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润】君八誰ヲ思フ 「1」

 @藍紫色的總武線 
生日快乐年年十八!



.。.:✽・゚+.。.:✽・゚+.。.:✽・゚+.。.:✽・今天的分割线是不是很喜庆゚+.。.:✽・゚+.。.:✽・゚+.。.:✽・゚




【腐向】究竟是JUNTOSHI还是SATOJUN,他们说了才算数  廿三
1  脚都跳抽筋了

之前的讨论楼点我
co主页请点我
两人合作的list请点我

隔壁拆咱们CP的楼已经开好了,姑娘们,能忍?

2 = =
今天也来向组织交出我的膝盖

3 = =
隔壁楼盖得可真快

今天JUN和SATOSHI的生放大家看了吗

4 = =
看了!!
今天居然是叫上了NINO和MASAKI一起打麻将
画风跑偏的感觉

5 = =
从上次和SHO桑一起进行新闻朗读会开始
我就觉得他们这群人不能好了

6 = =
噢……那次我也看了……有种与世隔绝好多年突然回到了三次元的感觉
老实说,我都不知道首相又换了wwwwwwwww

7 = =
6L的朋友,你还好吗
作为一个正港死宅我都知道选举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8 = =
从SHO那次之后我居然养成了每日读报的好习惯

SHO桑三次元究竟是干什么的
目前有的传言说是御曹司,也有说华族后裔,朴素点的是新闻记者和教师
这落差简直让人耳鸣

9 = =
这问题上周不就讨论过了吗
根据SHO桑出视频的周期和生放频率来讲,政府相关工作很有可能
之前NICO会议上他穿的那一身看上去收入水平应该是中上,所以我押五百円,公务员

10 = =
今天的生放说是为了迎接MASAKI上京
昨天NINO就先和MASAKI两个人玩MH

这阵子政府在换届估计暂时是见不到SHO桑了吧
我押千円!

11 = =
我刚才点错进了隔壁楼
他们居然说JUN对那个唱见渔桑才是真爱……
论糖论青天,渔桑和JUN也不过只在推上讲过两次客套话吧
渔厨拉郎配玩够了没,啧啧啧

12 = =
不过渔桑又不玩生放,也不怎么和别的唱见互动,在JUN的推特下面回复确实是很少见了
当然,对比SATOSHI和JUN互动的频率,怜爱她们30s

13 = =
真想出去和她们开个战糖楼,又觉着做人不能做太绝(

14 = =
我对渔桑好感度挺高的,这么低调的唱见多少见啊!!
而且比起颜值毫不确定的大多数人来说,JUN那长相说是艺人我也信
还我我也搞这对拉郎
要不是JUNSATO已经称得上是双人组合了,我一定会摇摆不定的(

15 = =
隔壁楼的关键词有没有人能告诉我一下呢?
有些好奇

16 = =
LS的,在首页飘着的那个渔人腐向就是

17 = =
谢了!

松本润每周至少会有一天和大野智见面。

他从前常去的舞蹈教室因为老师去了海外而关闭,大学学长介绍了另一间舞蹈教室给他。座落在东京中心,交通便利,学员和老师水准都很高,松本润开心地拿着推荐函去了。松本润对这间舞蹈教室里有位水平不错的舞者的事也有所耳闻,他只是没想到这位前辈跳舞与休息时的形象有着如同马里亚纳海沟一般的高低差。而自主练习时这位前辈突然对着镜子练起某支他也很熟悉的舞的瞬间,松本润认出了他。说认出也不太对,他连这位前辈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前阵子他一直有在关注的舞见UP主,刚刚上传了这支曲子的原创编舞,但是因为自己不满意在当晚删掉了。虽然只来得及看了一遍,松本润却没有认错人的理由,习惯性的小动作不会骗人。

松本润从十三四岁开始练舞,进大学后接触到nico上的舞见,用JUN这个名字在一年时间里投了不少作品。不是他自夸,从再生数和收藏数量来讲,已经算是一线舞见了。当然有部分人气也是因为他这张好脸,就算戴上口罩也拦不住。人气舞见之间勾勾搭搭一起跳个舞出个生放之类都是常有的事,可偏偏他一直在关注的也有非常有意向想合作的这位总是不怎么搭理人。他几次在推特之类的地方试图和他搭上话,得到的回复总是奇怪的拒绝。

真的会有这个年纪的人得空就出海钓鱼吗?骗子。

他必须承认,被连着用这样的理由拒绝了三次,他真的很受伤。在这里突然见到真人,心里五味陈杂。但是在这里退缩,他就不是松本润了。拿上刚从售货机里买的运动饮料,松本润走上前开始了人生第一次有些奇怪的网友见面。

“你好。”

音乐停下后,松本润迎上去,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递出了手中散发着凉气饮料。

“?”

对方迷茫地打量着他的脸,似乎在脑内搜寻着答案。

为了不被认成可疑分子,松本润问道:“恕我冒昧,请问您是NICO上的SATOSHI桑对吧?”

“诶,啊,是的……不过在这里还是叫我大野吧……大野智,敬语也没必要,”大野智略显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上松本润的眼睛,“请问……啊啊!”

大野智若有所悟地伸出手挡出了松本润的下半张脸,小声惊叹道:“是JUN桑对吧?只在视频里见过你戴口罩时候的样子,突然见到真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原来你有看我的投稿啊……”松本润心中窃喜,原来不止自己有关注对方。

“当然,JUN桑的投稿,我都有作为功课参考的。”大野智不好意思地咧嘴笑了笑。没有口罩的遮挡,肉肉的脸颊让他看起来比视频中看起来少了几分凌厉,加上露出的八重齿居然显得可爱起来。

随后大野智主动提出和松本润共进午餐,松本润欣然接受。期待着一边吃着清淡的西式定食一边和大野智进行愉快的谈话,怎么也没料到大野智能在这片各式时髦的西餐厅林立的商业区中找到一间座落在背街上格外拥挤嘈杂吵闹还排着队的拉面店。

“非常,非常,非常好吃。”大野一字一字地强调着,兴致勃勃地介绍起这间店来。

“不过这样的店,大野桑是怎么知道的?”

“老板是我的常客,来吃过一次之后我就变成了他的常客。”大野智被自己的冷笑话逗笑,忍着笑肩膀颤抖的样子带着松本润一同心情愉悦起来。

“大野桑是做什么工作的?”

大野智扬起下巴得意洋洋地说:“画家。”

答案果然出乎意外,但松本润心底对这样的答案似乎有着一定的准备。大概是“因为要去钓鱼,所以不可以”的缘故。想到这儿,松本润按捺不住被拒绝后一直残留的不甘心,问:“大野桑常去钓鱼吗?”

“是啊!”大野智睁大眼睛,一直看着前方的头突然转向松本润,兴奋之意溢于言表,“松本君对钓鱼也有兴趣吗?”

“其实我没有钓过鱼……”松本润犹豫着讲出实话,比起撒谎敷衍迎合对方他更喜欢实话实说。

大野智没有丝毫地消沉,反而更加热情地向松本润讲解起钓鱼的好处。可是大野前辈的描述过于抽象,松本润只能模模糊糊地摸到他思维的边缘而已。

但是松本润还是在下一个连休时跟着大野智一起出了海。波光粼粼的海面确实让人心情开阔,相对的带来的紫外线折射也非常可观,远远超出了松本润的想象。真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跑到海上来受这种罪。松本润被晒瘫在渔船上中暑寸前这么想道。大野智蹲在一边为他扇着扇子,从自带的保温里拿出冰镇的饮品献宝一样地送到松本润嘴边,八字眉委屈地搭下来,明明充满了愧疚却也只小声说了句对不起。松本润抓住了大野智罪恶感的小尾巴,在下船后让他答应了一件自己一直记挂的事。

看到大野智面带难色犹豫半晌却还是答应了自己的请求,松本润控制不住上翘的嘴角,不去计较自己在这一刻看起来有多恶质。

一个月后,松本润和大野智用JUNTOSHI投稿了两人合作的第一作《love letter》。这是大野智两年久违的合作作品,也挑战了自己并不太擅长的风格。他总是习惯把动作都结束得很干脆,也不喜欢做多余的动作,有时候说是在偷懒也不为过。反观松本润跳这支舞就很合适,大野智搜肠刮肚找不出个恰当的形容词,最后只能发条短短的推特,告知大家自己和另一名舞见JUN一起跳了之舞。后半截夸奖松本润的话怎么看怎么官方。

大野智觉着这样不行,但那条推瞬间已经被转了许多次,错过了删掉的时机。只能点开投稿,自己偷偷留下了一条弹幕:“JUN桑扭得真好看。”其实他更想把松本润形容成摇曳的水草,琢磨了一会儿实在怕被人鉴定成挑事的家伙,但无论如何他都想夸一夸松本润柔软的腰身,尽管松本润每一个作品中都有他留下的类似的话。人呐,总是越缺什么越想得到什么。

这一作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达成了十万再生数,可是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搭上线的。而这一天,JUNTOSHI的腐向串迅速地建了起来,那时这个讨论串和隔壁渔JUN的讨论串一样冷清得很。同样,没有一个人预料到JUNTOSHI这个组合居然是长期的合作。

大野智本人也同样没能料到。


评论(30)
热度(109)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