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A团只吃且只产长末和竹马,S团吃不熟和香草,无差
手牵手共建和谐社会摸摸蛋

回到顶部

【润智】 君の夢を見ていた PART.7

我为我的短感到不耻,但是短更,愉悦(


---------------------------------*---------------------------

27


大野带着倦意地催促:“恶作剧吗?你再不说话我就先睡了。”

二宫着急连连拿手指戳松本胳膊,拿捏不准劲,松本怀疑有那么一刻自己胳膊上快被顶出坑来。

为了生命安全,松本硬着头皮开口:“サトシ等等,先别挂……”

“真的是润啊,我还以为是ニノ干的坏事。”

松本和二宫面面相觑,松本实话实说:“确实是他拨通的。”

“呼呼,我就知道。”大野小小地得意一下:“你们还在喝?”

“嗯,嘛……"松本学着大野尴尬时常做的摸摸鼻子。二宫跟着模仿。

“打电话来做什么,喝醉了?”大野小声笑着问。

二宫抢着回答:“他有话要讲。”

电话那头一愣,跟着一阵咳嗽声传来。

“抱歉,花……”大野说着呼哧呼哧地将塞满嘴的花瓣吐出来。


28


松本总是在为大野动心难过时吐出那些花瓣。他想,大野也该是一样,因为想到了他的心上人才会出现症状。


29


“哎哎哎,你怎么也跟着吐了。”二宫腹诽着没用的一大一小两个人,用松本放在茶几上的杂志把花瓣聚在一块,

“抱歉。”松本叹了口气。大野在电话那头跟着叹了口气。

“别叹气!你有话要说吧!”二宫恨铁不成钢地敲敲桌面,“松本桑!”

“……”松本沉默着点点头,搜肠刮肚思考该说什么,怎么说,带着酸味的花瓣香气就又从胃里泛了起来。

“润说什么我都听着哟。”虽然这么说着,大野似乎也挺紧张。


30


二宫快着急死了。

手游的体力再过十五分钟就会攒满一管,他只想赶在恰恰好的时候,去刷一波进化素材。

“快说!”二宫用嘴型对松本发出无声的咆哮。

“我……”松本咽了口唾沫,二宫在他面前捏紧拳头为他打气,“我想把今年的演唱会舞台弄成三角形的。”

二宫发出绝望的呐喊,无声的。

“哦,挺好的啊,做嘛。”

好个屁啦!二宫双手锤上松本家毛茸茸的地毯,沮丧地躺下。

“你觉得电音配未来风格的服装怎么样?”

“哦,挺好的,就这样嘛。”

受不了这两个人了。二宫拍拍腿站起来,深吸一口气。


31


“我不管了!松本润!你快跟他说你喜欢他啊!”

说完二宫一溜小跑躲进厕所,放下马桶盖坐上去,摸出手机,发出了幸福的叹息。


32


“ニノ……他说什么了?”大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亦或者在怀疑二宫说这句话的目的。

松本语塞,发展和剧本上写的不一样。但是时候直面现实了,因为编剧烦了。

清清嗓子,松本心虚地讲:“他说我喜欢你。”



评论(66)
热度(100)
©特别特别特别纯洁 | Powered by LOFTER