻尖,两人的距离近到大野能看清他每一根睫毛微弱的颤动。

如同身处梦境。

可,就算在梦里,他都未尝能见到这样如同恋人的早晨的场景。

大野恋恋不舍地将松本搭在他身上的手移开,以他现在的心跳频率,怕是再这么呆下去,又会吐出花瓣来,若是被松本看到可不好敷衍过去。

支起身后,大野见到床头柜上叠好的他的衣物。他不认为自己昨天醉成那样之后还有精神做这样的事,自己身上也被换上了干净的没见过T恤。因为是松本的码,在他身上有些空荡荡的,看起来有些色情的意味。

大野面上一红,赶紧抱起自己的衣服跑出了卧室。


15

松本听见了大野像逃走一般离开的声音。

直到大门的锁轻轻地碰上,发出清脆的金属的撞击声后,他终于有了力气坐起来。

松本伸手抚过几分钟前大野还躺着的位置,他的怀里和他的床上似乎还残留着大野的温度,但对方却像躲避瘟疫似的一刻也不留恋地离开了。

松本摘下嘴角不知不觉间出现的花瓣。

因为喜欢的人心动或是心痛,都会出现的反应,厄介だな。


16

“为什么不拼一次呢?”波多野医生劝解道,“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痛快一些也没什么不好。”

他顿了顿,见大野没有反应,继续道:“一辈子说短也短说长也长, 何苦让日子这么难捱呢?”

大野舒了口长长的气,回答道:“医生,我怕。”

波多野摇摇头,怒其不争:“一个两个都是怕受伤的胆小鬼。”


17

第一个是大野,第二个自然指的是松本。

“比起这些难受,我更怕自己被他嫌弃。”松本撇着嘴,看起来有着年轻时演不良的影子。

“磨磨蹭蹭的,指不定对方就有了别人了。”波多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兼职了心理咨询师,但想到艺人在光鲜舞台背后的苦处也便释然了,权当看了场好戏。

“……”

“难道已经有了?!”波多野摸摸下巴,自己真厉害。

“还不算……”松本回答得好不甘愿。

波多野又一琢磨,震惊道:“难道是大野桑?”

松本陡然变得惨白的脸比什么答案都直接。

波多野窥见了病人的隐私,面上也变得尴尬起来。寻思了一会儿,拍拍松本的肩膀,送他出门前说道:“你们当艺人的,一个比一个会演戏,要是撑不住了,孤注一掷也算个好主意。还有,下次再找我聊这些,我可要收费了。”

过了会儿他又添上一句鼓励的言语:“只要他一天不痊愈,你就还有一天痊愈的机会,加油吧,松本桑。”


18

打从那夜之后,松本和大野之间就有些紧绷的气氛。

借着那日清晨短暂的愉悦记忆,大野做了好些日子的美梦,心情却一日比一日差。

日夜担心着那夜酒醉后自己有没有越矩,做出些不合时宜的行动。每每他思及自己龌龊的欲念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可能在松本面前露出了马脚,就会像连脾脏都化掉一同腐烂成那些带着不堪的秘密的花瓣,吐了一次又一次。

这些花瓣,又像在嘲笑他,不管那晚发生了什么,他都没能摆脱这个单恋的诅咒。

苦不堪言。

大野恨不得干脆真听了那赤脚医生的建议,破罐子破摔。没脸没皮一些,让松本一个人气一阵恼一阵,反正他刀子嘴豆腐心这点大家都知道,指不定什么时候看大野的样子一心软,就原谅他了。

可就这么一点痴心妄想,大野不敢冒险。至少不挑明,他还能期待下一次松本的邀约。对座共饮聊些工作上的事情,已经足够亲密。

也幸好那之后松本忙着拍戏,在电视剧里和漂亮的女明星谈着恋爱,除开录团番的几日,几乎是见不着面。渐渐地大野还没鼓起来的勇气又被自己消磨光了,退回从前的样子,带着点怨却又一本不漏地给松本一人上的节目定下录画。

而听说有他和女主亲吻场景的电视剧,他一并录下了,却没胆子看。

要说他不羡慕,那都是骗人的。


评论(35)
热度(90)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